单元华和他的儿子单烨开着村里独一无二的战船下海了。

轰鸣的引擎声传到了渔村的每一个角落。

就是在刘惠茹家里,也能听见。

陈浩北问道:“什么声音?”

之前明明听不到半点有关汽车的声音,而这个引擎声,有点像汽车,但不全是。

刘惠茹眺望了一眼海岸,黑色的烟雾从烟筒里面传了出来。

“是单家的战船,想趁着雨过天晴下海捕鱼,这个时候鱼是最好捕的。”

“阿妈今天捕了一条大金鱼,这种鱼多吗?感觉挺漂亮的。”

“金鱼不多,但是很贵,可以卖个好价钱。”

“卖给谁?”

其实陈浩北之前就想问了。

村子里面没有商店,去市区的路又要一百里地,附近也没有拖拉机之类的。

“卖给单家,单家是方圆数百里最大的代理销售商,他们家低价收鱼再高价卖到市区,小汽车都买了好几辆了。”

“那我们不能跳过单家卖到市区吗?”

“路程太远了,没有代步工具,就算把鱼运到市区,鱼也都快死完了。”

这时,单元华已经开着战船找到了刘翠芳的小渔船了。

战船朝着刘翠芳的小渔船撞过去。

刘翠芳急忙用木浆把小渔船推开,躲避了战船的冲撞。

因为向单家借过钱,刘翠芳没有勇气对抗单家的蛮横了。

“刘翠芳,你眼瞎了吗?看到我的船还不知道躲着呢?需要我教你吗?”单元华站在船头,一脸怒意说道。

“不好意思,我没注意,我这就挪开。”刘翠芳一点也不想和单家的人打交道,只想离开。

单元华哪里有放她走的打算,一跃到刘翠芳的船上。

本来就已经有裂痕的小船被这么一跳,裂痕更大了。

刘翠芳急坏了,万一划着划着船裂开了,是要沉下海底的。

“大爷,你轻一点,船要坏了。”

刘翠芳不说还好,一说单元华也发现了船仓中间有了裂痕,似乎还有海水从下面冒上来。

单元华露出了诡异的笑容。

“刘翠芳,你不想你的女儿一个人留在渔村吧?”

刘翠芳看着单元华的脸庞,面色苍白道:“你想干什么?”

“在这海上,我就是皇帝,我要你死,你就得死。”

说完,单元华用力地跺了一脚。

刘翠芳赶忙看了一眼船仓中间的裂痕,海水已经可以清晰可见从船下面冒上来了。

估计很快,这艘小渔船就要沉到海底了。

只有在海水没有淹没小渔船的时候划到岸边才有机会修补。

只是修补也需要花费不小的费用,而修补的人也只有单家的人才可以修。

“你到底想做什么?”

单元华阴险一笑,道:“只要你跪下来向我的儿子道歉,我就可以考虑原谅你。”

说着,单元华朝着战船上面的单烨挥了挥手。

“下来。”

单烨听了也从战船上跳到小渔船上。

这下子,裂痕更大了,只有钢筋在支撑着。

“你个寡妇,要不是小爷觉得你女儿姿色不错,早弄死你了。”

“现在,你跪下来求我放过你,并且许诺把你女儿嫁给我,我就允许你乘坐我们单家的战船回家。”

“不仅如此,只要你女儿入了门,我还可以给你买大渔船,就算买小汽车也可以。”

刘翠芳眼神惊骇不已,单家就像魔鬼一样站在她的对立面,她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嫁入单家。

刘翠芳不说话,惹得单烨大怒。

“寡妇,我在问你话,回答我!”

刘翠芳心一横,冷声回应道:“我的女儿已经有女婿了,不可能嫁入单家的。”

单元华接话道:“有了女婿又怎么了,杀了便是。”

“你敢?”

单元华哈哈大笑,道:“我有何不敢?你是不是忘了我是谁?我是单爷啊!方圆数百里,哪个有头有脸的人物不叫我单爷?”

“你个杀千刀的啊,你死了会下地狱的。”刘翠芳吓得眼泪直流,嘴里念叨着。

“下地狱那是死了以后的事,我现在只想快活!”单元华瞪着她说道。

“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,要么同意我儿子的要求,要么你就在这里被海水淹死吧。”

“哦对了,就算你淹死了,我也会替我儿子做主,霸占了你家的女儿,哈哈哈。”

单元华笑容很大声,笑得很病态。

在一旁的单烨也跟着笑了,眼中对刘翠芳满是鄙夷的神色。

“爸,我觉得那件事可以说了,毕竟她也快死了。”单烨想看一看刘翠芳绝望的神情。

“那件事啊,你说吧,让她死个明白。”

“刘翠芳,你知道你男人怎么死的吗?”

刘翠芳心底咯噔了一下,有不详的预感。

果不其然,单烨说的话让她崩溃了。

“你女儿的事情我和你男人说过,他不同意,我不小心用棒槌打死他了,之后扔到海里喂鱼了。”

“因为心底愧疚,有负罪感,所以才借钱给你们办丧事,你不会以为我是大发慈悲吧?啊哈哈。”

刘翠芳视野一片昏暗,她承受不住这个消息。

那次她男人出海回来,单烨说是到深海捕鱼不小心掉到海里了,正好有个鲨鱼在水下被吃了。

起初,刘翠芳也不愿意相信这个消息,但是接连几天看不到她的男人后,她信了。

但家里没有存下来的软妹币,只有求助单家。

单烨当时很大方的借钱了,甚至参加了她男人的丧事。

只是丧事过后,单烨却说钱他借了,一天还不起就要增加利息十元。

刘翠芳哪里有钱还,利息越滚越大,以至于到现在,滚到了三万元。

刘翠芳不想理,就还了借来的钱,还多还了一百。

可单烨根本不吃这一套,就要刘翠芳还那利息三万元。

一直以来,刘翠芳都活在单烨的恐吓之下,惹不起只能躲着走。

现在听到单烨的话,她彻底绷不住了。

“杀千刀的啊,呜呜呜……”

“别哭,你女儿我会在你死后好好玩弄的。”

刘翠芳突然爆发出强烈的杀意,冲向了单烨,道:“你想动我女儿,我也不会让你好过!”

单烨反应不急,被刘翠芳抱住推下了渔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