单烨被刘翠芳抱着,根本挣脱不掉。

“你这个疯婆娘,快放开我!”

单元华见状,也是吓了一跳。

“寡妇,你不要乱来,你就算淹死我儿子,你女儿也活不了!”

刘翠芳嘴角扬起,到了这个时候,单元华还不忘恐吓她。

小茹已经长大了,她只能陪她的女儿走到这里了。

只希望女婿可以保护她的女儿,她死而无憾了。

单元华不敢怠慢,也跳下了渔船。

“救命!救命!救命!”

单烨的声音也惊动了在战船里面的佣人。

只是,当佣人赶到甲板上的时候。

只见刘翠芳,一个女流之辈居然妄想淹死单烨。

单烨在村子里无恶不作,他们早就看单烨不顺眼了。

他们毕竟是佣人,也是靠单家吃饭,更是不敢当面对峙单烨。

现在,刘翠芳出手了,他们要想报复单烨也只有这个时候了。

但现实很遗憾,除了单烨,单元华在这里,除非刘翠芳也能拖他下水。

否则,他们必须下去救人,不然单元华事后怪罪下来,他们担当不起。

刘翠芳的水性在村子里也有点知名度,很快就把单烨拖到了海面下。

在海面上已经不见单烨的身影了。

单元华急忙朝着下面潜去。

很快,单元华抓到了单烨的手臂。

刘翠芳的体重终究是太轻了,不能和两个想要挣扎出水命的人抗衡。

这时,单家的佣人也赶来了,一个接一个把单烨往海面上拉。

刘翠芳不想功亏一篑,双腿禁锢住了单烨的身体,双手使劲扒拉单烨的嘴和鼻子。

单烨紧闭嘴巴,但相比一个处于极端崩溃边缘的女人的力气,比不了。

单烨呛了几口海水,失去了知觉,整个人不动了。

刘翠芳察觉到单烨没有了反抗的迹象,松开了他,朝着别处游去。

很快,单烨被众人合力拉到了海面上。

“儿子,你快醒一醒!”单元华一巴掌抽在他的脸上,叫道。

单烨毫无反应。

到了战船的甲板上,单元华和佣人各种出谋划策,各显神通。

到最后,单烨真的咳出了海水,有了些许呼吸。

单元华见状,急忙道:“快,开船!回家!”

在单家,有一个供奉,是市区里来的医生,有妙手回春之招。

战船开走,刘翠芳爬上了小渔船,呼吸了几口大气。

渔村不能待了,得赶紧回家通知小茹和她的女婿。

只是,灌了水的小渔船划起来格外费力,而且船仓的水还在涌入。

“咦,这不是翠芳吗?船坏了吗?”

刘翠芳一看来人,喜出望外,是她最好的闺蜜。

回到家,刘翠芳急忙带着女儿女婿跑路。

“闺女,快收拾一下证件,我们去市区,不能留在渔村了。”

看到刘翠芳很着急的模样,刘惠茹也跟着着急。

两女很快收拾好了东西,大包小包走出了家门。

“阿妈,这个我来拿吧,你刚才下海捕鱼,现在又背着重东西,走不了太远的。”

“浩北啊,阿妈把闺女交给你了,你一定不能辜负阿妈的期望啊,也不能辜负小茹对你的信任。”

“阿妈,你放心,我一定会把小茹养得白白胖胖的,明年就给你生一个大胖小子出来。”

刘翠芳听了露出久违的笑容。

“有你这句话,阿妈就放心了。”

……

单元华在家里收到了一个女人的报告,面目狰狞道:“臭寡妇,我让你跑!”

“来人!备车!给我拿下刘翠芳一家!”

很快,单元华的车子追上了刘翠芳。

几辆车把刘翠芳包围在其中,车上下来几个单家养的练家子。

“你们想干什么?”刘翠芳挡在前面问道。

“干什么,我儿子差点被你害死,你收拾大包小包是做贼心虚了吗?”

“哼,你儿子死有余辜!”

单元华恼怒道:“给我拿下她,事后她就是你们的了,上面来人我给你们打掩护!”

几个练家子摩拳擦掌,脸上露出了污秽的笑容。

“寡妇,哪里跑啊?跟哥玩玩啊!”

这时,陈浩北走到了刘翠芳的前面。

他只是站在那里,却有一种一夫当关,万夫莫开的架势。

“女婿?”

“阿妈,你去路边坐下来休息一会儿,剩下的事情交给我。”

陈浩北扭头看了一眼刘翠芳,露出一抹令人安心的笑容。

“哟,就这小身板还想英雄救美呢?吃我一拳。”

陈浩北伸出手包裹住他的拳头,用力一拧。

顿时,练家子的拳头被陈浩北拧了三百六十度,拧成了麻花。

“啊,我的手,快放开我的手!”

只听见一声嘎嘣脆的声音,骨头断了。

陈浩北也放开了他的手。

单元华之前只是听说陈浩北很能打。

现在只是一个照面,单元华就被陈浩北的实力镇住了。

很快,单元华有了收拢陈浩北的想法。

单元华鼓掌道:“不错,只要你跟了我,我保证她们母女两还是你的,谁也不会插手你们的事。

除此之外,我还可以向你保证,每个月给你一万软妹币作为报酬。”

在场的人无一不震惊。

一万软妹币,那是渔民捕鱼一年也未必赚得到的数目。

哪怕是刘翠芳也认为陈浩北不会拒绝这种诱惑。

陈浩北对软妹币不看重,他对软妹币没有兴趣。

“抱歉,我没有这种想法,今天,我要和小茹和阿妈离开渔村,谁也阻止不了我。”

顿时,单元华的脸色沉了下来。

“这是你自找的!”

话落,几个练家子一起出手。

陈浩北一拳一个,一脚一个,很快解决掉了他们。

一分钟不到,练家子七横八竖倒在地上。

只有单元华一个人站在陈浩北前面。

“还剩一个你了,来吧。”

单元华嘴角抽搐,他哪里会动手啊,动动嘴还行。

“别折煞我了,今天是我唐突了,如果你想好了,可以联系我。”

“我不会联系你。”陈浩北一字一顿道。

单元华赔笑道:“是人总会变的嘛,你带着她们离开渔村吧。”

单元华很害怕陈浩北突然冲到他面前给他一拳,他绝对承受不住。

陈浩北没有,而是转身去拎了两个大包。

“小茹,阿妈,休息够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