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了一天,天色渐晚。

夜色降临,天空繁星点点。

人影在月光的照射下被拉的很长。

在这里,已经能看见城市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了。

远离城市,也远离渔村。

没有喧嚣的声音,也没有渔村的零下温度,还算是不错的地方。

只是晚上毕竟天气凉了下来,穿着布衣显然感到了冷。

唯一能让陈浩北穿起来保暖的衣服只有阿玛尼西装了。

小茹拿出西装,关心道:“老公,你把这件衣服穿上吧,天气太冷了。”

陈浩北拒绝:“不行,这件衣服是我们结婚用的,我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穿?”

刘惠茹微微低下了头,她所说的一切都是骗他的,他却当了真。

“我不冷,我身强体壮,还不至于被冻出病来,倒是你和阿妈,不要冻出病来了。”

刘翠芳微笑道:“其实走走路也可以暖暖身子,要不我们就不休息了吧?

等到了公路上,打到一辆车,在车子上休息也不迟。”

“阿妈说得对,我们快一点去市里吧?”刘惠茹附和着说道。

陈浩北能感受到,她们不想让他冻着,只能用这种方式取暖。

很快,刘翠芳冻得鼻涕都出来了,形成了一个冰锥。

只是晚上,没有人发现。

直到一辆车从远处开过来。

刘翠芳站在马路中间伸手拦车。

陈浩北吓了一跳,这样拦车会有被撞的风险吧?

刹那间,小汽车已经窜到了陈浩北的身前。

车主在车里骂骂咧咧说了两句。

“大晚上的站在马路中间,找死啊?”

刘翠芳堆着笑脸上前说道:“师傅,能不能载我们一趟,我们要去市里,可以付车钱的。”

司机看了看刘翠芳,又看了看陈浩北和刘惠茹。

像是一家三口,也不知道女儿结婚了没有,司机突然想结交一番。

“当然可以。”

一听可以,刘翠芳立即招手让陈浩北和刘惠茹上车。

到了车上,司机问道:“你们是一家三口吧?”

刘翠芳笑道:“是啊,很幸福吧?”

“儿子谈对象了吗?”司机没有先问刘惠茹,想先从陈浩北下手了解家庭情况。

刘翠芳愣了一下,解释道:“师傅,你搞错了,这是我女婿,这是我女儿,郎才女貌吧。”

司机一听这话,脸色顿时黑了。

“从这里到市区少说也有几十里地,要付不少钱的啊。”

从他们的穿着来看,司机已经看出来了,一定是穷乡僻壤的村民,好骗。

刘翠芳吓着了,她手头上的钱可能只够坐一次出租车的。

“师傅,你刚才可没说要钱啊?那你要多少个钱啊?”

“刚才你也没问我要不要钱啊,况且哪有免费坐车的道理?一人一百,三个人三百吧。”

刘翠芳很震惊,坐一次车的钱够她家吃一个月了。

“啥?三百?太贵了,我们不坐了。”

司机嘴角抽搐了一下,这女的太狠了,荒郊野岭的,说不坐就不坐了。

“不坐也要给这几里地的路费,怎么着也得一百吧?”

“一百?你怎么不去抢?我只有五元,你要不要?”

司机哑口无言,五元还不够他买一瓶水喝。

“算了,就当我做善事了,刚才的路费我不要了,你们慢慢走吧。”

说完,司机直接开车走了。

走在路边,刘翠芳冻的瑟瑟发抖,但她也想到了陈浩北。

陈浩北只穿了一件布衣,应该比她还冷。

“女婿,你要不要加点衣服,穿小茹的外套也是一样的。”

陈浩北也有点冷,但是穿女人的衣服,他犹豫了。

“不了阿妈,我还不冷,等我冷的时候再穿。”

凌晨,他们终于到市里了。

市里的热闹氛围也影响了他们,没有市外荒无人烟的路上冷了。

“小茹,女婿,我们去买一点热乎的东西吃吧?”

“阿妈,我想吃手抓饼,可不可以?”刘惠茹带着希冀的目光看向阿妈,说道。

阿妈眼底闪过犹豫的神色,微笑道:“好,我去买。”

刘翠芳走到一个手抓饼摊铺前买了两个手抓饼。

“呐,女婿,你的,小茹,你的。”刘翠芳把两个手抓饼分别给了陈浩北和刘惠茹。

“阿妈,你的呢?”刘惠茹问道。

刘翠芳微笑道:“阿妈不饿,你们吃。”

陈浩北本来准备吃的,听到刘惠茹的声音后,把手抓饼给了刘翠芳。

“阿妈,你拿着吃,我再去买一个。”

刘翠芳不理解,陈浩北身上有钱吗?

只见,陈浩北走到了摊铺前面,认真道:“老板,我要一个手抓饼。”

“一份手抓饼五元,加烤串里脊肉鸡蛋额外加钱。”

“老板,我赊账行吗?”

老板哪里听过这种话,顿时抬起头看了一眼陈浩北。

直到这时,老板发现了不远处的母女两。

刚才,陈浩北似乎也是从她们那边走来的?

“你和她们什么关系?”

从穿着上来看,那母女两绝对不是城里人。

“那个女人是我老婆,另外一个是我阿妈,我们从渔村来的。”

老板想了想渔村这个地方,没有印象。

“行,给你赊账。”老板并没有想陈浩北会来还钱,就当做了一个善事。

当然,这不是最主要的。

主要的还是陈浩北敢说出赊账这两字。

老板也是第一次听,感觉很新颖。

不到一会儿,陈浩北拿着手抓饼走到了母女两身边。

刘翠芳惊呼道:“女婿,你怎么有钱手抓饼的?”

陈浩北一边吃着手抓饼,一边说道:“阿妈,我刚才和老板赊账了。”

刘翠芳满脸不敢置信,市里的人还同意赊账吗?

“你赊账了打算怎么还?”

“肯定有地方招聘工人嘛,我去找一个班上,明天晚上我请你们吃大餐!”

吃完手抓饼,刘翠芳找到了一家宾馆。

“一间房一晚上只要20软妹币,太好了,我们就要这个!”刘翠芳笑道。

服务员一看单人房要进去三个人,立马讲解道:“大妈,这个是单人房,床也只够一个人睡,三个人不行的。”

刘翠芳收敛了笑容,问道:“怎么不行,我睡地板不行吗?”

服务员一时间语塞。

“那个,能赊账吗?能的话再开一间双人房。”

赊账当然可以,只是赊账仅限于和老板有关系的朋友。

陈浩北是谁啊?是老板朋友吗?她没见过陈浩北啊……

“不好意思,我们店不支持赊账。”服务员认真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