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到陈浩北眼里失望的神情。

刘翠芳一咬牙,苦了自己也不能苦了女儿和女婿。

而且,她的女儿和女婿才在一起没多久,分房睡肯定有所影响。

“这样吧,姑娘,你先给他们开一间双人房吧。”说话间,刘翠芳翻打开了塑料方便袋,里面有一捆软妹币。

刘翠芳拿出一张红的递给服务员,微笑道:“姑娘,先开一间双人房吧。”

前台可不管刘翠芳的钱从哪里来,只要交了钱就可以住宿。

前台收了钱,拿了一个房卡递给刘翠芳。

“阿姨,这是双人房的房卡,你收着。”

刘翠芳转身把房卡给了陈浩北。

“女婿啊,你们先去住,阿妈再开一间单人房。”

刘惠茹闻言,脸上掩盖不住的喜悦,终于可以和陈浩北单独在一起了。

陈浩北收了房卡,看了一眼刘翠芳,似乎有一种可以把刘翠芳看透的样子。

刘翠芳对视了一眼陈浩北的眼睛,心脏跳了一下,好可怕的眼神。

等到陈浩北和刘惠茹离开了大厅,刘翠芳轻叹了一声。

前台也信了她刚才说的话。

“阿姨,单人房二十元,你要住吗?”

刘翠芳笑了笑。

“太贵啦,我就不住了,我随便找个地方对付一晚上好了。”

离开了宾馆,刘翠芳坐在宾馆外面不远处的长板凳上。

一个常年靠天气才有假期的农妇,坐在长板凳上也闲不住。

她的眼神注意到了年轻人随意丢弃的饮料瓶上面,心想着捡垃圾应该可以换几个钱。

于是,刘翠芳从垃圾桶旁边找了一个袋子,顺便翻了一下垃圾桶。

坐在宾馆里面的前台,也发现了刘翠芳在外面捡塑料瓶的身影,眼中流露着不解。

宾馆里面开着空调,比外面热乎多了。

就算刘翠芳不住宾馆,留在大厅坐坐也比在外面捡垃圾强吧?

还有,住双人房的两个人,看样子年纪也不小了,却还在花阿妈的钱,绝对属于啃老族。

凌晨三四点钟,早餐店的大门已经开了。

今天,他们发现了一个不一样的人影。

一个比清洁员还要早到的身影,那个身影他们没有见过。

“那个女人是谁?我从开门的时候就看见他在捡垃圾了,从路北捡到路南。”

“不清楚啊,不过清洁员也快来了,到时问问看吧。”

这时,刘翠芳路过一家包子店。

这家包子店的老板是夫妻两人。

女的看刘翠芳于心不忍,让她的男人送了几个包子过去。

“那个,大早上的,我婆娘看你穿的少,给你几个包子吃,暖暖身体。”

老板也不等刘翠芳说话,直接把装在方便袋里面的包子塞到了刘翠芳的怀里。

刘翠芳看了一眼怀里的包子,时候不早了,得买点早饭给她的女儿和女婿吃。

于是,刘翠芳跟着老板走到了店里。

“老板,包子多少钱,我想再买两个带回去给我女儿和女婿吃。”

一开始,众人都以为大妈是一个孤家寡人,现在看来,原来是有家庭的。

只是,有女儿和女婿的情况还一个人捡塑料瓶子,这让人对她的女儿和女婿的印象很不好。

“你有女婿你还出来捡塑料瓶?女婿不出来上班?”老板愠怒的问道。

“这件事说来复杂啊,我那女婿是从海上飘过来的,脑子失忆了。

我们一家原本住在村子里面,可是不知怎的得罪了大家,害死我男人,让我和我女儿相依为命。

现在,大家的儿子想强占我的女儿,我把他推到了海里,在村子里面住不下去了。”

一开始,刘翠芳只是想帮女婿说两句话,她的女婿没有众人想的那样不堪。

但是说着说着,她心里的委屈一直没有地方说,现在顺着话说出来了。

众人一听大妈还有这种事,一个个同仇敌忾。

什么年代了,还有村霸这种旧时代产物。

“大妈,一个包子我卖别人三块钱,我卖你一块钱,好吗?”

老板看出来了,免费给大妈,大妈心里一定过意不去,所以才这样说。

刘翠芳本来是想全款买的,但是她手里的软妹币已经不多了。

老板说一个包子一块钱,刘翠芳打算买两三个包子,加上之前老板给的两个包子,一共五个包子。

一看大妈的钱是从塑料方便袋里面拿出来的,众人都动容了。

“大妈,你女婿也是从村子里才出来的吧?要是没有工作,可以来找我,这是我的名片。”

一个身穿工作装的男人递给刘翠芳一张整洁的名片。

上面写着水电工作室,一天24小时服务。

刘翠芳在村子里面没有出去过,大字不认识几个,只知道名片这东西都是有权人才有的东西。

“谢谢谢谢,太谢谢你了,我的女婿下半生有着落了啊。”

只要女婿和女儿能好好生活,她就心满意足了。

“大妈,我也有名片,我是做工地的,你把我的名片也拿回去给你女婿做个参考,好吧?”

刘翠芳刚接下名片。

又有一个人站了出来。

“大妈,我是专门做垃圾回收的,你这一袋都是塑料瓶子,一个五角钱,我收了啊。”

刘翠芳一听,五角一个空瓶子,那她至少能换个几十块钱。

“小伙子,阿妈是不信五角一个空瓶子的,在我们那个存,一瓶小饮料就要五角钱了。”

“大妈,不一样的,我是老板,我这个价格收,我也不会亏的。”

刘翠芳半信半疑,把手上捡的塑料瓶全部给了他。

东边的天空泛着鱼肚白,天渐渐亮了。

早晨,街道上香味四溢,包子饺子混沌。

刘翠芳付了二十块钱,买了十二个包子回宾馆了。

而这时,陈浩北和刘惠茹还在睡觉,还没有醒。

“姑娘,我能把早饭给他们送上去吗?”

住宾馆的人虽说不多,但也不少。

前台对刘翠芳记忆很深,对陈浩北和刘惠茹也有印象。

“这个,你敲门的话可能会影响别人,你可以打个电话,然后你送上去。”

对刘翠芳,前台也只能尽最大力度的帮助了。

刘翠芳听后没有说话,她没有手机。

前台一看她还站在这里,疑惑道:“你还有什么事吗?”

刘翠芳抹了一下眼角,道:“手机在我们村子只有大家子才能用,我们只能打座机。”

明白了,前台明白了。

“房间里面有座机,我来帮你打个电话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