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浩北正在睡觉呢,突然被一通电话吵醒了。

陈浩北习惯性松开了怀里的女人。

拿起电话,陈浩北觉得有哪里不一样。

“喂?”

“你好,我是前台,你们的母上大人给你们买了早餐,你们等会儿开一下门好吗?”

“什么早饭啊,还给我打电话。”

“我看一下,”前台说完停顿了一下,她看了一眼刘翠芳手里拿的的早饭,“是包子。”

“包子啊,啧,确实好长一段时间不吃了,送上来吧。”

挂断电话,前台总感觉哪里怪怪的。

“那个,你的女婿让你送上去?”

说完,前台察觉到了怪怪的地方在哪里,陈浩北似乎在用一种命令的语气?

陈浩北打完电话,枕边的女人也被吵醒了。

“是谁啊?大早上还让不让人睡觉了?”刘惠茹慵懒道。

“前台打电话说阿妈给我们买了包子,现在正给我送上来。”

说着,陈浩北突然惊醒了。

阿妈是谁?

不仅是陈浩北惊醒了。

刘惠茹也惊醒了。

包子,她在村子里面每天都想吃。

陈浩北坐在床上,脑子里面乱糟糟的,总感觉有重要的事情被遗忘了。

“啊——”陈浩北只觉得脑袋要炸开了一样。

刘惠茹吓了一跳,问道:“老公,你怎么了,你别吓我。”

刘惠茹把陈浩北的脸捂到怀里,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陈浩北冷静下来。

只是,在这期间,敲门声吓了。

不出意外是阿妈来了。

刘惠茹听到敲门声,看了一眼房门,又看了一眼怀里的陈浩北,左右为难。

“老公,你没事了吧?阿妈买早饭来了。”

一听阿妈两个字,陈浩北就很紧张,双手搂住了刘惠茹的腰肢。

刘翠芳没有忘记前台说过的话,不能再敲门了,喊门也不行。

所以,刘翠芳把袋子挂在了门把手上,而自己则走下了楼。

“大妈,你吃早饭了吗?”前台看到刘翠芳下来,问道。

一说这事,刘翠芳才想起自己来,她没有吃早饭。

眼看刘翠芳不说话,前台心里已经明了了。

“真不知道你家的女婿是干什么吃的,等会儿我有早饭米粥喝,还有榨菜,一起吃吧。”

过了一会儿,宾馆外面走进来一个身穿大貂的女人,手上拿着瓜子在嗑。

“老板娘,你来了。”

“一听你说这话我就感觉没好事。”

老板娘没有管旁边坐着的刘翠芳,径直走向后厨。

而前台则凑了上去,和老板娘有说有笑起来。

“老板娘,那个阿姨你看见了吗?”

“看见了,怎么了?”

前台把她知道的事情和老板娘说了一下,当然,不免添油加醋说了一番。

“一起吃早饭没问题啊,也就多一双筷子的事情。”

“还是老板娘大气。”

老板娘白了她一眼,傲娇道:“我什么时候不大气了?”

“是是是。”

楼上,陈浩北已经安静下来,只是,他连阿妈也忘了是谁了,只记得眼前的女人有点眼熟。

刘惠茹和他四目相对,只觉得陈浩北眼神很陌生。

“老公,我叫什么名字?”

陈浩北一下子反应过来,原来眼前的这个女人是自己的老婆,只是他不记得她的名字了。

“娇娇?”陈浩北鬼使神差叫了一个名字。

刘惠茹一下子心沉大海,陈浩北忘了她叫什么名字了。

还有,娇娇是谁?

又或者说,娇娇是陈浩北以为就是她的名字。

刘惠茹深呼吸一口气,嫣然一笑道:“老公真棒,还记得我叫娇娇呢,不能再把我忘了哦。”

陈浩北听到后松了一口气,还好没有猜错,不然老婆就没了。

这时,刘惠茹想起来阿妈在门外的事情。

刘惠茹急忙跑去开门。

只是,门外面只有嘈杂的路人声音,没有阿妈的声音。

不过,刘惠茹察觉到了门把手上面挂着的东西。

是包子。

刘惠茹把袋子取下来拿到了房间里面。

“老公,你快看,是阿妈给我们买的包子。”

丈母娘买的包子?

只是,都是肉包子。

陈浩北不喜欢吃肉馅。

而刘惠茹正好喜欢吃肉馅。

“不吃肉馅,真傻。”

刘惠茹最喜欢吃肉馅了,肉馅里面的汁水很甜。

刘惠茹吃的正欢的时候。

陈浩北来了一句。

“吃肉馅会长胖吧?”

刘惠茹差点没有被呛到,她之前就已经感觉到自己长胖了。

“哼,我吃胖了你会不要我吗?”

“当然不会,有你是我今生最幸福的事情。”

很快,陈浩北和刘惠茹吃完了包子,从楼上走了下来。

在楼下,阿妈正在和老板娘还有前台一起吃早饭。

“今天你洗碗嗷,不洗碗不许走嗷。”老板娘像是一个小孩子和前台说道。

前台连连点头,道:“是是是,我洗碗。”

“阿妈。”刘惠茹叫了一声。

听到女儿的声音,刘翠芳习惯性抬头看了一眼。

“吃饱了啊?”

“嗯,肉馅可好吃了。”刘惠茹点头。

而陈浩北面对刘翠芳,略显陌生的点了一下头。

“你是不是让浩北只吃肉包子的皮了?你这该死的丫头。”刘翠芳怒斥道。

刘惠茹吐舌道:“阿妈,他不吃肉馅,他就喜欢吃包子皮。”

老板娘插嘴道:“我也不喜欢吃肉馅,只喜欢吃肉包子的皮,有缘啊。”

喝完米粥,刘翠芳把几张名片递给了陈浩北。

“女婿啊,你看看,这些都是阿妈早上碰到人,人给我的,说是拿给你看,让你选一个去上班。”

这时,陈浩北对自己的处境有了一定了解,他住的宾馆,目前没有工作,身无分文。

名片上,有做工地的,也有做销售的。

陈浩北选了做工地,这个来钱快,也踏实。

“我去工地搬砖吧,我应该挺擅长的。”

老板娘看了一眼陈浩北的穿着,眼珠子很快瞪了出来。

刚才没有注意看,现在陈浩北走近了,她终于看清了。

陈浩北穿的是阿玛尼西装,最便宜的款式也要上万。

穿阿玛尼西装去工地搬砖?

老板娘忽然道:“你跟我过来一趟。”

走到了后厨,老板娘皱眉道:“你的阿玛尼西装价值上万,你跟她们说你去搬砖?骗小姑娘是这样骗的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