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浩北只听见了老板娘说的第一句话。

他穿的阿玛尼西装价值上万元。

“老板娘,你没骗我吧?我的衣服价值上万元?”

如果真的是这样,那就赶紧卖了。

上万元的衣服他穿在身上也不自在。

况且现在身无分文,是最需要用钱的时候。

“你还在这跟我装?你不可能不知道阿玛尼西装的价值!”

老板娘坚信陈浩北是富二代,他绝对是出来哄骗小女生的。

老板娘对这种做法持反对态度,说什么也要拆穿陈浩北的目的。

陈浩北无奈道:“老板娘,你说我的阿玛尼西装价值上万元,那你把我的这套西装买了吧?”

老板娘一听,心底心动了。

这套阿玛尼西装太精致了,就像定制款一样。

字词定制价款突然在老板娘的脑海里闪现。

老板娘很快否定了这个可能。

定制版的阿玛尼可不是上万元简单了,至少也得百万起步。

至于上不上千万,老板娘没有听说过,但肯定不下于数十万。

如果陈浩北的这件阿玛尼西装真的是定制版,她花数万元买来完全可以高价转卖。

就算不是定制版,几万元收一个阿玛尼西装也值,也可以转卖。

“你确定你要把你身上穿的阿玛尼西装卖给我?不反悔?”

“君子一言,驷马难追,卖了就不要了!”

“好,你跟我来。”

老板娘走出了后厨,对前台吩咐了一下。

“洗好碗等我回来才能走。”

陈浩北看了一眼刘惠茹,只要能把身上穿的阿玛尼西装卖了,一定可以给刘惠茹买几件好看的棉袄了。

随后,陈浩北跟在老板娘的后面上了楼。

楼上,有老板娘的专属房间,大概一百个平方左右。

老板娘倒了一杯水给陈浩北。

“你先坐,我去拟一下合同。”

陈浩北拘谨地坐在沙发上,抱着茶杯东张西望。

很快,老板娘拟好了合同,是陈浩北专卖阿玛尼西装的合同。

老板娘也不确定是不是定制款,但是明确表示就算定制款也不会补差价。

陈浩北看了一眼签字的地方,老板娘叫做宁舒。

签完字,陈浩北当即就要把身上的西装脱了。

宁舒脸色微红,道:“我可没有男人的换洗衣服,你最好拿着我给你的钱先去买一套换好了再来把这件西装给我。”

陈浩北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道:“也对。”

本来,宁舒是想手机转账的,却发现陈浩北没有手机。

这下子,宁舒是真的想不通陈浩北为什么会穿着阿玛尼西装了。

宁舒只想赚西装的差价,很快给了陈浩北软妹币。

“我给你两万现金,你去买一套像样的衣服,再买一台手机,收拾一下自己再做打算。

至于到底要不要去工地,再好好考虑一下。

工地没有你想象中的简单。”

拿着两万元,陈浩北从楼上欢快的下来了。

“娇娇,我们去买衣服吧!”

说着,陈浩北拉着刘惠茹朝宾馆外面跑去。

刘惠茹扭头看了一眼阿妈,叫道:“阿妈,你也来啊!”

刘翠芳不解,看向老板娘。

老板娘看了一眼刘翠芳的身穿,轻叹一声。

“小萍,你去我房间把我那几件准备扔了的棉袄拿过来。”

小萍略显茫然。

老板娘什么时候要扔棉袄了?

老板娘的棉袄哪一件不是上千元?

走到老板娘的房间里面,小萍根本没有看见准备扔了的棉袄。

很快,小萍想通了老板娘说的话。

于是在衣柜里面拿了几件不新,颜色和刘翠芳搭配的棉袄。

一件灰色的棉袄,一件黑色的棉袄。

其他的棉袄,小萍觉得老板娘都可以穿,但是穿在刘翠芳身上肯定奇怪。

看到这两件棉袄,老板娘嘴角微掀。

这两件棉袄确实是不想要的,小萍的选择真不错。

“大姐,你看一下,你喜欢哪一件,喜欢就拿去穿,丢了怪可惜的。”

刘翠芳身上穿的就是一件材料不好的妮子,都穿起球了。

面对老板娘拿出来的两件外套,刘翠芳心生向往。

注意到刘翠芳堆着灰色的棉袄看,老板娘立即把灰色的棉袄递给了她。

“大姐,两件外套你都拿去穿吧,不穿你就找个垃圾桶扔了。”

刘翠芳看着到手的两件棉袄,道:“你真的不穿了?”

“不穿了,我每年都会跟着时尚潮流款式走,以前的棉袄什么的,我几乎扔掉了。”

三言两语,刘翠芳信以为真。

“小萍,你可以回家休息了,晚上不要忘了来换班。”

白天是老板娘自己一个人坐前台。

刘翠芳也坐到了她的旁边。

“大姐,你看一下这个,这是登记表格,有人来订房间,你就登记一下。”

刘翠芳看了看黑色水笔,她这辈子都没有碰过几次。

“不行,我做不来的,我写的字不好看。”

老板娘微笑道:“写的不好看没关系,只要能看出来写的是什么就行了。”

正巧,有一个白天想住宿的人来了。

老板娘全程没有帮衬,让刘翠芳一个人做。

最后,客人拿着房卡上楼去了。

“你看,这做的不是挺好的吗?正好白天没有人坐前台,以后这个位置就是大姐你的了,我还有事先上楼去了,有事你打我电话。”

距离宾馆不远处的棉袄专卖店。

“我们最近新出了一款情侣款棉袄,只要买情侣款棉袄,全店的消费打八折。”导购员在一旁给陈浩北和刘惠茹推荐道。

眼前的情侣款棉袄,是一米长的白色羽绒服,带鹅毛帽子。

刘惠茹一眼就相中了这款情侣棉袄,只是价格让她望而生畏。

标价,九千九百九十九。

察觉到刘惠茹的神情,陈浩北大手一挥,道:“买了!”

导购员一听,喜笑颜开接待道:“好的,这是样品衣服,我们不售卖,我给你们去仓库拿。”

刘惠茹惊吓地看向陈浩北。

“老公,你哪里来的钱?”

陈浩北神秘一笑,道:“刚才那个老板娘说我身上的阿玛尼西装价值上万元,我卖给她了。”

刘惠茹瞪大了眼睛,她之前还把上万元的西装泡在水里用手拧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