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般来说,价值昂贵的衣服是不允许手洗的,或者说只能穿一次。

这种常识,刘惠茹在电视上有看到过。

只是,刘惠茹有点想不通,被水洗过的西装,那个老板娘看不出来吗?

还有,之前她打趣说这套西装是他们结婚的礼服,陈浩北也忘了吗?

想到此,刘惠茹心里一阵刺痛。

不过,陈浩北对她好也没错,卖了西装就来给她买羽绒服了。

“你也跟我商量一下。”刘惠茹佯装不满道。

陈浩北以为她是真的生气了,急忙道:“你要是不同意我就问问看能不能毁约?”

看到陈浩北着急的样子,刘惠茹忍俊不禁。

“好啦,逗你的,我没有怪你。”

很快,服务员拿来了已经包装好的情侣款羽绒服。

陈浩北没有急着离开,而是走到了裤子区域看了一下。

导购员又来了,介绍道:“这是一款小脚款,里面增加了绒毛,只要穿上一件这样的裤子,不加保暖裤都没有事。”

陈浩北觉得还行,道:“行,就这一件了。”

接着,陈浩北看了看刘惠茹,问道:“没有喜欢裤子吗?”

刘惠茹没有说话,其实她也看中了一款裤子,只是要花陈浩北的钱,而且还要几百,她舍不得。

导购员见刘惠茹不说话,直接走到了刘惠茹刚才留意过的裤子前面,拿起裤子翻开来给陈浩北看。

“先生,我推荐这位小姐穿这一件裤子,不仅修身,还保暖。

除了这件裤子,这边有绒毛丝袜,表面上和夏天穿的丝袜没有两样,但里面不一样。”

刘惠茹脸色微红,她没有穿过丝袜,心底是有点向往的。

陈浩北发现刘惠茹盯着绒毛丝袜,有了决定。

“把那两件裤子都打包吧。”

导购员笑得合不拢嘴。

“好的先生。”

付款的时候,陈浩北问道:“有没有试衣间?”

导购员点头,道:“这边。”

很快,陈浩北换上了新买的裤子和羽绒棉。

同时,刘惠茹也被推着换上情侣款羽绒棉,还有束脚裤。

“现在就差个鞋子了。”

导购员一听,连忙推荐道:“先生,前面两百米有一家我们的连锁店,保暖鞋,情侣鞋都有。”

换上新买的衣服和鞋子,刘惠茹整个人的气质都不一样了。

没有乡村小憨妞的气质了,有一种清纯天真的气质。

“真好看。”陈浩北扭头看了一眼低他半个头的女孩,道。

刘惠茹娇哼一声。

回到宾馆,他们发现阿妈坐在前台看电视了。

“阿妈,你怎么坐在这里?”刘惠茹问道。

刘翠芳看了一眼身穿情侣装的女儿和女婿,微笑道:“老板娘是个好人啊,让我坐在这里一天,就给我一百二十元。

你们看,我身上的衣服也是她的,她说不要了要丢垃圾桶。”

刘惠茹嬉笑了一声,他们一家三口都换上了新衣服了。

“那个,老板娘去哪里了?”陈浩北看了一眼四周,没有看到老板娘。

刘翠芳指了一下天花板。

“她说她有事去楼上了。”

陈浩北知道后,拿着换下来的阿玛尼西装去了楼上。

听到敲门声,宁舒去开了门。

“这么快就买完衣服回来了?手机买了吗?”

陈浩北回答:“手机还没有来得及,我等会儿去买,那个,这是你要的西装。”

宁舒看了一眼被陈浩北直接塞到包装袋子里面的阿玛尼西装,急忙拿了出来。

“我的天,好端端的阿玛尼西装现在皱巴巴的了。”宁舒轻叹一声。

不过很快宁舒就想通了,毕竟只是花两万软妹币买来的。

只是,宁舒双手拿着阿玛尼抬头头顶看的时候突然发现了领口的签名。

宁舒拿近看了一下,因为泡过水,签名已经不清晰了。

“老板娘,我现在能走了么?”

宁舒没在意陈浩北的话,“嗯”了一声。

下了楼,陈浩北说道:“走啊娇娇,我们去买手机。”

刘翠芳这次听清楚了,陈浩北叫她的女儿娇娇,是小名吗?

刘惠茹看了一眼刘翠芳,微笑了一下。

手机是情侣款的,号码也是情侣款。

只是,买完手机,陈浩北总感觉有点似曾相识。

午饭,陈浩北奢侈了一把,叫了四份炸鸡外卖。

“炸鸡哦,这玩意贵得很呢。”刘翠芳尝了一口无骨鸡肉,道。

“阿妈,你放心吃,下午我去找工作。”陈浩北说道。

“阿妈能有你这样的女婿,知足啦。”

“阿妈,我还给老板娘买了一份,我拿上去送给她啊。”

此时,老板娘正在二手货网站上面乱逛,她想把阿玛尼西装转手卖了。

只是,一上传阿玛尼西装后,出现了一推骂声。

都是在骂她的阿玛尼西装是假的。

老板娘很相信自己的直觉,陈浩北的这件阿玛尼西装绝对不是普通的阿玛尼西装。

所以,挂价十万。

没办法,因为举报人太多,被系统强制下架了。

“咚咚咚……”

开门后,陈浩北递来了一份炸鸡。

“老板娘,我点了外卖,也给你点了一份炸鸡。”

老板娘想了一下陈浩北今天的消费,估计两万已经用的差不多了。

“没想到我还能沾到你的福气呢,我收下了。”

吃完炸鸡,陈浩北和刘惠茹打了声招呼。

“娇娇,我去找工作了。”

陈浩北一走。

刘翠芳立即问道:“他叫你娇娇,是什么意思啊?”

刘惠茹吐舌道:“他对我的爱称。”

“你糊弄别人还行,不要你阿妈!”

面对刘翠芳严厉的眼神,刘惠茹只能摊牌。

刘翠芳听了,只感觉事情很严重。

“要不把他送到医院检查一下?”

“不行!绝对不行!”

刘惠茹已经彻底爱上陈浩北了。

万一陈浩北被治疗成功了,恢复了记忆,接不接受她还得另说。

“闺女,咱不能耽误人家,阿妈觉得他不是一般人。”

“不行,我不同意,阿妈,你要是和他说去医院检查失忆这件事,我永远也不会原谅你!”

刘翠芳叹了一口气,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啊,况且还没有真正嫁出去。

陈浩北联系了工地名片。

“喂,哪位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