这一次,宁舒的阿玛尼西装被斗虎公寓的人注意到了。

“真的假的?一件二手阿玛尼西装卖十万软妹币?”吃早饭的时候,这个话题热度很高。

付白灵也听到了,她记得陈浩北也定制了好几件阿玛尼西装。

有没有可能那个店主的阿玛尼西装就是陈浩北身上的?

她没有忘记,陈浩北坠车的那天穿的就是阿玛尼西装。

付白灵查了一下二手货店铺,找到了那家店。

那家店明确表示,上架的阿玛尼西装是一件定制款阿玛尼西装。

付白灵见状立即联系了陈浩北的几个兄弟。

唐轩现在腰缠万贯,十万软妹币对他来说,就算掉地上他都懒得捡。

“买下来看看就是了,十万就十万,赶紧买!”

只是,当付白灵买的时候,已经有人下了定金要买了。

“已经有人下定金了。”

“联系店主问问情况。”

很快,宁舒收到了付白灵的消息。

付白灵:你好,我刚看到了你发布的二手阿玛尼西装定制款,我是想全款买的,只是已经有人下定金了。

我想问一下,这件阿玛尼西装你从哪里来的?

宁舒:花二万软妹币从别人手里买的。

只是回了一句话,众人瞬间被宁舒的这句话吸引了。

可以二万软妹币把定制款西装卖了的人,估计只有陈浩北了吧?

当然,也不排除有别人的可能。

“直接问吧,她认识不认识一个叫陈浩北的。”

这时,宁舒又收到了另外一个买家的消息。

美人鱼:我下了定金,可以把商品信息下架了吗?

宁舒:可以。

很快,宁舒下架了西装的信息,只有少数人记得她上架过十万的阿玛尼西装。

宁舒:你尽快给我付尾款,有别的买家也要买。

刘惠茹一听,心里咯噔了一下。

美人鱼:宁舒老板娘,我劝你不要再管这件事了,我会尽快把尾款交到你手上。

宁舒很奇怪,网上的人怎么会知道她的名字呢?

而且,对面的买家带有威胁的口吻。

要是威胁有用的话,她就是宾馆的老板娘了。

宁舒:威胁我没有用,看来这件西装事关重大啊。

刘惠茹忍不住了,眼下她必须和店长摊牌,否则,她和陈浩北的未来就没有了。

刘惠茹关掉了手机二手货app,直接去楼上找老板娘。

一听敲门声,老板娘嘴角微掀,因为她觉得这个敲门声来头不小。

只是,当老板娘看到敲门的人是谁后,略显震惊。

“刘惠茹?”

很快,老板娘平复了心境,问道:“美人鱼?”

刘惠茹点头。

“老板娘,我们商量一下吧,我给你打一辈子工,你不要再深究这件事了。”

刘惠茹越是想隐藏这件事,老板娘越是好奇。

“你到底想隐藏什么?如果你可以告诉我的话,我或许真的可以不深究?”

刘惠茹考虑了一下,也只有这一条路走了。

“……事情就是这样,老板娘不希望我和他分手吧?”

老板娘微微一笑,没有第一时间表态。

“你有没有想过,他的失忆或许不是永久性的,而是短暂性的,当他恢复记忆,你的下场或许比现在更惨?”

“至少我还可以有一段时间和他恩爱?”

“短暂的幸福吗?”

老板娘淡淡一笑,她以前也年轻过。

“老板娘,算我求你了,可以吗?我真的很喜欢他。”

老板娘嗤笑了一声。

“你很自私,不过我喜欢,这件事我不会和别人透露一点消息,至于你能不能拿捏他,就看你自己了。”

闻言,刘惠茹兴奋地抱了一下老板娘,和老板娘的关系更亲密了。

这天,陈浩北在工地上得罪了一个公子哥。

这个公子哥是另外一个老板的儿子。

“小子,你把灰尘弄到我鞋子上了,快给我擦干净!”

陈浩北瞥了一眼那双贼亮贼亮的皮鞋,他刚才铲子都没有动,就算有灰尘,也不是他弄的。

“关我啥事?”

“好小子,你是第一个敢顶撞我的人,今天你不把我的鞋子擦干净,你就不要想留在工地了。”

说完,公子哥趾高气扬扬着下巴俯瞰陈浩北。

陈浩北理都不理他,继续打灰。

公子哥气不过,想动手。

一旁的老冯见状,劝道:“嗨,他是新来的,汪少不要和他一般见识。”

“我不管他是不是新来的,今天,他必须给我擦鞋子!”

眼看劝公子哥没有用,老冯只能转身去劝陈浩北。

“嗨,人家是这栋楼的老板,咱不能不低头,就是蒋总在这,也得赔笑啊。”

陈浩北手上的动作丝毫不停,完全不理老冯。

劝说了好一会儿,老冯看陈浩北无动于衷,气得直拍大腿。

陈浩北这种性格太容易得罪人了。

“你这人怎么不听劝呢?”

汪宇冷笑一声。

“看来,今天要见血了。”

说着,汪宇从不远处的越野车里面拿出棒球棍走了过来。

当棒球棍快要落到陈浩北头上的时候。

陈浩北突然动了,他用铲子打在了汪宇的手关节处。

汪宇的手掌顿时失去了力量,手上的棒球棍也掉到了地上。

汪宇以为只是自己没有拿稳,想重新捡起来攻击陈浩北。

只是,当他低头的时候,陈浩北一铲子拍在他的后背上。

汪宇只觉得后背被一个千斤坠压到,身体趴到了身体。

而因为离打灰的地方很近,一脸扑到了要打水泥的灰里。

耻辱,巨大的耻辱!

他可是这栋楼的未来继承人!

一旁的老冯吓傻了,居然有人敢动手打老板的儿子。

老冯不敢留下来了,不然蒋总肯定会怪罪他。

老冯一路留到后墙。

老李看到他跑来的样子,笑了。

“老冯,什么事把你吓的?”

“蒋总送来的那小子打了汪宇,汪宇的脸被打到了水泥里面,吓死人了。”

老李手上的瓦工刀差点掉下去,他也吓到了。

“骇人啊,我看看。”

说着,老李爬到了楼上,在楼上观看楼下的事。

“你死定了,我要你在整个江南混不下去!”

汪宇恼羞成怒,拿到棒球棍就想往陈浩北头上砸。

江南?

江北?

陈浩北头晕了一下。

汪宇趁机打到了陈浩北的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