好巧不巧,这一幕被蒋康看到了。

蒋康对陈浩北的身世很感兴趣。

而且,他有预感,陈浩北不是普通人。

在他的眼皮底下,汪宇居然被他的人打了?

就算汪宇他爸来了也得道歉。

他是干工地的不错,但是没有干工地的,高楼大厦是哪里来的?

蒋康叫了一声。

“那边在弄什么?”

汪宇完全没有想到蒋康会出现在这里,呲牙一笑。

“康叔也在工地啊?和我爸谈的怎么样了?”

蒋康走上去一脚踹在汪宇的身上。

“我和你爸谈得怎么样关你啥事?快点向我的人道歉!”

踹了一脚后,蒋康又是一手摁住汪宇的后脖子,把他摁到了陈浩北的面前。

陈浩北眼神冷漠,如同从深渊中苏醒的野兽,他盯着汪宇,眼神里面充满了嗜血的杀意。

只是和陈浩北对视了一秒钟,汪宇如同掉入冰窟,全身冰冷。

他到底是汪家的少爷,向一个搬砖的道歉,绝对不可能。

“我让你道歉,你听见没有?”

蒋康老早就对他和他爸不满意了。

现在抓到机会,不好好整一下他都说不过去。

况且,只是道个歉而已,又不会掉一块肉。

道歉了更好,不道歉也罢,至少在陈浩北面前刷了一波存在感。

“康叔,没有你想的那么严重吧?我不道歉。”

蒋康忍不住笑了。

没有他想的严重?

陈浩北已经被打的头破血流,血液顺着脸颊滑到了下巴。

“那你告诉我,什么才叫严重?”

“断胳膊缺腿那种。”

突然,陈浩北一巴掌抽在汪宇的脸颊上。

汪宇被蒋康禁锢着。

严格上来说,没有蒋康的禁锢,陈浩北抽不了他的嘴巴。

汪宇被打了一巴掌,恼羞成怒。

“混账,你敢打我?”

禁锢汪宇的蒋康也懵了。

一个普通的小年轻敢打汪宇?

不不不,绝对不可能,除非他疯了。

或者,有另外一种可能,陈浩北有恃无恐,他不惧怕汪宇身后的势力背景。

与此同时,蒋康也松开了汪宇。

要是再禁锢下去,肯定会被视为和陈浩北一伙的。

他可不想被陈浩北拉到身下垫背。

没有了束缚,汪宇举起拳头就上了。

“小子,我要打的你满地找牙!”

汪宇的拳头距离陈浩北侧脸只有五厘米。

本来,这一拳打下去陈浩北肯定会出血。

但陈浩北的拳头速度更快,他的一拳已经打到了汪宇的脸颊。

力度非常大,打的汪宇板牙都打掉了。

带着血的牙齿在空中划过一段距离。

汪宇也因为力度的惯性在原地转了几个圈。

惯性消失,汪宇头晕眼花,想找陈浩北拼命也做不到。

汪宇自知不是陈浩北的对手,再留下去就不是掉牙齿了。

而且,蒋康也在这边,还不清楚蒋康和他有什么关系。

“好小子,你的这一拳我记住了,我会找到你。”

看到汪宇开着越野车离开。

蒋康笑道:“别怕,只要你在我的名下踏踏实实的干,保证你一辈子不会出事。”

陈浩北微微一笑。

只是,蒋康对这个笑容很陌生。

“兵来将挡,水来土掩,我自己的事我自己做主,蒋总不要因为和别人发生争执。”

陈浩北看出来了,蒋老板和建这栋楼的老板是朋友,刚才禁锢汪宇的后颈,估计也就是做做样子。

“哈哈哈,我喜欢有魄力的手下,那等汪总来了,我就不来站场了。”

“无妨。”

很快,汪宇回到了家里,把这件事添油加醋说了一份。

“妈,你一定要替我做主,是蒋康故意放任手下的人,我才会被打成这个样子。”

汪宇的母亲咬牙切齿,握紧拳头,“该死,敢动我们汪家的人,那蒋康不想活了?”

这时,汪军正好从外面回来,一进门就看到两个在大厅聊天的娘俩。

一看汪军回来,汪宇的母亲说道:“你还知道回来?我们的儿子让人打了,就是在你新建仓库的那里。”

直到这时,汪军才注意到儿子脸上的伤痕。

“没事没事,静养一段时间就好了。”

“爸,我受辱没关系,总不能让你也受辱吧?我们必须要那小子好看。”

汪军倒了一杯水,他知道自己儿子的尿性,一定是自己先得罪别人,踢到铁板上了。

不过,汪宇说的也没错,他汪军的儿子也不是说欺负就能欺负的。

“嗯,你说的不错,正好我要去找一趟蒋康。”

一会儿,汪宇开着越野车到了工地。

看到这辆车子,蒋康已经猜到来人了。

下了车,汪军和蒋康握了一下手。

“巧啊蒋总,在这也能遇见你。”

“我就是在工地上长大的。”

汪军和蒋康闲聊了几句,突然峰回路转说起了陈浩北的事情。

“蒋总,我听说你工地上有一个新来的小年轻,还打伤了我的儿子。”

蒋康冷笑一声。

“贵公子可是把我的人打到头破血流了,我让人送他去医院了。”

汪军脸色一变,头破血流和他儿子的伤相比,那受伤程度可大了。

汪宇也预感不妙,连忙道:“爸,他一定是被蒋康藏起来了。”

汪宇不说话还好,一说话,汪军只能一巴掌抽了上去。

“混账,这是你康叔,康叔的名字也是你能叫的?”

说完,汪军微笑着对蒋康说道:“不好意思啊蒋总,家里的那位把他给惯坏了,你要是还不满意,你再抽他两耳光。”

蒋康是做工地的不错,但他手底下也有几千号人,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工地公司了。

真比起来,汪军也得礼让蒋康三分,只是职业不同罢了。

汪宇想反驳,但是回应他的只有汪军充满杀意的眼神,他只能紧闭嘴巴。

“没事,做少爷的哪个没有点小心思,算了吧。”

汪军听了心里不是滋味,蒋康话里话外都在暗讽他的儿子连老子都敢骗。

“蒋总,对不住啊,回去我好好收拾他。”

说完,汪军没有再留下去的脸面了,只能揪着汪宇上了车。

汪军一走,蒋康脸上的微笑转瞬即逝。

这是陈浩北受了伤,没受伤指不定汪宇要他给个说法。

这时,老冯走了回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