蒋康看到了老冯,眉头微皱。

“老冯,你怎么回来了,他人呢?”

老冯叹了一声。

“那小子说不用去医院,还说今天是不是可以带薪休假了,我寻思他做了大半天就算全勤了,那小子打车回家了。”

蒋康笑了一下。

“老冯不错啊,你现在也快成领班的了,这件事做的不错,就算他全勤吧。”

此时,刘惠茹还在和老板娘宁舒在房间聊天,从小时候聊到不久前得罪了土霸王。

宁舒打抱不平,道:“单家父子俩真是无恶不作,还敢垄断村子里的经济发展。”

“可不是,不管是什么鱼都得卖给他们,不然他还拦在村子路口不让村子里面的人自己去卖鱼。”

坐前台的刘翠芳看到陈浩北回来,略显奇怪。

“回来啦?”

现在才三点多钟,陈浩北就从工地上回来了,不得不让人怀疑。

陈浩北看了一眼刘翠芳,淡漠地点了一下头。

回到房间,陈浩北没有看到刘惠茹,只能下楼询问了一番。

“她人去哪里了?”

这次,刘翠芳确定,眼前的陈浩北不是她认识的陈浩北。

之前,陈浩北喊她女儿的时候,那种语气就算是外人也能听出来,是热恋中的小情侣。

“阿妈没有看到她从楼上下来过,要不打个电话问一下?”

刘翠芳记得刘惠茹的手机号码,打算用座机打个电话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说完,陈浩北回到了屋子里面。

他靠在床头,回想了在渔村的种种。

不能否认,刘惠茹对他很好。

只是,陈浩北还是觉得别扭。

冬天,黑夜来得很快。

刘惠茹回到房间,准备等陈浩北回来一起吃晚饭。

她没有想到,陈浩北已经在房间里面坐了几个小时了。

“老公,你什么时候回来的?”刘惠茹微微一笑。

听到动静,陈浩北抬头看了一会儿刘惠茹。

因为想把陈浩北一直留下来,刘惠茹面对陈浩北的眼睛略显心虚。

“你怎么一直盯着人家看呀?”

“没什么。”陈浩北收回了眼神。

“老公,老板娘让我们下去吃饭,一起吃吧?”

一起吃晚饭的时候,老板娘发现了陈浩北眼神和之前有所不同,神情略显古怪。

老板娘又看了一眼嬉笑着给陈浩北夹杂的刘惠茹,闭口不谈。

吃完饭后,陈浩北去找了老板娘。

老板娘没有怠慢陈浩北,把他请进了房间。

进门后,陈浩北直接坐到了沙发上,完全没有先前的拘谨。

“我的那件西装你没有动吧?”

老板娘愣了一下,陈浩北的转变太大了。

“没有,还留着。”

陈浩北点头。

“那件西装暂时不要动。”

说完,陈浩北直接开门走了。

老板娘撇了撇嘴,她买来的西装凭什么不能动?

早上,陈浩北是被头疼醒的,他头上肿了一个大包。

“你的头怎么了?是不是干工地的时候不小心被砖头砸了?”刘惠茹发现陈浩北醒了,问道。

“算是吧。”

“什么叫算是?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?”刘惠茹怒道。

“没有,谁敢欺负我啊?”

“我不管,我今天也要跟你一起去工地。”

“你也去工地?你不行。”

“我行。”

刘惠茹不放心他一个人去工地了,万一在工地上想起来以前的事,她就不能和他在一起了。

经不住刘惠茹软磨硬泡,陈浩北只能同意。

“行,你自己去和老板说,问问人家要不要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才到工地陈浩北就注意到了熟悉的越野车。

还没有走两步,汪宇就走了出来。

昨天回去,汪宇被他爸狠狠地教训了一顿,他气不过想再来工地欺负陈浩北。

因为见识过陈浩北的手段,他从街上找了几个古惑仔过来。

“小子,我说过我不会放过你的。”

汪宇算好了,蒋康这个时间点不会出现在工地上。

只要速战速决,就算蒋康来了也没有办法,他完全可以事后不认账。

陈浩北扫了一眼站在汪宇身后的二三十个古惑仔。

什么杀马特风格都有,属于参差不齐那种。

刘惠茹哪里经历过这种场面,小手不禁揪住了陈浩北的衣角。

“老公……”

陈浩北微微一笑。

“如果你的底气是你身后的那些人,我劝你不要再挑衅我了。”

汪宇不相信陈浩北一个人可以打三十个人。

“你还不值得我挑衅你,接下来我会让我的朋友们抽了你的皮,扒了你的筋,顺便再玩弄一下你身边的女人。”

说话间,汪宇注意到了陈浩北身边的女人,长得不差,顿时起了歪心思。

一听汪宇要玩弄女人,身后的古惑仔发出了古怪的笑声。

“桀桀桀……”

陈浩北活动了一下手腕和脚腕。

“一起来吧,好久没有活动筋骨了。”

刘惠茹有被他的话吓到,一个人面对三十来人,不可能的事情,绝对不会有胜算,这不是电视剧,她不是公主,陈浩北也不是骑士。

“老公,我们还是走吧,不要和他们一般见识了。”

汪宇狞笑一声。

“走?你们走得掉吗?给我上!”

汪宇一声令下,身后的古惑仔嘎嘎往上冲。

陈浩北挡在刘惠茹前面,没有一个人可以近身。

直冲拳,八极崩!

不过几秒钟,已经有几个古惑仔倒下来了。

汪宇在古惑仔后面看得一愣一愣的。

三十个人都拿捏不住陈浩北,他一个人又能怎么办?

不等结局出来,汪宇已经跑到了越野车里面。

陈浩北的视线一直落在他的身上,他想跑根本不可能。

陈浩北一路过五关斩六将,挡在他前面的古惑仔全部倒下。

转眼间,陈浩北已经到了汪宇几米外。

汪宇吓得急忙发动车子。

刚要挂挡,陈浩北一拳打碎了驾驶位置的车窗玻璃,一只手伸进来揪住了他的衣领。

紧接着,陈浩北把汪宇像死狗一样从车子里面拎出来摔到地上。

“放开我,放开我!”汪宇拍打着陈浩北的手臂,只是他的手臂像钢筋一样,打的自己手疼。

这时,古惑仔也抓住了刘惠茹。

“小子,放了汪少,不然你的女人可要吃苦头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