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浩北冷血一笑。

“你们敢动她一根头发,下场只会比他更惨。”

说完,陈浩北一拳打在汪宇的脸上。

汪宇的鼻梁被打断了,鼻血直流。

一拳打下去,汪宇已经不能说话了。

陈浩北把汪宇像死狗一样扔到了地上。

随即,他一步一步走向刘惠茹。

刘惠茹心里怦怦直跳,好像骑士和公主的剧情啊。

古惑仔也被陈浩北的手段吓到了,他居然敢打汪总的儿子。

汪少在江南也算小有名气了,在江南横着走也没有问题。

可是今天,汪少被人打了,被一个工地上的小伙子打了。

在古惑仔眼里,敢打汪少的只有两种人。

一种是疯子,一种是背景比汪少还要厉害的人。

无论是哪一种,古惑仔都不想被扯上关系。

抓住刘惠茹的古惑仔哪里敢继续抓了,立即松手了。

刘惠茹见状,朝着陈浩北跑了起来,扑到了他的怀里。

她的脸枕在陈浩北胸膛上,嘴角洋溢着安心的微笑。

陈浩北抿了抿嘴,抬头扫了一眼汪宇带来的古惑仔。

古惑仔毕竟是汪宇叫来的,总不能把汪宇一个人留在工地上。

僵持的时候,工地上陆续来了别的员工。

眼看越来越多的员工到场。

古惑仔心里发毛了,毕竟从人数来比,他们已经不占优势了。

“咦,小陈,你今天来的早啊,她是谁?”老李走了过来。

“我女朋友。”

“把你的小女友带来工地不会是想让她帮你打灰吧?哈哈哈。”

老李一笑,围观的工人也跟着笑了。

刘惠茹脸色微红,离开了陈浩北的怀抱。

“对,我就来帮我老公打灰的,你看行吗?”刘惠茹也不清楚眼前的中年男人是谁,但只有他来说话了。

“如果是男的我就做主了,很可惜,女人的主只能等老冯和他婆娘了。”

古惑仔见陈浩北在和工人闲聊,打算绕过他的视线捎上汪宇一起走。

正巧,汪宇也在这个时候醒了,刚才被打晕了。

只不过这一次汪宇醒来没有说话,而是瞪了一眼陈浩北。

“汪少,咱不是他的对手,先走吧,下次再找机会。”

汪宇看了一眼四周,都是蒋康工地上的员工,再僵持下去他真的走不了,而且他是从家里偷偷跑出来的,要是被家里的老父亲知道他又来找事,肯定要皮肉开花。

“走。”

汪宇刚起身想走。

陈浩北叫了一声。

“喂,早上我只喝了一碗粥,肚子到现在还饿着,你们消耗了我的体力,不赔点钱再走吗?”

汪宇脸色一黑,原来陈浩北也是一个贪财的主。

不过,只要的贪财的主,那就好办多了。

能用软妹币解决的事情,在汪宇眼里那都不是事。

“你想要多少?”

“少说也得几十万吧?当然,几百万我也不嫌多。”

汪宇嘴角抽搐,开口就是几十万几百万,他一个月的零花钱才几万软妹币。

汪宇不说话,陈浩北继续道:“怎么了?身上没有?”

在外人看来,汪宇是实打实的富二代,身上少说也有几百万软妹币,不可能拿不出来的。

汪宇一脸难看,他本来身上还有十来万软妹币来着。

只是为了雇这三十来个古惑仔,花销了他几万软妹币。

到头来没有弄死陈浩北不说,他还要赔偿陈浩北软妹币。

一群饭桶,中看不中用的家伙。

“笑话,我汪少别的不多,就软妹币多,不过我的卡昨天被我爸冻结了,你知道的,出了那样的事情,我爸已经给我关禁闭了。

不过没事,我还有私房钱,这张卡我爸管不到,里面还有十来万软妹币。

我还要吃饭,那就赔你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,可以了吧?”

陈浩北莞尔一笑。

“既然有十来万软妹币,那就赔十来万软妹币,至于你如何吃饭,那就不关我的事了。”

一听陈浩北的话,汪宇恨不得抽自己大嘴巴子。

要是刚才往少了说,陈浩北说不定不要他赔偿十来万了。

十来万也是不小的数目了,他存了好久的。

被众人注视着,汪宇只能硬着头皮赔了十来万软妹币给陈浩北。

“一共十六万,全给你了。”汪宇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见的声音,道。

“最近手头紧,等我哪天手头富裕了,我送你点股份。”

“股份?你一个工地上的人能有什么股份?我才不信。”

“信不信由你。”

拿到十六万,陈浩北大声道:“感谢汪少的十六万赔偿金,下次你再来打我,我抗揍。”

汪宇完全不想待在这里了,转身就走。

“我们走。”

汪宇一走。

陈浩北也不想继续在工地上上班了。

“李叔,这两天我就不来上班了,没问题吧?”

老李现在一点也不敢小看陈浩北,能拿到汪宇的软妹币,也只有陈浩北了。

“当然没问题,回头我跟蒋总说一下,不碍事的。”

刘惠茹这辈子都没有见过十六万软妹币,心情激动。

“老公,你真的拿到十六万软妹币了?”

“怎么?你有想法了?”陈浩北微笑着问道。

“十六万软妹币,放在渔村能生活一辈子了吧?但我们现在在城里,全听老公的。”

“先去买一辆代步车吧,冬天骑电瓶车冷啊。”

说完,陈浩北来到了一家思域车行。

导购员一看陈浩北和刘惠茹身穿情侣款,当即笑脸相迎。

“两位是来选车的吧?预计几万软妹币呢?”

“十万。”陈浩北淡然道。

导购员一看,也没表现出一点情绪,微笑道:“十万恐怕不够,还要再加一点才能买我们的车。”

导购员领着陈浩北走到了一辆价值十二万的思域旁边。

“这辆车十二万,我们优惠力度很大,现在买送保养券,返现金三千。”

陈浩北对车没有特别要求,十二万的车,只要能开,那就是一辆好车。

“就这一辆了。”

导购员笑容更盛,这么简单就卖出去了一辆思域,虽然价格不高,但胜在付出的口水少啊。

“好的先生,我们现在给你处理,你到这边来付一下款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