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完款,陈浩北开车带刘惠茹去兜风了。

江南,陈浩北第一次来,还没有转过。

中午,陈浩北兜风路过一家西餐厅。

之前,陈浩北很讨厌吃牛排,根本吃不饱。

现在,陈浩北想吃牛排了,好久没吃了。

当一辆十来万的思域停在西餐厅门口,顿时成为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。

在思域的左右两边都是价值几十万的豪车,还有上百万的豪车。

就连站在门口的保安也对陈浩北不屑一顾。

刘惠茹第一次来这种地方,人生地不熟,脸上略显胆怯的神色。

不过,有陈浩北牵着她的手,让她安心不少。

“老公,我们不是在这种地方可以消费的人吧?”刘惠茹很怀疑,西餐厅的价格听说都很贵。

陈浩北回应了一道安心的微笑。

“我们手上还有几万软妹币,消费一次肯定够。”

陈浩北刚一入座,服务员就拿着菜单来了。

“二位需要吃点什么?我们西餐厅最近出了新款套餐,二位要尝试一下吗?”

说话的服务员是西方人,男的。

刘惠茹第一次见西方人,觉得还可以吧,眼睛是蓝色的,和本地人不一样。

“再看人家也不是你的。”陈浩北提醒了一下盯着服务员看的刘惠茹。

刘惠茹闻言收起了眼神。

“先生说笑了,先生需要点什么?”服务员往陈浩北身边挪了一小步。

服务员有守则,不允许和顾客有亲密接触。

所以,服务员不能离刘惠茹太近了,以防投诉。

“这份牛排来两份,再把你刚才说的新款套餐来两份。”

服务员看了一眼陈浩北选的牛排款式,接着问道:“先生需要几分熟呢?”

陈浩北看了一眼刘惠茹,问道:“你要几分熟的?”

刘惠茹没有吃过,一脸茫然,道:“都行。”

“我也没吃过,那就全熟吧?”陈浩北说完,合上菜单递给了服务员。

服务员记下了菜单,转身离开。

很快,牛排和套餐都上桌了。

新款套餐也就是几份新鲜的糕点还有一瓶乳酸菌饮料。

刘惠茹尝了一口全熟的牛排,酱汁夹杂着牛排冲击着味蕾。

“嗯,好吃。”

“好吃再点一份带回去吃?”

“可以吗?”

陈浩北点头。

“再带两份吧,一份给阿妈,一份给老板娘。”

从江南这几天,老板娘对他的照顾也不少,两万软妹币也不少了。

刘惠茹率先吃了牛排和新款糕点套餐,举着手要和服务员说话。

服务员只觉得她没有规矩,眉头皱着走开了。

刘惠茹不解。

“他怎么走了呀?”

陈浩北看了一眼茫然的刘惠茹,道:“有没有可能是你叫他的方式错了?”

刘惠茹一听,言之有理,直接小跑去服务员身边说了一下。

“你好,我想再点三份牛排。”

服务员正在给另外一桌客人记菜单。

刘惠茹的出现,打断了他们的谈话。

没办法,服务员只能先解决刘惠茹的问题。

因为和他谈话的客人似乎还没有考虑好点什么。

况且刘惠茹的出现也会影响客人点菜。

“先生,麻烦您稍等一下,您可以先和你的爱人再商量一下。”

说完,服务员面对刘惠茹,拿好笔准备记录。

“牛排款式?”

刘惠茹哪知道牛排的款式,学着陈浩北说了一句。

“全熟!”

服务员撇了撇嘴,不过他带着口罩,顾客看不见他的嘴唇动作。

“牛排款式,不是几分熟。”

刘惠茹懵了,转身看向陈浩北。

陈浩北慢条斯理用湿巾擦了一下嘴,起身走了过来。

“奥尔良牛排,全熟,带酱。”

服务员看了一眼陈浩北,记录了一下。

“好的先生,我已经记录了。”

坐在车里,刘惠茹心情闷闷不乐,她刚才也太丢人了。

“怎么了?”陈浩北看出了她的心情不好,问道。

“刚才给你丢人了。”

陈浩北淡淡一笑,伸手揉了揉刘惠茹的脑袋。

“我不嫌丢人,或者说我更喜欢看你尴尬的样子。”

刘惠茹娇嗔道:“你打趣我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

回到宾馆,陈浩北发现宾馆外面围了许多人。

店里面宁舒被一群人围着。

“你们围我一个女人算什么本事,有本事去围蒋康啊,围我门口影响我生意。”宁舒脸色不好,怒道。

“宁舒,只要你把人交出来,我们立马走人。”汪军认真道,今天早上他儿子给陈浩北赔偿的事情传到了他耳朵里,十六万不是一个小数目,他儿子给了,陈浩北真的敢收。

他在江南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,被一个毛头小子敲诈,他不要面子吗?

于是,他去了工地,听说陈浩北不在,就派人查了陈浩北一下的住处,打听消息,立马带人来宁舒宾馆了。

只是,当汪军带人来宁舒宾馆后,发现老板只有宁舒一个人。

一个女流之辈可以当老板娘,显然也不是善茬。

就算如此,汪军也没有退步的理由。

“老板娘,我们回来了!”刘惠茹挤进人群叫了一声。

本来,宁舒还能周旋一番,现在是真的周旋不了了。

人群让开了一条路。

汪军注意到走在后面陈浩北,狞声一笑,道:“陈浩北,十六万赔偿金,谁给你的胆子?”

陈浩北径直走向汪军,因为比汪军高半个头,在气势上已经不弱于汪军了。

“你有意见吗?”

汪军心里咯噔了一下,陈浩北的眼神太吓人了。

只是,十六万软妹币确实不少,他儿子就这样花出去了,他的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。

“没有意见赶紧走吧。”

说完,陈浩北从汪军身旁绕道走了过去。

汪军站在原地,后背冷汗直流。

他有预感,刚才要是动手,绝对会被陈浩北轻松撂倒。

江南有头有脸的人物被撂倒肯定会上头条新闻。

他忍!

汪军刚走,蒋康也带着人赶来了。

其中有老李,也有老冯。

蒋康走进宾馆,发现前两天捡垃圾的大妈在打扫卫生。

“咦,大妈你怎么在这?”

刘翠芳一听声音,转身笑道:“老板娘让我留下来登记住客信息了。”

“对了大妈,老板娘呢?”

这时,宁舒身穿连体长裙,脚踩高跟鞋从楼上走了下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