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哟,这不是康总吗?”宁舒话中带刺道。

“刚才汪军是不是带人来了?我听到消息立马带兄弟赶来了。”

“康总不怕我告诉嫂子啊?老是对我一个女人念念不忘?”

蒋康的女人和宁舒也是同学,相互都认识,关系好到说话都不顾忌的那种。

蒋康哪敢继续停留,“没事我就走了。”

“好走不送。”

蒋康也不是真的走了,他去了汪氏集团,准备找汪军真诚的聊一聊。

“你们在车里等我,我进去半个小时没有出来,后备箱里面有铲子。”

老李拍了拍胸膛,道:“蒋总放心,我们办事你放心。”

说完,蒋康去了汪氏集团楼下。

只是保安拦住了他。

“没有工作证不允许进入。”

蒋康直接道:“我现在和汪军有合作关系,你再拦我试试?”

保安理都不理蒋康,不屑道:“你这种鬼话在我这没用,每天像你这样想见汪总的人多了去了。”

蒋康听了直挠头,保安居然以为他在说谎。

“好好好,我是骗你的,等会儿汪军那家伙下来,你看我骂不骂你。”

蒋康打了个电话给汪军。

“喂,我在你公司门口,出来见我。”

保安嘲讽道:“别演了,你就算是影帝也没有用,我只认工作牌。”

蒋康冷哼一声。

过了一会儿,汪军真的从公司里面出来了。

保安看到汪军,当即惊掉了一地下巴。

没想到一个身穿工作服的土老帽居然真的认识汪总。

“大哥,你真的认识汪总啊,你瞧我这嘴,该打。”保安装模作样打了自己两巴掌。

这时,汪军走了过来,他身穿西装,也不嫌弃被灰尘沾染了一身的蒋康,勾肩搭背道:“蒋总,什么风把你吹我这来了?”

蒋康拍掉了他的手,问道:“你是不是去宁舒宾馆了?那是我同学的宾馆。”

汪军愣了一下。

“嗨,我要是知道那是你朋友的宾馆我就不去了,我也是去找一个人,没为难你同学。”

“不见得吧?我刚才去我同学那儿,她满嘴带刺。”

“哥向你赔个不是,下次肯定不去宁舒宾馆,好吧?”

蒋康眼角瞄到了翘着二郎腿坐在椅子上的保安,刚才还自己抽自己嘴巴子,转眼间就坐下来了。

不能忍。

“刚才你们公司保安说我是骗子,说我不可能认识你,还说我就算影帝也不行。”

现在蒋康在气头上,他不得不做出牺牲。

“转头我让人事部把他开了,够不够意思?”

“行。”

保安一听,哀嚎道:“汪总,我对公司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,我是老员工了。”

“老员工更应该以身作则了,居然说我朋友是骗子,瞎了你的狗眼。”汪军训斥道。

保安委屈的很。

蒋康穿了一件满是灰尘的工作服,谁会相信他是你朋友啊?

“汪总,再给我一次机会吧。”

“想要机会,你不能求我,你得求我朋友啊。”

蒋康咧嘴一笑。

“哈哈哈,没事,说着玩,都是打工人,没必要谁为难谁,下次不要再狗眼看人低了。”

保安一听,身体如释重负。

“谢谢哥谢谢哥,你是大好人呐。”

“哈哈哈。”

就算蒋康原谅了他,汪军也不打算原谅他了,他的员工居然向他的塑料朋友弯腰道歉?

丢人!

说着说着,两个人的话题又聊到了陈浩北的身上去。

“老蒋,你工地上的那个小伙子,你从那里收来的?”

“不是我收来的,是自己来的,当时早上五六点钟,我在一家早餐店吃包子,碰到了他的丈母娘,问了才知道是从渔村来的。”

“说来听听。”

陈浩北打了个喷嚏。

刘惠茹听到了,关心道:“感冒了吗?我去给你买药。”

“不用,估计有人在背后说我坏话。”

刘惠茹才不听陈浩北说话,已经下楼去买药了。

当屋子里面只有陈浩北一个人的时候,他闲不住了。

打开手机屏幕,上面正好有斗虎直播。

于是,陈浩北习惯性打开了斗虎直播。

【标题:亲爱的北皇哥哥,你去哪里了,我们好想你。】

诸如此类的标题刷满了整个斗虎直播平台。

【标题:北皇主人,我已经穿好女仆装等你回来了。】

【标题:没有北皇的日子里,生活没有了光。】

【标题:北皇大大,你有没有在偷偷看我直播呀?】

【标题:大叔,你去哪里了呀?】陈浩北留意到这个标题,主播:sunny组合。

进入直播间。

因为是游客,被当成小透明了,没有人知道陈浩北已经进sunny直播间了。

【什么时候到陶琪直播呀?我想看陶琪直播。】

【琪王酱Yyds!!!】

【啊,我是杂鱼,琪王酱!!!】

【陶琪似乎今天晚上才直播。】

本来陈浩北就是想看陶琪,现在看到有人说陶琪晚上才直播,当即退出了直播间。

退出直播间,陈浩北看到了一个熟悉的主播,理惠。

只见理惠穿了一件古风长裙,手上拿着一个小扇子,跳的舞蹈节奏缓慢。

【很不习惯理惠酱跳这种舞蹈,取关了取关了。】

【理惠酱跳这个舞蹈应该是因为北皇吧?】

【北皇出事了,开车坠江了。】

【北皇走得好啊,不走理惠酱就不跳舞了,干脆一直不要回来了。】

【用户233xxx被永久封禁,踢出直播间。】

陈浩北咂吧了一下嘴,人家说的是事实,房管好狠。

【陈浩南:这边建议跳快点。】

【陈浩南?】

【吓我一跳,我还以为陈浩北呢。】

【我也是,我以为北皇开小号来了。】

陈浩北的这条弹幕被房管截图发到了粉丝群里面。

【我去,我还以为是陈浩北。】

【我也以为是陈浩北。】

【这人是谁啊?】

很快,刘惠茹买好感冒药回来了。

刘惠茹泡了一杯感冒药,端到了陈浩北身前。

“呐,快喝药。”

陈浩北狡辩道:“我真没感冒,你听我声音听不出来吗?”

“啊啾——”

这下子,刘惠茹百分百认为陈浩北感冒了。

陈浩北揉了揉鼻子,只能把刘惠茹的好心好意喝下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