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惠跳完了舞蹈,留了个心眼。

因为直播间都在谈论刚才发过弹幕的陈浩南。

也许真的有可能是他。

当然,理惠不会调查到陈浩南的上网地址,只能拜托唐轩解决。

“惠姐,我查到了,他的上网地址在江南。”

理惠挂断了电话,嘴角微扬。

那天暴风雨朝南,很有可能。

理惠打算把这个消息告诉娇娇,因为娇娇自从陈浩北坠江后一直在江下游寻找他。

娇娇接了电话,语气很憔悴。

“惠惠姐,有陈浩北的消息了吗?”

“娇娇,刚才我的直播间有一个叫陈浩南的发了两条弹幕,风格和他有点一样,我拜托唐轩查了一下他的上网地址,在江南。”

“嘟嘟嘟。”

理惠看了一眼挂断的电话,无奈摇了摇头,在她的旁边,是已经收拾好的行李箱。

几个小时后,理惠和娇娇一同出现在了去江南的飞机上。

理惠站在飞机门口,一眼看到了坐在窗户边的娇娇。

娇娇的目光一直放在窗户外面,就算理惠坐到了她的旁边也没有引起她的注意。

“外面有我好看吗?”

熟悉的声音出现在身边,娇娇扭头看了一下。

“理惠姐,你怎么来了?”娇娇惊讶道。

“我当然得来了,我也好奇到底是不是他。”理惠微微一笑。

下了飞机,理惠联系了那个卖阿玛尼西装的二手货店家。

“你好,我是之前的买家,我想问一下,我们可以见一面吗?”

老板娘根本没有想到打电话来的会是要买二手阿玛尼西装的女人,她已经答应了帮刘惠茹保守秘密。

明明接通了电话,却没有人说话。

“喂?”理惠又轻唤了一声。

“在的,那件西装已经被人买走了。”老板娘回过神来,应付了一句。

“没关系,我这次来只是想和你交朋友,我们很有缘呢。”

“这两天我不方便出门,你能明白的吧?”老板娘只想赶紧推掉理惠的邀约,否则迟早要露馅。

“宁老板,我们在西餐厅等你。”

老板娘一听人家直呼其名,头都炸了,她到底买到了谁的西装?

只是倒卖一下二手货,不至于连家底都被调查出来了吧?

宁舒不同意打电话给她的人的做法,打算当面问个清楚。

很快,宁舒到了西餐厅。

门口的迎宾员微笑道:“欢迎光临。”

“那个,我是来找人的。”

迎宾服一听,顿时明了。

刚才,理惠和娇娇来了西餐厅,说明了来的原因。

如今,西餐厅已经是陈浩北百分百持股,帮助寻找陈浩北是每个成员该做的。

“你是宁小姐吗?”

宁舒眉头微皱,道:“对,我是。”

“请跟我来。”

跟在迎宾服务员的后面,宁舒进了西餐厅的高贵VIP套间。

“请。”迎宾服务员站在一旁,大有一副不让宁舒离开的迹象。

宁舒到底也是江南的一家老板娘,心一横,推门而入。

走进房间,宁舒只见两个与众不同的女人坐在沙发上。

其中一个韵味十足的成熟女人正在削苹果皮,另外一个娇小的女人抱着枕头坐在一旁。

理惠削好苹果皮递到娇娇面前。

“再不补充营养了,你瘦了他会不喜欢的。”

一听陈浩北会不喜欢她瘦弱的身体,娇娇接下了苹果就啃。

理惠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宁舒,站起身走了过去。

“宁舒姑娘,进来坐吧。”

面对理惠的气场,宁舒略微胆怯,不过还是硬着头皮坐了下来。

“你们叫我来有什么事?不会只是交朋友这么简单吧?”宁舒只想快点完事,一点也不想在这个压抑的房间里面久留。

“你很聪明,我们来找你的目的确实不止是交朋友。”理惠坐到了宁舒的对面,接着道:“是这样的,之前我们看到了你在二手货网站上架的阿玛尼西装,我们仔细看了一下你上架的阿玛尼西装,上面有私人签名,属于定制款阿玛尼西装。”

宁舒听到,刚才理惠说“我们”,而不是说“我”,显然,理惠代表的不是一个人来找她。

“有什么问题吗?”

“问题就出在这里,前段时间,我们的男人开车坠江了,目前,只搜救到了他的车子,风之子。至于人,没有搜救到。”

宁舒的三观有点震碎,她听到了理惠说,“我们的男人”,在她的理解里中,等于几女共侍一夫。

“你们到底想问我什么?”

宁舒根本没有往陈浩北的身上想,因为陈浩北一点也不像几女共侍一夫的“一夫”。

“我们查到了一个人上网地址信息,就在你的宾馆里面,所以我们很好奇到底是不是他。”

理惠已经觉得就是他了,八九不离十了,因为宁舒之前上前的阿玛尼西装她有点印象。

宁舒想了最近住宿的客人,也只有陈浩北一个常住男人了。

很快,宁舒想了一下陈浩北来到她宾馆发现的一系列事情。

价值昂贵的西装说卖就卖,拿到了两万软妹币转眼间就用掉了。

还有,刘惠茹也和她说过关于陈浩北的事情。

陈浩北失忆了,所以才不记得身上衣服的价值。

联到系一起,这一切就解释通了。

但她向刘惠茹保证过,不透露关于陈浩北的事情。

“应该不是。”

娇娇一听急了,起身道:“你说不是就不是?我要去看是不是他!”

说完,娇娇直往外面小跑。

理惠吓了一跳,追了过去。

正好,走廊里面有服务员,理惠叫了一声。

“快拦住她!”

服务员听到叫声立马挡住了娇娇的去路。

“你们给我让开!”

娇娇野蛮冲撞,但面对陆续而来堵在后面的服务员,根本撞不开。

这时,理惠拿着娇娇的鞋子追了上来。

“你要去看是不是他也可以,但是你得把鞋子穿上,外面很冷的,光脚丫子小心冻着了,冻坏了还怎么找他?”

说着,理惠蹲下了身子帮娇娇穿鞋子。

宁舒站在门口,看着娇娇近乎自残的样子,她似乎爱陈浩北爱到了骨子里,不比刘惠茹差吧?

宁舒犹豫不决,不知道到底该不该说明。

这时,理惠帮娇娇穿好了鞋子,转过身走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