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果只是听声音的话,陈浩北还以为是王氏公主,原来是王室公主。

只是,生活在华夏,根本没有王室啊。

陈浩北很好奇,这个王室公主是从哪里来的,会不会从古代穿越来之类的。

一想到此,陈浩北身上的病因瞬间治愈。

刘惠茹正穿着围裙扫地,看到陈浩北快步朝着门外走去,叫了一声。

陈浩北听到后,笑着打了声招呼:“我出去有事,可能会晚点回来。”

陈浩北开车去了汪氏集团。

保安一看,一辆破思域,啥也不是。

“你是做什么的?没有工作牌不允许进啊。”保安一副天大地大他最大的欠揍表情。

“叫汪宇出来,我找他有事。”

保安一听汪宇名字,吓了一跳,居然是来找汪宇的。

可是,一个开思域的小子怎么和汪宇玩到一块的?

保安收敛了欠揍的表情,公事公办道:“请问你和汪少有预约吗?没有预约你打个电话吧,我没有权力随便放一个人进公司。”

陈浩北哪有汪宇的联系方式,对着保安问道:“你说一下,汪宇的手机号码多少。”

保安冷笑一声,如果是朋友的话,不可能没有联系方式,一看就是来找茬的。

“小子,像你这样的人,我一天见十个八个,我们汪少和汪总,从来不接待没有预约的人。”

说着,保安突然想到了前几天蒋康来的事,汪董似乎接待了没有预约的人。

陈浩北叹了一口气,手撑着门杆,一脚跳了进去。

“小子,你做什么?擅闯公司我要罚款的!”保安拿着警棍追了上去。

陈浩北嗤笑了一声,几步跑进了公司里面。

一进公司,保安一个人根本不好找陈浩北。

等到保安回去叫人的时候,陈浩北已经找到了汪宇的办公室。

开门声惊动了汪宇,惹得他不满道:“谁啊,开门不知道先敲门啊?”

汪宇一抬头,看到了双手插兜走进来的陈浩北。

只是,陈浩北没有看他,而是有礼貌的退出办公室,敲了一下门重新把门打开。

随后,陈浩北在汪宇惊呆的目光坐到了他的办公桌前面,翘着腿靠在椅子上说道:“那个,十六万不够用啊,我买了一辆思域,又打赏了一个女主播,身上没钱用了。”

汪宇双手一拍办公桌站了起来,怒道:“你还敢来向我要钱,你当我是ATM啊?”

“你这眼光就不长远了吧,只要你愿意借我,我过两天十倍还你。”

汪宇以为陈浩北有拿得出手的项目,收敛了脾气坐下来问道:“什么项目,说来听听。”

“我准备弄一个烧烤摊。”

汪宇当即暴跳如雷,烧烤摊有手就行。

“烧烤摊?你直接去和银行要钱不就行了,你和我要?”

“这不是想给你一个机遇嘛,就看你把握不把握得住。”

“你这个烧烤摊你是打算开连锁店啊?”汪宇追问道,如果是连锁店可以算个项目嗷。

“不是,就三轮车推着的那种。”

汪宇伸手指着门口,怒吼一声:“滚!”

陈浩北轻握拳头放在眼里看了看手背,道:“啧,上次因为打你,我的手都破相了,你这得赔我精神损失费,医药费,还有……”

“你打我你还和我要赔偿,但凡有脑子的人也说不出这句话。”汪宇只觉得自己在和一个神经病说话。

“妈了个巴子的,手痒了。”

汪宇一看陈浩北起身,立马改口道:“要多少?”

“两三万吧,我先试一下,钱不够了再找你拿。”

汪宇反驳道:“我不是ATM……”

陈浩北拿到钱直接走了。

这个时候,理惠和娇娇已经到宾馆了。

看到宾馆里面正在打扫卫生的母女两,理惠睫毛一颤。

这两个女人应该就是宁舒说的,陈浩北的女朋友和丈母娘了。

刘翠芳一见到有客人来了,立马用围裙擦了擦手走了过去。

“你们好,你们是来住宿的吗?我们这里有单人房,双人房,三人房。”刘翠芳微笑道。

只是,理惠和娇娇都没有理她,神情淡漠看向一旁的刘惠茹。

刘惠茹有所感应,转身走了过来。

“你们是来找我的吗?有事吗?”刘惠茹问道。

娇娇失控了,揪住刘惠茹的领口,道:“他在哪里?”

刘翠芳吓了一跳,急忙阻拦道:“姑娘,有话好说,有话好说,别动手。”

刘惠茹本来是要推开娇娇的,只是她很快想到了某个原因,也只有那个原因才能让她招人惦记,她没有还手。

这时,老板娘宁舒停好车走了过来,站在门口看到了这一幕。

只是,宁舒不知道该如何做。

理惠深呼吸一口气,走到了娇娇的身旁,安抚道:“等会儿被他看见娇娇不是一个淑女,他会讨厌你的吧?”

闻言,娇娇吓得松开了刘惠茹的衣领。

刘惠茹听到了理惠对娇娇的称呼,神情恍惚。

不仅是她,还有身旁的刘翠芳也慌了,她的女儿霸占了别人的男人,现在人家找上门来了。

“叫他出来吧?”理惠面对刘惠茹,语气冰冷道。

“叫谁?”刘惠茹不死心问道。

理惠一字一顿道:“陈浩北。”

刘惠茹握紧了拳头,她不想失去陈浩北。

“我们这里没有一个叫陈浩北的。”

理惠敢打赌,那个人就是陈浩北,其实她没有别人想象中的冷静,她想陈浩北想得疯了。

没有陈浩北就没有她的今天。

听到刘惠茹脸不红心不跳说谎,她的手不受控制扇了刘惠茹一巴掌。

恰巧,陈浩北这个时候甩着车钥匙回来了。

一看刘惠茹的脸颊红了一块,冷着脸上前问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“陈浩北?”

娇娇一看熟悉的面孔出现在身前,扑到了他的怀里。

看到娇娇,陈浩北眼底闪过一抹柔情。

只是很快,陈浩北推开了她。

“你是什么人?大白天的往男人怀里扑,知不知羞?”

刘惠茹看到这一幕后,嘴角微扬,他失忆了,不记得眼前的女人。

刘惠茹挽着陈浩北的胳膊,委屈道:“疼。”

陈浩北瞪着理惠,问道:“你打我的女人做什么?”

娇娇不解,失魂落魄道:“为什么?”

理惠拉住了娇娇的手腕,制止她不要再扑上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