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惠凝重地看向陈浩北,道:“你不记得我们了吗?”

理惠不相信陈浩北失忆了。

难道失忆了,看女主播跳舞的癖好也不会变吗?

既然陈浩北不承认她们,再闹下去也不会有结果。

陈浩北认真地点了点头。

刘惠茹趁机道:“你们要是来住宿,我们欢迎,要不是,请你们走开!”

理惠微微一笑,牵着娇娇的手往外面走。

娇娇盯着陈浩北,就算被拉到了宾馆外面也在朝着他看。

但是,陈浩北对此视若无物,和刘惠茹一起上楼了。

宁舒看了一眼刘翠芳,面无表情道:“阿姨,你先继续打扫卫生吧。”

说完,宁舒也走出了宾馆,因为理惠和娇娇正在宾馆外面等她。

理惠道:“我不知道他是不是真的失忆了,就目前而言,他不认我们,这个,我希望你能找个理由给他,他现在身上没有钱用了吧?”

一张黑金储蓄卡出现在宁舒的视线中。

纳兰银行黑金储蓄卡,宁舒有所耳闻,据说是最近才发行的全球限量储蓄卡,只有八十八张,只有储蓄达到一个亿的用户才可以申请。

价值一亿的黑金储蓄卡,宁舒第一次看,她不敢相信陈浩北可以拥有这一张黑金储蓄卡。

“密码是娇娇的生日,他想起来就用,想不起来就拉倒。”

理惠也生着气,陈浩北居然把她们忘了。

那一段三人住在一起的日子,她没有忘记,尤其是搔首弄姿的那一晚。

宁舒疑惑道:“可是,我用什么理由给他呢?”

“没用理由,直接交给他就行了,另外,我希望你可以把他的行程告诉我,让我知道他每时每刻在做什么。”

宁舒笑了一下,道:“每时每刻不至于吧?”

看到理惠冰冷的神情,宁舒收敛了笑容。

“好的,我这就去把这张卡交给他。”

宁舒是一秒钟也不想面对理惠了,她好歹也是江南的宾馆店老板娘。

她不知道的是理惠的资产买她的几十个宾馆都绰绰有余。

站在宾馆外面,理惠拉了拉娇娇的手,温和道:“走啦,他不记得我们,我们说什么都没有用,我们用实际行动看看?”

听了理惠的话,娇娇的眼神恢复了一点色泽,道:“什么实际行动?”

陈浩北在楼上和刘惠茹说了一下自己的计划。

刘惠茹听到后,满目星光,道:“真的吗?你要当老板啦?”

“这只是第一步,等我发展起来,我要当开烧烤店。”

刘惠茹嬉笑道:“那我也可以是老板娘吗?”

陈浩北反问道:“为什么你不可以是?”‘

其实刘惠茹有一种感觉,陈浩北似乎和在渔村的时候不一样了,哪里不一样她又说不上来。

这时,老板娘宁舒敲了敲门。

刘惠茹起身说道:“我去开门。”

看到老板娘来了,刘惠茹和她对视了一眼。

宁舒微笑道:“我有话单独和他说。”

刘惠茹听到后愣在了,她不知道宁舒有什么话要和陈浩北单独说。

“什么话,我不能听吗?”

宁舒摇了摇头道:“倒也不是。”

说着,宁舒走进了房间,把一张黑金储蓄卡交给了陈浩北。

“密码是娇娇的生日,她说,想起来就用,想不起来就不用。”

闻言,陈浩北已经猜到是谁说的这句话了,也只有理惠会说这种话,娇娇可不会说。

陈浩北嘴角微掀,很快掩饰了下去。

“娇娇?”陈浩北看着刘惠茹叫了一声。

刘惠茹闻声走了过去,微笑道:“有事吗?”

“你给我卡就给我卡嘛,为什么要麻烦老板娘啊。”说着,陈浩北不动声色把黑金卡拿到了口袋里。

刘惠茹没有说话,卡不是她给的。

下午,陈浩北去了烧烤店。

“老板,这个里脊肉多少钱?”

“大的三块,小的一块。”

“老板,这个烤串多少钱?”

“两块。”

“老板,这个西兰花多少钱?”

“一块钱一串。”

“老板,这个韭菜……”

老板回答的烦了,怒道:“你到底买不买,问东问西的?最便宜的也要一块钱,别问了啊。”

陈浩北笑了笑,问道:“老板,我要是批量买,可不可以打折啊?”

老板以为来土财主了,问道:“买什么,买多少?”

陈浩北指着里脊肉,烤串说道:“各一百串。”

老板听了咧嘴一笑,道:“好说好说,我给你打八折。”

说着,老板撸起袖子就准备帮陈浩北做烧烤。

只是,陈浩北在这个时候却说:“老板,我要的是没有烤的,我要生的。”

老板的脸色顿时垮下来了。

生的卖过期的不好卖,只有烤好了洒上酱料才可以瞒天过海。

“生的啊,生的不打折了啊。”

表面上说完,老板暗中说道:“过期的急着处理,打打折常规操作嘛,新鲜的打个屁折。”

陈浩北也不点破,只要能批量买货就行。

“好,成交。”

老板嘿嘿一笑,这样也有的赚。

接着,陈浩北又去了另外几家烧烤店,用同样的方式询问和批量收购。

晚上,陈浩北推着三轮车出摊了。

陈浩北也没去多远的地方卖烧烤,就在宁舒宾馆附近。

“卖羊肉串咯,新鲜的羊肉串咯。”

宁舒在宾馆门口看着陈浩北吆喝,忍不住笑了笑。

刘惠茹一看陈浩北就在眼睛可以看到的地方卖烤串,立即跑了过去。

“老板,我要十根烤串!”

“十根烤串,马上好!”

刘惠茹在摊位前面等了一会儿。

就在烤串要好的时候,一对姐妹花走来了。

理惠看到刘惠茹在等烤串,说道:“这十根烤串我要了。”

陈浩北听到熟悉的声音抬头抬头看了一眼,道:“是你们啊,这十根烤串有人买了。”

理惠微微一笑,道:“不给我我就向城管举报你在街边摆摊。”

陈浩北没好气白了她一眼。

好狠。

刘惠茹听到陈浩北向别人说了那十根烤串是她,有很强的幸福感,至于谁先吃,她就不在意了。

“没关系的老公,让她们先吃吧。”

此话一出,陈浩北瞄了一眼娇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