娇娇听到刘惠茹对陈浩北的称呼,再看陈浩北无动于衷烤串的样子,气哭了。

她的眼眶本来就因为每天哭,略微红肿,现在又哭了,眼眶红透了。

“呜呜呜……”

娇娇泣不成声,她已经不知道如何和陈浩北相处了。

理惠看到后,像个大姐姐一样捧着娇娇的脸庞,帮她抹去眼泪。

“不哭不哭,他只是失忆了而已,我们会有办法让他恢复记忆的。”

“呜呜呜……”

刘惠茹有点于心不忍,想告诉陈浩北事实。

只是那样做的话,陈浩北也许会离开她,她不愿意赌。

只要陈浩北没有恢复记忆,陈浩北将会永远是她的。

陈浩北没有管她们在想什么,烤串烤好了,说道:“十根烤串,两位小姐要吗?”

理惠瞥了他一眼,道:“这十根烤串给你的女朋友吧,我们重新点十根烤串,不,我们要一百串,一千串!”

理惠想让陈浩北一直给她们烤串,这样,别的女人就接近不了陈浩北了,也能顺便陪一下陈浩北摆摊。

“一千串,小姐开玩笑了,我总共进货也才进了一百串。”

“这是你的事,你不多进点货,现在没货了,怪我吗?”理惠冷着脸指责道。

陈浩北撇了撇嘴,想刁难他就直说,多进货万一卖不掉就亏了。

娇娇拉着理惠的手,生气道:“惠惠姐,我们走,谁买他的烤串,乞丐饿死了都不吃他的烤串。”

娇娇雷厉风行,拉着理惠就要走。

理惠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,只能跟着娇娇去公寓了。

她们在江南买了一家顶级公寓,爱丽丝公寓。

爱丽丝公寓是专门为女生打造的公寓,里面的寝室风格也多为温馨之类的风格。

其中,颜色以粉色居多,粉色的壁纸,床单,地毯……

跑了一会儿,娇娇停了下来,理惠这才有机会问道:“怎么了娇娇?”

娇娇抹掉了脸上的泪痕,道:“惠惠姐,他想玩就让他玩吧,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。”

……

刘惠茹把十串烤串拿了回去。

“咦,小萍,你来换班啦?”刘惠茹看到小萍坐在前台,打了声招呼。

“是啊,你去哪里了?”

“我去找我老公拿了几根烤串,呐,给你两串尝尝,好吃我再去给你拿。”

“你老公烤串?”小萍惊了,没想到陈浩北还有这个手艺。

“对,他说他以后还要开烤串连锁店呢,现在在外面摆摊。”

“那我得去捧捧场啊。”

“我等会儿和你一块去,我给你谈价格!”说着,刘惠茹跑去了刘翠芳的住处。

刘翠芳的住处就在一楼,是收拾后的仓库,可以容纳一张床和一个床头柜。

刘惠茹敲了敲门。

“阿妈,你睡了吗?”

听到敲门声,刘翠芳立即去打开了门。

刘惠茹站在门外,看到刘翠芳身上穿的衣服,不解道:“阿妈,你还没睡吗?”

刘翠芳脸色不好看,让了一下身位,道:“小茹啊,进来说吧。”

刘惠茹笑嘻嘻地把烤串放到床头柜,说道:“阿妈,这是我老公,你女婿的手艺,快尝尝,以后我就是老板娘啦,阿妈也能安享晚年。”

刘翠芳坐在床头,愁眉苦脸道:“闺女,人家已经找上门来了,你不怕人家报复你吗?阿妈看得出来,那两个女孩,非富即贵,都是有钱人的女儿。”

刘惠茹笑嘻嘻的脸色,听到刘翠芳说的话后,当场阴沉了下来。

“阿妈,她们只要敢报复我,我就带着他远走高飞,让她们找不到,急死她们!”

“闺女,你有没有想过他恢复记忆后会怎样看待你?”

刘惠茹想过,不止一次想过,她套用了娇娇的名字,她在陈浩北眼里就是娇娇。

如果有一天陈浩北恢复记忆了,她或许会被厌恶吧,但是,她对陈浩北的爱是真的。

刘惠茹吼道:“至少现在他还没有恢复记忆。”

刘翠芳长叹一口气,她害怕她的女儿出事,但她又阻止不了。

“算了,你长大了,很多事情你可以自知做主了,阿妈不问你了。”

刘惠茹听到后笑了一下,道:“阿妈,趁热尝尝你女婿的手艺吧,很好吃的,我们以前都没有机会吃的呢。”

眼看刘翠芳闭目养神,刘惠茹也不自讨无趣了。

“阿妈,我去陪他一起摆摊了,你早点睡觉。”

房门关上后,刘翠芳再也坚持不住,倒头躺在了床上。

刘惠茹走到大厅,发现小萍还坐在前台玩手机。

“小萍,我老公的手艺怎么样?好吃吧?”

“好吃是好吃,就是只有两根烤串,吃不尽兴啊。”

“走,我带你去吃。”

小萍笑着摇了摇头,道:“可能我离开的这几分钟会有客人来,我得给他们登记,不能走。”

刘惠茹想了一下,说道:“你想吃哪种烤串,我帮你去拿。”

小萍摇头说道:“不用了,我是吃了晚饭来的。”

“那行,我去陪我老公摆摊了。”

“去吧。”

刘惠茹几步小跑到陈浩北身边,嬉笑道:“卖烤串咯,今天第一次营业,大哥大姐赏赏光咯!”

陈浩北听到声音,看了她一眼,说道:“你怎么跑我这里了,不睡觉啊?”

平常这个时候,刘惠茹已经睡觉了。

刘惠茹双手勾在身后,眼睛笑眯眯地解释道:“你不也没有睡觉,你不在,我睡不踏实。”

“行,你使劲吆喝,争取今天开门红,把进的货全部卖掉。”

陈浩北随口说了一句,刘惠茹真的吆喝起来了。

“卖烤串咯,快来看看咯!”

只是,吆喝的声音也传到了别的烧烤摊,惹得别的老板冷冷地盯着刘惠茹。

陈浩北轻笑了一声,说道:“好了,别吆喝了,再吆喝,那些老板要拿刀杀过来了。”

刘惠茹嬉笑道:“我吆喝我的,他们不吆喝他们的,哼。

卖烤串咯,新鲜的烤串咯。”

刘惠茹卖力吆喝,真的吆喝来了不少顾客。

“老板,小肉串一把怎么卖?”

陈浩北回答:“十块钱四十串。”

“行,给我来一把尝一下看看。”

刘惠茹看到来的人非常多,说道:“欢迎哥哥姐姐捧场,今天,只要来我们烧烤摊的,每人再送一串西兰花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