西兰花在烧烤店一串一块,好点的烧烤店一串要两块,甚至价格更高。

陈浩北摆摊的原因,一串西兰花只卖五毛。

严格上来讲,陈浩北从烧烤店拿货,再低价摆摊,赚不到几个子。

现在,因为刘惠茹的一句话,西兰花纯纯赔本了。

陈浩北完全不在意赔本,毕竟奔着奖励去的,他在想明天的货源怎么办,还有要不要动用理惠给的黑金储蓄卡。

只要买烤串就送西兰花,只是因为这句话,附近想要买烧烤的人都围到了陈浩北烧烤摊。

“老板,我要两串鸡排,两串羊肉,两串鱿鱼,还有两个鱿鱼头,要甜酱。”

“老板,这个鸡排多少钱?”

“小的一块,大的三块。”陈浩北一边弄烧烤一边回答。

烧烤好了,刘惠茹在一旁接手,涂上酱料再进行包装。

包装好,刘惠茹递给顾客。

“你好,你的里脊肉烤好了。”

陈浩北玻璃储蓄柜里面的烤串逐渐减少,肉眼可见。

不远处的烧烤摊,几个做烧烤的老板围在一起窃窃私语。

“玛德,恶意竞价啊,我们西兰花一块一串,他五毛一串,直接比我们便宜一半。”

“你们知道他是谁家的儿子吗?”

“不知道啊,这条小吃街没有我不认识的人,突然冒出来的。”

“这小子今天在我这买了几箱子烤串,我有预感他是要自己干,我以为他不好卖,结果他降价卖,他绝对赔本。”

“诶,我刚才混进去问了一下他的烤串价格,全部比我们便宜。”一个大众脸烧烤老板拿着价格单走了过来,说道。

众人凑过去看了一下价格单,一个个沉默不语。

这份价格单,放在几年前还能用,但是放在现在,已经不够用了。

“我们得联盟,他今天卖完了明天肯定还要卖,他找我们拿货,我们不卖给他,或者高价卖给他。”

“高多少?”

“高个百分之八十吧?”

“这价格他绝对不买,那我们还赚不赚他的软妹币了?”

“我们本来就是要让他摆摊摆不下去,赚他一个人的软妹币有什么用?”

“对,我们现在要一致对外。”

“那万一他从别的地方进货呢?还有,今天晚上怎么办,眼睁睁地看着他做大做强,再创辉煌?”

烧烤店老板互相研究了一下,最终决定联系精神小伙。

不到一会儿,几个吊儿郎当的精神小伙朝着陈浩北的烧烤摊走过去。

走在前面的精神小伙对陈浩北的烧烤摊踢了一脚。

好在三轮车的轮子有防滑装置,不至于被一脚踹飞。

精神小伙一出场,想要买烤串的人都走远了。

“喂,这里不允许摆摊,摆摊要交保护费,拿五百块给我,快点的。”

刘惠茹看到精神小伙,走到陈浩北的身边揪着陈浩北的衣角。

陈浩北抬头微微一笑,道:“大哥是要来买烤串的吗?全包了吗?”

精神小伙和陈浩北对视一眼,顿时察觉到陈浩北不好惹。

但拿人钱财,与人消灾,他今天晚上势必要捣乱陈浩北的烧烤摊。

因为不想与陈浩北真的动手,精神小伙想到了他的使命,只说了捣乱,没说其他的。

既然如此,他把陈浩北的烧烤摊包了,也算捣乱吧。

严格上来讲,他已经完成几个烧烤店老板的任务了。

“对对对,全包了。”精神小伙大手一挥,道。

陈浩北嘴角掀起,烤串的同时,道:“一共七百三十六块。”

精神小伙愣了一下,冷藏柜里面烤串屈指可数,也就一百来串了。

“老板,我以为我全包了你这些只要三百块来着,七百块太贵了,不要了……”精神小伙越往后说,底气越不足,因为陈浩北那双冷漠的眼睛盯住了他,“打个折吧?”

陈浩北微笑道:“打折好说啊,给你抹个零,七百块就行。”

精神小伙张了张嘴,想说的话从嘴边咽了回去。

随后,转过身和另外两个精神小伙小声道:“身上带软妹币了没有,我只有三百。”

“我只有二十。”

“我只有五块,晚上要买一桶泡面。”

“五块给我,等会儿我给你二十块烧烤,算你晚上的饭钱了。”

收了小伙伴的软妹币,精神小伙又去不远处打了几个电话。

“妹子啊,哥最近手头紧啊,你懂我意思吧?”

“啊?你要做什么用?”

“你别管我有什么用,好处少不了你的。”

“我也没钱。”

看到精神小伙在不远处直挠头,刘惠茹凑到陈浩北耳边小声问道:“老公,他好像没有钱啊。”

陈浩北轻声一笑,道:“放心吧,这几个烤串不卖他们也卖不出去了,付不起钱索性都送他们了。”

精神小伙注意到陈浩北的烤串烤好了,已经想跑路了。

“咦,那个老板去哪儿了?”精神小伙没有看到烤串的陈浩北,疑惑道。

“找我呢?”陈浩北突然出现在他身后,道。

“啊,你在这啊。”精神小伙憨笑了一下。

“烤串考好了,付钱啊。”

精神小伙结巴道:“老板,我身上没有七百块啊,这个……”

“你身上有多少。”

“三百二十五。”

“行,把我烧烤上的烧烤都拿走吧,送你了。”

精神小伙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,老板居然把一百多串烧烤送他了,还有数不清的小肉串。

“当然,三百二十五要全部付给我。”

精神小伙白高兴一场,不过,有一百串烧烤,可以叫妹子来了。

“行,三百二十五。”

烧烤全部卖完,陈浩北小亏一点点。

“走,回家。”陈浩北推着三轮车朝着宁舒宾馆走。

附近的烧烤店老板看见精神小伙给陈浩北软妹币,拦住了他的去路。

“小凯啊,你不厚道啊,拿我们给你的软妹币去买烧烤啊?”

小凯面对他们可比面对陈浩北强硬多了。

“你们说让我捣乱,我人都帮你们弄走了,有问题?”

烧烤店老板无话可说,确实,接下来没有陈浩北的烧烤摊,想吃烧烤的人只能去他们的店铺了。

“行了,那小子也走了,我回店里了。”

“我也回店里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