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天,陈浩北一觉睡到下午。

起来后,陈浩北去了昨天的烧烤店。

只不过,老板和左邻右舍的同行同仇敌忾,拒绝卖新鲜的生烤串给陈浩北。

“我来你这里买是我想让你赚一点点软妹币,你们可以找供货商买,我也可以,只是那样太麻烦了。

你敢保证我去你的好兄弟烧烤店批量买,他们不卖吗?

如果你可以保证,我无话可说,我现在就去试试。”

说完,陈浩北转身就走,一点也不拖泥带水。

老板一看陈浩北要走,这白瞎的几百收入,他的同行万一不遵守规矩呢?

思来想去,老板还是决定批量卖给陈浩北。

“诶,你等一等,我可以卖你,但是我有一个要求。”

陈浩北停下脚步,“说来听听。”

“只要你不承认你的货源是从我这里买的,我就可以卖给你。”

“可以接受。”

晚上,陈浩北又像昨天晚上一样摆摊了。

另外几个烧烤店的老板只觉得奇怪,他们已经同仇敌忾面对陈浩北了。

但陈浩北的烤串依旧新鲜。

“你们是不是谁出卖我们了?”

没有人说话,但很多人都把目光放到了昨天卖烤串给陈浩北的老板。

“孟胜,是不是你?”

孟胜怒斥道:“他今天去我店里,我没有卖给他,你们不要血口喷人!”

眼看孟胜雷霆大发,大家面面相觑,移开目光不再看他。

其中一个烧烤店老板勾搭着孟胜的肩膀,像好兄弟一样说道:“孟胜,你别生气,你知道不知道线索,他从哪里买来的新鲜烤串?”

孟胜没好气看了他一眼,道:“我又不是他肚子里面的蛔虫,我怎么可能知道他从哪里收购的烤串?”

“也是,那你觉得会是谁卖给那小子的?我找机会黑他。”

孟胜不想理他了,没有说话。

尹炳生看到孟胜不想理他,也不勾搭着他肩膀了,走到了小圈子中。

“你们不要被我逮到是谁卖给他烤串的,否则,呵呵。”

说完,伊炳生转身就走了,他不想留在这里看一晚陈浩北卖烤串。

孟胜看了看伊炳生的背影,又看了看还围在一起的同行。

最终,孟胜也决定不留下来发呆了,道:“我也走了,他也就那点烤串,卖完了别人照样是来我们烧烤店买烤串,走了。”

一个接一个同行走了,剩下的几个同行老板也觉得没意思了。

况且孟胜说的话也有道理,陈浩北的量不多,他们太大惊小怪了。

陈浩北虽然在烤串,但是目光也有意无意看了看烧烤店的几个老板。

看到烧烤店老板都走了,陈浩北嘴角微掀。

这时,昨天来捣乱的精神小伙又来了,身边还带了精神小妹。

小凯勾搭着她的肩膀走到烧烤摊前面,笑道:“哥,给我来一百块烤串,就在这儿吃。”

“好,你先找位置坐吧。”

在烧烤摊的附近,陈浩北添置了几张小桌子和小椅子,不妨碍别人。

精神小妹坐在椅子上翘着腿,单手托着腮帮子玩手机。

很快,陈浩北端来了一百块烤串。

“今天这么豪爽,发财了啊?”陈浩北端来的同时,问道。

小凯自信一笑,道:“今天我馨姐请客。”

“我还以为你发财了,正好可以把昨天的烤串钱结一下。”

小凯嘴角抽搐,昨天那不是他送他的吗?

而和他一起来的精神小妹听到后,抬头看了他一眼,随后又看了一眼陈浩北。

“他昨天吃烤串了?”精神小妹问陈浩北。

陈浩北点头,认真道:“他昨天花了三百,吃了我七百多的烤串,他没有给你吃啊?”

精神小妹一听,神情冷淡,要是眼神可以杀人的话,小凯要死一万次了。

“不好意思,我多嘴了,你们先吃,我去摊位那边了。”

陈浩北走到摊位,背过身去偷笑了一下,他是懂如何拆关系的。

这时,摊位前面有路人来了,看到陈浩北在笑,叫了一下,“老板。”

陈浩北听到声音,立马收敛了笑容,面对客人问道:“需要什么?”

“骨肉相连来两串吧,”说着,客人指着冷藏柜里面的烤串问道,“那个是什么肉串?”

“那个是牛肉串,一个七块。”

“行,来两串,还要那个里脊肉,也要两串。”

陈浩北帮忙烤肉串的同时,他的摊位发生了大事件。

精神小妹问了一下小凯昨天是不是吃烤串了。

小凯哪里想承认啊,但老板已经说了他昨天吃了,这不承认也得承认啊。

承认了,馨姐二话不说把锡箔纸盒扔到了小凯的脸上。

热气腾腾的烤串直接烫到了小凯的脸。

馨姐面目恼怒,盯着小凯。

小凯的脸色当即沉了下去,拿了一串还没有掉到地上的烤串,吃了一口。

随即走向馨姐,一只手揪住了馨姐的头发,把他吃过的烤串递到了馨姐的嘴边。

“吃掉。”

馨姐,也就称呼罢了,她不过是个学生,叫吴馨。

面对早就辍学的精神小伙,哪里是对手,心底当即慌了。

不过,表面上的馨姐没有露怯,想要伸手去挠小凯的面孔。

但小凯一眼就看穿了她的动作。

“玛德,还敢还手。”说着,小凯把馨姐摔到了地上。

路人围在陈浩北摊位,里三圈外三圈,水泄不通,路已经被堵死了。

在摊位前面等烤串的客人看到小凯在打女人,指着他问道:“老板,你不管管吗?”

陈浩北一边动着手中的烤串,一边说道:“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“砰——”

只见,小凯拿着小椅子往吴馨的身上砸,已经砸坏了。

陈浩北扭头看了一眼,把烤串包装好交给客人后走了过去。

小凯看到他走过来,警惕道:“老板,不好意思啊,让你见笑了,家事,家事。”

陈浩北莞尔一笑,“家事啊,也说得通,但是你把我的椅子打坏了,你得赔,今天没有一万软妹币,你走不了。”

塑料椅子值一万软妹币?小凯是不信的,“老板,这几个破椅子顶多了几十块,你要我一万软妹币?我告诉你,不可能。”

在这条街的店员老板,不少人都见过小凯,知道他是一个恶霸。

一直以来都没有人敢得罪他。

没想到今天,一个年轻的摆摊小伙就敢得罪他了。

到底是年轻人,气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