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的烤串摆摊体验进度还没有完成,可不能让吴馨全包了。

“你全包了一个人吃的完吗?浪费粮食是可耻行为。”陈浩北一边烤串一边回道。

“我吃得完。”吴馨睁眼说瞎话。

陈浩北不想搭理她,索性没有和她说话。

本来以为,吴馨会因为这样就走了。

让陈浩北没想到的是卖完了所有的烤串,吴馨还坐在一旁玩手机。

陈浩北要把摊位收拾起来,指不定明天再来的时候,没有收拾的椅子桌子全部被搬走了。

“喂,我卖完了。”

吴馨一听,连忙起身帮忙,“大叔,我帮你。”

说完,吴馨把手机收了起来,把塑料椅子全部叠了起来,速度非常快。

叠完了椅子,吴馨还帮陈浩北收拾餐桌。

“大叔,桌子上的垃圾倒在哪里?”

陈浩北指了一下不远处的垃圾桶,“那边。”

眼看吴馨走远了,陈浩北推着三轮车就想回宁舒宾馆了。

只是,还没有推几步,吴馨就追了上来。

“大叔,你要去哪里啊?”

陈浩北撇了撇嘴,“回家。”

“大叔,我们去看电影啊?”

“不去。”

“大叔,做人要厚道啊,你卖了一晚上烧烤,我陪了你一晚上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。”

“那是你自愿的。”

“我不管,你不陪我看电影,我就跟你一起回家。”

“我记得我跟你说过我是有家室的人。”

吴馨一副不怕事大的样子嬉笑道:“大叔不会怕老婆吧?今天我没见到嫂子来陪大叔卖烧烤呢。”

快要走到宁舒宾馆的时候,陈浩北轻叹了一声。

“行,你在这里等一下,我去打声招呼。”

陈浩北把三轮车推到了宁舒宾馆门口,和刘翠芳说了一下。

“阿姨,三轮车我放在门口,你帮忙照看一下,我现在出去有事。”

刘翠芳一听这个称呼就觉得不对劲了,但还想和陈浩北说话来着,陈浩北已经走了。

陈浩北还没走几步就碰到了吴馨。

“你怎么到这儿来了?”

吴馨看了看宁舒宾馆,道:“大叔,你住在宁舒宾馆啊?你老婆不会是宁舒吧?我听说宁舒是一个女强人,看不上男人。”

陈浩北翻了个白眼,道:“别瞎想了,去哪里看电影?”

“海瑞影院吧。”

……

陈浩北和吴馨入座没几分钟,电影就要开始了。

这个时候,几个光头还有一个女人走了过来。

那个女人目光落在陈浩北的身上。

女人的簇拥者当即会意,走到了陈浩北的身边,道:“朋友,这个位置我们婵姐看上了,请你去别的位置。”

其实这场电影看的人很少,位置还有很多。

只不过陈浩北和吴馨占的位置正好是在正中央。

陈浩北抬头看了一眼光头,拒绝道:“我的票就是这个座位,想坐我这里可以,用十倍的软妹币买我手上的票。”

光头一听,狞笑了一声。

在海瑞影院,还没有人敢这样和他们说话。

婵姐是海瑞影院的千金,想看什么电影就看什么电影。

婵姐一直在看陈浩北,眼神波澜不惊,没有因为陈浩北的话有一点波动。

“小子,我劝你识相一点,不然小命没了都不会有人知道。”光头威胁道。

吴馨可不如陈浩北定力强,害怕地拉了拉陈浩北的衣角,小声说道:“要不我们就让一下位置吧,反正位置还有许多。”

陈浩北回头看了一眼吴馨,只见她眼神害怕还有担忧。

“你觉得我像是会让位置的人吗?”

吴馨一听这话才想起来陈浩北今天晚上一脚把小凯踢飞的画面。

是啊,像陈浩北这种人要是会让位置那就不是他的本性了。

但对方毕竟不是小凯那种街头货色,而且样子凶神恶煞。

就算陈浩北再厉害,双拳也难敌四手啊。

“我觉得还是算了吧,他们人多势众。”

陈浩北笑着摇了摇头,“你害怕的话可以先回家,放心,他们留不住你的。”

吴馨本来就不想回家,而且跟着陈浩北很刺激,“我不,我也坐在这。”

光头的脸已经被陈浩北和吴馨的窃窃私语说得阴晴密布了。

“你们说完了没有?让不让位置?”

陈浩北淡淡道:“我没有把我的话重复第二遍的习惯。”

闻言,光头恼羞成怒,他给足了陈浩北面子,结果陈浩北敬酒不吃吃罚酒。

“小子,你找死!”光头伸手就要掐陈浩北的脖子。

结果陈浩北突然起身,一手揪住光头的耳朵把他推到在椅子上。

突如其来的力量砸得光头分不清东南西北,头皮发麻。

就是在不远处的婵姐也因为陈浩北的动作跳了一下眼皮子。

“我希望你可以重新组织一下语言,还有,别有事没事对客人大呼小叫。”说话的同时,陈浩北抬头看了一眼双手抱肩的婵姐。

婵姐眉头紧皱,她只是在行驶她的权力而已,“放开她。”

“我要是说不呢?”陈浩北用力的砸了一下光头的脑袋。

还算结实的椅子,因为陈浩北的力度直接碎掉了。

陈浩北松开了揪着光头耳朵的手,光头直接倒在地上不省人事。

紧接着,围绕在婵姐周围的几个光头一窝蜂涌向了陈浩北。

在狭窄的过道里面,光头的体型显然偏大,不方便行动。

“小子,你死定了,你竟敢得罪婵姐。”

“你们去哪一边,包围他。”

到底是包围陈浩北还是抓住吴馨,只有光头清楚了。

不过,陈浩北并不在意,他的目标已经从光头的身上移到了婵姐的身上。

擒贼先擒王。

只是,婵姐的身边有一个一米九,身穿黑色西装的高大男人。

他看出了陈浩北的目的,立即挡在了婵姐的前面。

“想擒拿婵姐当人质,你太异想天开了,你最好看看你的女人。”

高大的男人挡在婵姐前面,陈浩北停顿了几秒钟。

而这几秒钟,吴馨已经被人抓住了。

“啊!你们放开我!放开我!”

陈浩北嘴角勾起一抹诡异的弧度,“她只是我今天刚认识的一个女人。”

高大的男人瞳孔猛然一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