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你知道不知道她是海瑞影院的千金,你敢对他动手?”

婵姐的贴身保镖已经感受到了陈浩北身上流露的煞气,这股煞气不是普通货色可以有的。

这个时候,曝出婵姐的背景最为明智。

只是,他低估了陈浩北的决心,也低估了陈浩北痞性。

陈浩北嘴角掀起,道:“你猜我敢不敢对她动手?”

说完,陈浩北一步一步靠近婵姐。

婵姐的贴身保镖出手了。

只是,他的拳头划过陈浩北的脸颊。

陈浩北以一个及其诡异的身姿躲避了他的拳头,同时也朝着他的肋骨轰了一拳。

只有一拳,贴身保镖已经站不住身体,倒在了电影院过道。

婵姐心脏砰砰直跳,眼神直勾勾地盯着陈浩北。

陈浩北走到婵姐的身前,捏着婵姐的下巴,微笑道:“长得倒是不错,就是太清高了,让你的人放了我的朋友吧。”

婵姐微微抬起头对视陈浩北的眼神,眼神里面有一股狠劲,“有本事你打死我,看你能不能走出海瑞影院这扇大门。”

“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,不至于拼个你死我活吧?”

婵姐没有理会陈浩北,海瑞影院是她家的,她在她家的地盘居然要不来一个座位,她的贴身保镖还被打惨了。

陈浩北撇了撇嘴,“你说你说,你想怎样才能放我和我朋友离开。”

婵姐听到陈浩北的语气,瞪了他一眼,“你想来就来,想走就走,还打伤了我的人,凭什么?”

“是他自己犯贱,不能怪我。”

婵姐翻了个白眼,虽说她也不喜欢这个贴身保镖,但这个贴身保镖毕竟好过没有。

“这样吧,我的贴身保镖被你打伤了,在他没有好之前你来当我的贴身保镖。”婵姐眼底闪过一抹狡黠的神色。

陈浩北皱眉,当了婵姐的贴身他就不能没有时间卖烤串了,“不行,我没有时间。”

“你在哪里上班?我付你十倍工钱。”

“这不是钱不钱的事。”陈浩北当然不会说是奖励的事,奖励王室公主,陈浩北可好奇了,公主长什么样。

“一百倍!”婵姐还没有见过哪个男人可以放弃一百倍的工钱,她很有自信,双手抱肩看向陈浩北,一副胜券在握的架势。

陈浩北忽然想到卖烤串难的情况,只要让婵姐来做准备工作就可以了。

“主要我是想卖烤串,你要是能让我每天晚上卖烤串,我就答应你。”

卖烤串?

婵姐蹙眉,卖烤串确实容易挣钱,但是和她的身份有点不搭了。

不过,反正是想让陈浩北充当盾牌,卖不卖烤串跟她又有什么关系。

想了一番过后,婵姐点头,“好,我可以帮你开一个烧烤店,不过在我需要你的时候,你必须出现在我面前。”

陈浩北当即点头,这样就用不着理惠给的储蓄卡了,纳兰那对姐妹也查不到他花钱的用途了。

“好,成交。”

吴馨已经认出了海瑞影院的千金,她想不到陈浩北居然可以和这种级别的女人谈笑风生。

而且,陈浩北居然嫌弃婵姐的十倍工钱,最终更是要了婵姐一百倍工钱。

这要是说出去绝对会让业内的人对陈浩北大开眼界吧。

“婵姐,你好,我是吴馨。”吴馨起身走到婵姐的身前,微笑道。

对业内的人,婵姐都有一点印象,吴馨作为少有的高管千金,她的印象还是挺深的。

“原来是你啊,怪不得能勾搭到一身手不凡的男人。”

“嗨,现在已经是婵姐的人了,那我就不打扰你们啦。”说完,吴馨朝着电影院外面跑了。

虽然给婵姐留下了很好的印象,但是跑到外面的吴馨可郁闷了。

她闷闷不乐走在街道旁边,用脚踢了踢小石头。

“该死的大叔,明明是我带你来看电影,结果被别的女人勾走了,真是可恶。”

而在电影院里面,电影刚刚开始,陈浩北和婵姐留下来看了。

一场电影,陈浩北没有看到婵姐笑一次,“你选的电影,你笑都不笑一下啊?”

婵姐看了看陈浩北,道:“谁规定的?”

说完,婵姐起身了。

陈浩北本来是陪吴馨看电影的,现在吴馨走了,电影也看完了,是时候回家了。

只是,和婵姐走到岔路口的时候,婵姐叫住了他,“喂,你往哪里走?”

陈浩北转过身看了一下,纳闷道:“我回家啊,我往哪里走……”

婵姐冷道:“现在是你的工作时间,你得贴身陪护。”

“多大的孩子了还要人陪,你巨婴啊?”陈浩北直接道。

“可以,你现在走就不用来了。”

陈浩北跟在婵姐的后面在海瑞电影院考察。

忽然,一道手机铃声传来,是婵姐的手机。

婵姐拿出手机看了一下,她站在原地停顿了几秒,似想到了什么,把手机丢给了陈浩北。

“你接吧。”

陈浩北完全没有想到婵姐会把手机丢给他,差点掉到地上。

他拿稳手机看了一下。

来电显示,爷爷。

陈浩北接听了电话,问道:“喂,你是谁家的爷爷?”

电话那边传来一片沉默。

不仅仅是电话沉默了,在婵姐身边的保镖也沉默了。

陈浩北居然敢和老爷子这样说话?

“你是谁?”

“你别管我是谁,现在是我在问你是谁,你是谁家的爷爷?下次没事不要打这个电话了。”

说完,陈浩北挂断了电话,把手机丢给了婵姐。

“不就是一个电话嘛,看你那小脸皱巴巴的,好了。”

婵姐接住电话,嘴角微掀。

只是,电话铃声在这个时候又响了。

陈浩北大大咧咧一手拿过手机看了一下,又是哪个叫爷爷的。

“别打了,我不是你爷爷,拉黑了啊。”

说完,陈浩北挂断,拉黑,动作一气呵成。

婵姐生在名门世家,哪里看过这种画面,笑了起来。

陈浩北一看到婵姐笑了,心情也跟着好了,问道:“你笑什么,很好笑吗?”

“你知道你刚才在和谁说话吗?”

“和谁说话?”

婵姐看陈浩北一脸茫然的样子,只觉得很好笑。

“没事,我会向爷爷说明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