陈浩北问道:“说明,说明什么?”

“你只是我找的临时保镖,你没有经过专业的培训就上岗了,事情的起因在我。”

婵姐生活在名门世家,讲究礼仪,陈浩北刚才说话轻佻,已然是对爷爷的不敬。

“承担责任啊?我一人做事一人当,不需要你一个女人替我承担责任。

况且,我倒想认识一下谁家的爷爷打骚扰电话。”

陈浩北开玩笑道。

“别贫了,你今天可以回家休息了,明天早上九点到这里上班。”婵姐道。

陈浩北早就想跑路了,奈何婵姐一直不让,现在有机会了,话都不带说一句,转身就走。

看到陈浩北心急如焚跑路的样子,婵姐微微一笑。

跟在婵姐身后的保镖看到婵姐的笑容,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,婵姐居然又笑了。

“婵姐,你不会真的要让那个家伙当你的贴身保镖吧?”

婵姐眼神冷冽撇了他一眼,“不然让你做我的贴身保镖?几个人拦不住人家一个。”

被婵姐这么一打击,几个保镖都不说话了,之前的婵姐贴身保镖现在都已经去救护中心了,何况是他们?

因为电话被陈浩北拉黑了,轻海打不通轻婵的电话,只能打电话给轻婵的保镖。

保镖看到来电信息,朝着婵姐问道:“婵姐,董事长来电话了。”

婵姐接了电话,说道:“喂,爷爷。”

“刚才我打你电话是什么人接的电话?简直没有素质。”

“爷爷,刚才接电话的是我新招的临时工,没有经过培训就上岗了,你别生气。”

“临时工?我们海瑞影院什么时候允许用临时工了?你是不是脑子糊涂了?这个临时工必须开除,否则我亲自动手。”

“好了爷爷,事情我照办,现在时间也不早了,你早点休息。”婵姐挂断了电话,她和她的爷爷通电话就是煎熬。

老爷子被挂断了电话,嘴里嘀咕着,“这丫头从来不会急着挂我电话,那临时工有什么来头吗?”

思来想去,老爷子决定亲自去江南走一趟,他要看一看他的孙女怎么了。

陈浩北一直睡到下午才起床后。

起床后第一件事就是联系婵姐说烧烤店的事情。

婵姐说让他先来。

没办法,毕竟是用婵姐的软妹币摆摊,只能先去了海瑞影院。

婵姐已经在办公室等候多时了。

“婵姐,我来了。”

“你来了啊,等会儿我爷爷可能要来,你左右逢源一下,事情办好了,烧烤店你想怎么弄就怎么弄吧,我无条件支持。”

婵姐的爷爷,应该就是昨天被他挂电话拉黑的那个人了。

陈浩北叹了一口气,天底下果然没有免费的午餐。

不过,面对老爷子,陈浩北有经验。

陈浩北在办公室坐了一会儿。

这时,婵姐的保镖跑了进来,向婵姐说了一下董事长来了。

婵姐点头,视线落在了陈浩北的身上。

她希望陈浩北见到她的爷爷不会胆怯,像昨天在电话里面说话的那样,率真。

“婵儿啊,爷爷来啦,还不出来迎接一下?”人还没有到,声音已经从办公室外面的走廊传来了。

陈浩北依旧吊儿郎当坐在沙发上,直到轻海走进了办公室也没有变化姿势。

轻海走进办公室第一眼就注意到了陈浩北,他以为陈浩北是江南谁家的少爷,索性没有多嘴。

毕竟在商界,政商关系是很复杂的。

“婵儿啊,爷爷来了,你怎么不说话呀?”轻海走向他的孙女,笑道。

婵姐很抵触她的爷爷,她的爷爷总是把她当一朵花养着,她很不喜欢这种感觉。

就在婵姐准备说话的时候,不远处的沙发上传来了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。

“说话真猥琐,还好不是我爷爷,不然我准一脚踢飞。”

轻海眼梢吊起,他做海瑞影院董事长几十年了,还从来没有碰到像陈浩北伶牙俐齿的富二代。

不过,轻海在意陈浩北身后的人。

轻海看了一眼陈浩北,凑到他的孙女旁边小声问道:“孙女,这小子是谁,他爸干啥的?我认识不认识?”

轻婵最反感轻海这种态度了,道:“他是我今天招的临时工。”

一听这话,轻海的脸色当即沉了下去,一个临时工竟然不把他放在眼里,还说他猥琐?

“一个临时工,坐没个坐相,能成什么大事?”这次,轻海说话不藏着掖着了,略微大声故意说给陈浩北听。

陈浩北挠了挠耳朵,道:“你做什么工作的,嗓门这么大?吓我一跳。”

婵姐对陈浩北的态度很满意,眼角微眯,她最喜欢看她的爷爷吃瘪的表情了。

“很好,已经很久没有人敢这样和我说话了。”

“那你现在听到了。”

轻海对着办公室门口大声道:“来人,把这小子给我抬出去,永久拉入海瑞影院的名单!”

很快,婵姐的保镖陆续小跑进办公室。

只是,他们见识过陈浩北的手段,不敢轻举妄动。

轻海见状,怒道:“你们还傻愣着做什么?”

轻海的随从闻言,不等婵姐的保镖动作,率先动手。

只是,迎接他们的是沙包大的拳头。

陈浩北一拳一个随从,打飞了出去。

见识过陈浩北厉害的保镖都在庆幸没有跟着一起上去送死。

这一幕也把轻海震到了。

但轻海毕竟是当了几十年的董事长,什么大风大浪没有见识过?

“哟,还是一个能打的,不过在我的地盘,你想撒野也得掂量几分。”

在轻海眼里,就算陈浩北再能打,也不是几十人的对手。

就算用车轮战,耗也耗死他了。

陈浩北双手揪了一下衣领,扭了扭脖子道:“叽叽歪歪的像个蚊子一样,能打就打,不能打就闭嘴。”

轻海沉默了,他的金牌保镖请假了,他身边没有能打的。

这也不怪他,毕竟江南在他眼里就是一个小地方。

“孙女儿,你这临时工从哪里招来的?正规不正规?”轻海小声问道。

轻婵乐了,她的爷爷也有害怕的时候。

“爷爷,我给你重新介绍一下,他是我的男朋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