此话一出,在场的人全部傻眼了。

轻婵什么时候谈恋爱的?轻婵的保镖没有和他说过这件事,是失职!

轻海看了看吊儿郎当的陈浩北,坐没坐相,站没站相,这种人不配做轻家的女婿。

“孙女,糖吃可以乱吃,话不能乱讲,据我所知,你没有男朋友吧?”

轻婵扬了一下雪白的下巴,“我告诉你,你肯定会派人警告陈浩北离我远一点。”

话是这样讲没错,但谈恋爱这种大事不早点告诉家里人太没规矩了。

“这样吧,这件事我就不管了,等你爸回来了让他管。”

轻婵的爸爸,海瑞影院现任一把手,目前出差,不在本地。

不过,说是等她爸回来让她爸管,其实本意没有变,爷爷绝对不会同意这门亲事。

轻海带着愤怒离开了轻婵的办公室。

轻海一走,陈浩北立即想要和轻婵说男女朋友这件事,他是有老婆的男人。

只是,轻婵阻止了他,道:“烧烤就在宁舒宾馆附近,已经办好了营业执照,你可以随时去上任。”

一听烧烤店的事情已经弄好了,陈浩北当即忘了男女朋友关系这件事。

轻婵开了一辆玛莎拉蒂,载陈浩北去了烧烤店。

“怎么样,还满意吗?”轻婵站在一旁,道。

陈浩北看了看设施,这比摆摊豪华多了好吧,“满意啊,非常满意。”

看完了烧烤店,陈浩北说道:“开门营业吧。”

轻婵愣了一下,她还打算邀请业内的知名人士来剪彩的,“现在?”

“不然呢?”

眼看陈浩北是认真的,轻婵抚了一下额头,只能把邀请函推了。

陈浩北的烧烤店一经开门就有客人走了进来。

“新店啊老板?”走进来的客人打量着烧烤店。

“对,新店,今天所有烤串打八折。”

“打八折?老板,这个牛肉串多少钱?”

“一串二十。”

很快,陆续有人走进烧烤店,同时也吸引了附近几家烧烤店。

附近几家烧烤店老板又聚到了一起。

“那小子不是之前摆摊的吗?怎么突然间开烧烤店了?他的货源从哪里进的?”

“不知道啊,那小子就一夜间冒出来一样,营业执照都在今天批的。”

“他卖的烤串价格和我们差不多,但今天打八折,又比我们便宜了,怎么办?”

“总不能叫人去店里闹事吧?”

陈浩北卖了一会儿烤串,发现轻婵还留在烧烤店里面,她坐在距离陈浩北近的一张小桌子玩着手机。

“你不回去了?”店里没了客人,陈浩北送了一盘烤串放在轻婵的身前。

“我在等我男朋友下班啊。”

“你刚才故意气你爷爷的吧,还有我有女朋友了。”

“你女朋友刘惠茹吗?我正在跟她聊天。”

陈浩北听到后,看了看轻婵的手机屏幕。

轻婵:我给你一百万,离开陈浩北。

刘惠茹:他是无价的。

轻婵:一百万,一套一百平的公寓,你考虑清楚了,错过了这个机会没有下次了。

轻婵:我调查过你,来自渔村,一个荒废的小村庄,你们村的人好像在找你。

轻婵:不要急着给我答案,我有时间等你。

陈浩北只是瞥了一眼,很快收回了视线,重新回到岗位。

因为有客人来了。

“老板,你们店多买多送吗?”这人双手插兜,进了屋还带着连体帽。

“今天新店开张,所有烤串打八折。”

“那行,给我来一百块的烤串。”

陈浩北点头,很快烤好了一百元。

只是,薛飞付钱只付了八十。

“老板,你说的打八折,我给你八十,没问题吧?”

陈浩北看了一眼价值一百五十的烤串,道:“我还以为是打八折后的一百块烤串,不过没关系,今天新店开张,权当多买多送。”

薛飞抬头,狠戾道:“你什么意思啊?施舍我?”

一旁,轻婵也抬头看向了薛飞,她虽然没有看,但是耳朵也有听进店的客人说话。

轻婵饶有笑意地看向陈浩北,她很想看陈浩北是怎么处理的。

陈浩北放开了拿在手中的包装袋,包装袋正好掉在了柜台上。

“要就要,不要出门左拐。”

薛飞来的时候就听说过陈浩北不好惹,现在一看陈浩北的架势,确实不好惹啊。

但,他光脚的不怕穿鞋的,一个烧烤店和他一个人较劲,最后肯定会影响烧烤店的声誉。

那个时候,陈浩北的烧烤店就没有客人了,没有客人烧烤店就开不下去了。

薛飞以为陈浩北权衡利弊不会和他一般见识,所以趾高气扬道:“你什么态度啊?你今天必须给我一个交代!”

陈浩北盯着薛飞,本来还有星光的眼眸转眼间深邃得可怕。

紧接着,陈浩北突然一手揪住薛飞的头发,直接把他甩出了烧烤店。

因为是晚上,烧烤店的玻璃是关着的,薛飞的身体直接撞碎了玻璃门,摔在大马路上。

路过的群众吓了一跳,不约而同让出了一块空地。

陈浩北跟着走了出来,淡然走向薛飞。

薛飞在地上挣扎了一会儿,睁开眼睛就看到陈浩北朝着他走过来,心神紧绷。

“你别过来,你别过来啊!”

陈浩北不理会他的鬼哭狼嚎,揪着他的衣服扔到了别的烧烤店门口。

那家烧烤店老板看到摔在门口的人,急忙走了出来。

和他对视的,是陈浩北恐怖的眼神。

“再叫人来恶心我,就不止是动动手这么简单了。”

其实,陈浩北早就知道他的做法动了几个烧烤店老板的蛋糕。

但他觉得也就一周时间,烧烤店老板忍一忍就过去了。

没想到烧烤店的老板一周都忍不了。

看着陈浩北走进烧烤店,几个烧烤店老板都不敢再说话了。

陈浩北也太另类了,换别的老板可能就忍气吞声了。

婵姐双腿交叠坐在原来的位置没有动,看到陈浩北回来,道:“动了别人的奶酪,感觉怎么样?”

其实这种事情,婵姐也经历过,电影排场次数比别的电影院多,还便宜,导致别的电影院合伙抵制海瑞影院。

不过,在绝对的实力面前,几家电影院就算合伙也不是海瑞影院的对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