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我现在心情很不爽,你最好识趣一点。”陈浩北冷冷地瞥了一眼婵姐。

婵姐轻笑道:“走吧,跟我回家吧,今晚属于你和我的。”

婵姐喜欢和陈浩北待在一起的时光,不枯燥,意想不到的开心。

“我拒绝,我要卖烤串。”

“卖烤串能挣几个钱,卖烤串让别人来做好了,收益还是你的,走吧?”

“这不是钱不钱的事,我不缺钱。”

婵姐听出了陈浩北言外之意,他似乎真的有很钱。

不过,再有钱也不会有海瑞影院有钱。

“你不陪我回家我也留在这里好了,正好让别人认识一下,这是我们夫妻开的店。”

这时,娇娇和理惠听到陈浩北的事很快从附近的公寓赶来了。

只见,陈浩北的烧烤店门口一地玻璃碎片,周围的路人像躲瘟疫一样没有从玻璃碎片上面走过。

娇娇和理惠走进烧烤店,第一眼就注意到了坐在陈浩北最近的一个女人身上。

“老板,好久不见,我们要买一点烤串吃。”

“在这里吃还是带走?”

“就在这里吃吧。”说着,理惠率先坐到了婵姐的对面。

娇娇看到后,也坐到了理惠的身边。

婵姐看了一眼店里的空位置,娇娇和理惠完全可以坐到别的位置,偏偏坐到她的对面。

“我听说这个老板失忆了,你知道吗?”理惠问道。

婵姐若有所思点了点头,“我知道。”

其实,婵姐也是才听说陈浩北失忆,只是不论从哪个地方看,陈浩北也不像是一个失忆的人。

理惠不清楚婵姐和陈浩北的关系,所以只提了一下失忆。

不到一会儿,陈浩北烤了一大盘烤串,数量怎么说也有几百串了。

小鸡排,小里脊肉啥的。

“趁热吃吧,凉了不好吃。”

理惠略微皱眉,这么多烤串她和娇娇两个人显然吃不完,想要吃完的话只能和婵姐一起吃了。

婵姐一看几百串烤串,问道:“你们两个人吃这么多烤串?”

理惠道:“还有你的一份。”

“我的一份?”

三个女人的目光都看向了陈浩北。

陈浩北憨笑道:“烤串嘛,一起吃才好吃。”

婵姐坐到了里面靠墙的一张椅子,拍了拍还有余温的椅子,“你也一起来吃吧,站那儿站大半天了。”

一听婵姐的话,理惠已经听出了婵姐的言外之意。

原来,婵姐已经在烧烤店待好长一段时间了。

不出意外,这家烧烤店肯定和婵姐脱不了干系。

怪不得陈浩北没有动用纳兰银行储蓄卡也能开店。

“行吧。”

陈浩北一坐下来就后悔了,因为娇娇一直盯着他。

那直勾勾的眼神,陈浩北实在吃不消,索性用吃烤串来掩饰。

“嗯,好吃。”陈浩北自顾自地说道。

吃了一会儿,陈浩北发现娇娇还在盯着他,这还不算完,娇娇还把椅子搬到了他的旁边。

“我手生病了,你可以喂我吃吗?老板?”娇娇对陈浩北仰着头,说道。

陈浩北想了一下,只是喂娇娇吃烤串,应该不会被发现他已经恢复记忆了吧?

婵姐瞪大了眼睛看向娇娇,她和陈浩北是什么关系,要让陈浩北喂她吃烤串?

抢男人是这样抢的?

理惠紧张地看了一眼陈浩北,既然陈浩北失忆了,娇娇的举动无疑会让陈浩北厌恶。

但事实和她想的相反,陈浩北居然没有责怪娇娇。

“你的手怎么受伤了,我喂你吃。”陈浩北选择了只在木签头上有肉的烤串给娇娇吃,不为别的,只因为好操作。

娇娇吃到陈浩北喂她的烤串,眼睛笑得像月牙儿一样,脸上洋溢着幸福。

喂娇娇吃了一串烤串的同时,陈浩北顺便吃了两串烤串。

婵姐看到后生气了,道:“喂,你现在是我男朋友,你怎么可以喂别的女孩子吃烤串?”

陈浩北扭头看了一眼婵姐,略显尴尬,辩解道:“她说她的手生病了……”

婵姐放下手中的烤串,道:“那我的手也生病了,你也喂我吃。”

就在陈浩北左右为难的时候,烧烤店门口走进来了一个客人。

“那个,好像有客人来了,你们先吃,我去接待。”

说完,陈浩北逃似的离开位置,走到了客人的身前,说道:“今天新店开张,所有烤串一律打八折。”

客人挑选了几串烤串交给陈浩北。

“在这吃还是带走?”

“带走。”

烤完烤串,陈浩北站在岗位上纹丝不动,他不想去和那三个女人一起吃烤串了。

婵姐叫了他一声,“过来一起吃啊,你不吃我们也吃不下。”

确实吃不下,突然出现了情敌。

陈浩北道:“我已经吃饱了,你们吃。”

忽然,婵姐起身走到陈浩北身边,小声道:“你现在是我男朋友,你最好给我一点面子,不然别怪我叫人打你。”

陈浩北是不怕婵姐的保镖,就那几个三瓜两枣的,他一拳一个,但是他要卖烤串啊,指不定婵姐让人一个接一个捣乱。

“是是是。”说着,陈浩北跟婵姐一起坐到了原来的位置。

只不过,当陈浩北还想喂娇娇吃烤串的时候,一双要杀人的瞳孔率先一步看向了他。

“咳咳,那个,男女授受不亲,你让你的朋友喂你吃。”

娇娇皱眉,充满怨气地看了一眼婵姐。

婵姐摆出一副胜利者的姿态,嘴角微掀。

眼看事情要朝着不可控方向发展,理惠叫了娇娇一声。

“娇娇,你忘记我说过的话了吗?”

娇娇冷哼一声,把椅子搬到了理惠的旁边。

“不好意思啊,我妹妹娇生惯养惯了。”理惠一边说话,一边喂娇娇吃烤串。

说出去的话,泼出去的水,既然说手生病了,那就要演到底。

婵姐道:“难怪,面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,居然让人家喂她吃烤串。”

娇娇在衣袖里面攥紧了拳头,要不是婵姐,她现在还能享受陈浩北喂她吃烤串。

理惠知书达理道:“抱歉,她不是有意的,我替她向你道歉。”

婵姐没有再和理惠说话,转身看向陈浩北,说道:“今天烤串卖得差不多了吧?该回去了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