理惠想过陈浩北身边未来会有很多很多女人。

但也不至于泛滥到这个地步吧?

失忆了身无分文都有女人陪伴?

才一天不见,陈浩北的女朋友就从刘惠茹变成了一个气质与众不同的女人。

陈浩北道:“我说了,我……”

“你应该不希望爷爷对我刨根问底吧?”婵姐微微一笑,打断了陈浩北想说的话。

陈浩北点了一下头。

这时,刘惠茹站在烧烤店门口。

她看了一下和陈浩北坐在一桌的女人。

娇娇和理惠那天找上门,她担心了好久,害怕陈浩北记忆恢复。

不过,陈浩北的记忆最终没有恢复,她很庆幸。

另外一个坐在陈浩北身边的女人,刘惠茹把她和聊天的那位联想到了一块。

一百万加一套一百个平方的公寓,说实话,刘惠茹这辈子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,还有一套大房子。

她在犹豫要不要和陈浩北分手,拿了婵姐给出的价码。

但看到陈浩北坐在别的女人身边,她心里很不舒服。

于是,刘惠茹走向陈浩北并且说道:“老公,今天很晚了,回家睡觉吗?”

陈浩北没有想到刘惠茹今天晚上回来,略显尴尬。

婵姐看到她后,眼神冷凛道:“据我所知,你和陈浩北还没有领结婚证吧?”

刘惠茹气坏了,想抢男人也不至于这么不要脸吧?

“但我们已经有了夫妻之实。”

“普通的男女朋友在一定的氛围下也会有肌肤之亲。”

“你……”刘惠茹气得说不出话。

“我之前提出的价码还可以再加,你好好考虑一下,”婵姐看了一眼陈浩北,道,“他今天晚上要跟我回家,你不用留在这里了。”

刘惠茹吓得一个趔趄,她左手放在身前,眼神紧张地看向陈浩北。

陈浩北轻叹了一声,起身道:“今天烧烤店打烊了,你们早点回去吧,女人晚上走夜路可不安全。”

婵姐蹙眉,她帮陈浩北开了店,还允许陈浩北留在她身边。

换作别人祖坟都冒青烟了。

可陈浩北却不为所动?

更是为了一个村妇,向她下了逐客令?

理惠看了一眼陈浩北,牵着娇娇的手,道:“走吧,烧烤店打烊了。”

娇娇依依不舍地看着陈浩北,任由理惠拉着她离开。

婵姐还想争取一下,道:“陈浩北,你确定吗?”

陈浩北看向她,认真道:“当然,我已经到下班时间了婵姐。”

婵姐紧咬嘴唇,攥紧了拳头,她太屈辱了,居然争不过一个村妇。

“你会后悔的。”婵姐撂下一句狠话走出了烧烤店。

刘惠茹扑到了陈浩北怀里,她很庆幸陈浩北没有选择别的女人。

既然他没有,她也不会因为婵姐给出的价码而离开他。

睡了一觉,陈浩北醒来打算去烧烤店看一看。

只是,他还没有走到烧烤店,就已经看到街道上有路人在烧烤店的前面驻足。

陈浩北走到烧烤店门口,看到了婵姐的保镖在店里忙碌。

婵姐的保镖看到陈浩北走进来,急忙劝阻道:“北哥,婵姐不让你来了,她让我们跟你说,你被她开除了。”

陈浩北揉了揉的头,没有烧烤店也没有关系,他还有烧烤摊,就是在外面摆摊冷了点。

只是,当陈浩北去买烤串的时候,烧烤店老板全部不卖他。

“朋友,我跟你明说了,你得罪了大人物,人家不允许我们卖你烤串。”

陈浩北一想就想到了是谁在背后做小动作,一定是婵姐。

他昨天说了伤人的话,现在打电话道歉还来得及吗?

想着,陈浩北拨打了婵姐的电话,只不过没有人接听。

其实,婵姐看到了陈浩北打的电话,故意没有接。

“现在才想起来打电话,晚了。”婵姐说了一句,重新钻到了被窝里。

在门外,是她的爷爷轻海。

昨天晚上,她是哭着回来的,正好被人撞见了。

轻海早上醒来听到自己的宝贝孙女哭了,第一时间赶到了轻婵的门口。

“孙女啊,是不是陈浩北那混账小子?爷爷早就看他不是好人了,你等着,爷爷已经派人去收拾他了。”

放在之前,轻婵一定会抗拒这句话,但是现在,她不想管陈浩北的死活了。

轻海的金牌保镖已经来江南了,正在去宁舒宾馆的路上。

陈浩北想了一下午的办法,但是他都试过了,就是没有用。

例如假装让别人去批量收购老板的生烤串,老板直接说不卖。

“要不然我们不卖烤串了吧?卖点别的?”刘惠茹轻声道。

陈浩北摇了摇头,他不是想卖东西,只是想完成系统给的任务。

王室公主,一定是身穿裙子,手拿权杖的高贵女人吧。

陈浩北想一睹真容。

“那我去和那个女人道歉,让她原谅我。”刘惠茹朝着门外走。

“没有用,我打她电话她不接。”

刘惠茹不信邪,去了烧烤店。

“那个女人在哪里,我向她道歉。”刘惠茹道。

婵姐的保镖不认识她,走到她面前,问道:“你是谁?你是找婵姐的吗?道什么歉?”

“道歉就是道歉。”

其实刘惠茹自己也不知道道什么歉。

道自己没有同意婵姐开出的价码?

“婵姐不在这里,你可以打电话给她,不过我估计她不会接就是了。”

婵姐的保镖是在手机短信收到消息才来烧烤店工作的。

至于婵姐本人,他们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见过。

这时,轻海的金牌保镖走了进来,道:“那个,你们谁认识宁舒宾馆,带我过去。”

“是泰格,董事长的金牌保镖,他怎么来了?”婵姐的保镖惊呼。

刘惠茹道:“我认识宁舒宾馆,请问你去宁舒宾馆有事吗?”

泰格无奈的想了想,道:“我找一个人,好像是叫陈浩北?”

“找我老公的?”

“不错,我和他有点事情要处理,你带我去吧。”

“我没有听他说过你,我不能带你去。”

泰格耸了耸肩,眼神突然变得冷漠,道:“你不带我去,我可以自己去。”

刘惠茹吓得朝宁舒宾馆跑,她想告诉陈浩北有坏人来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