泰格跳着探戈,步伐不急不慢跟在刘惠茹后面走向宁舒宾馆。

刘惠茹立马找到陈浩北,神情慌张道:“老公,有坏人来找你麻烦了,我们快跑吧。”

此时,陈浩北正在看梦瑶跳舞,毕竟晚上的烧烤被人截断了货源,也只能看舞蹈一条路可走了。

【陈浩南:太慢了,跳快点,节奏快一点。】

【你一个小白,梦瑶才不会理你,你得开一个黑金大客户。】

【哈哈哈,小白跟风叫主播跳快一点,却不知道这背后是有要求的。】

【陈浩南:什么要求?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,你们看我的命值几个钱。】

【谁要你的命啊,你的命不值钱啊,哈哈哈。】

梦瑶跳完了一段舞蹈,坐下来后看到了陈浩南的弹幕。

之前,斗虎公寓有人觉得陈浩南可能就是陈浩北,而且理惠和娇娇已经去了江南。

虽然理惠和娇娇还没有从江南回来,但消息已经传回来了。

“跳快一点的舞蹈?你吃得消吗?”梦瑶打趣一笑。

【陈浩南:那我当然吃得消,赶紧跳,好久不看了,有点想念了。】

“那就再跳一段节奏快一点的舞蹈吧,下不为例。”

此话一出,弹幕一片疯狂。

什么时候看主播跳舞不需要刷礼物?三言两语就搞定了?

【开玩笑的吧?我之前想看一段舞蹈,刷了一个嘉年华才看的,过分了啊。】

【陈浩南是谁啊?不会是陈浩北啊?如果是陈浩北的话那就说得通了。】

【不允许跳,否则取关,什么都不刷就让你跳,凭什么?】

看到疯狂滚动的弹幕,梦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,她确实不应该因为小白的弹幕就跳舞。

但那个小白就是陈浩北,他总有恢复记忆的一天,现在给他留下一个好印象对以后的事业绝对会有帮助。

只是,跳之前得平复一下直播间水友的心情。

“其实陈浩南私底下给我包了一个大红包,不然你们以为我会随便跳舞吗?”

梦瑶这么一说,直播间的怒火才渐渐平息。

【原来是这样,我就说嘛,主播不可能随便给一个小白跳舞。】

【土豪在我身边我竟然没有发现?人家不开黑金大客户那是人家不屑于啊,人家不需要虚名装饰自己。】

【赶紧跳吧,刚才跳了半个小时慢悠悠的舞蹈,我都快要看睡着了。】

梦瑶才开始跳,陈浩北还没有来得及欣赏,刘惠茹就闯进房间了。

“什么坏人?”陈浩北看到刘惠茹慌张的样子,问道。

“就是那个女人的人,你快跑!”刘惠茹拉着陈浩北往房间外面跑。

只是,才跑到楼梯口,泰格就跳着探戈走来了。

泰格穿了一身白色西装,戴了一副墨镜。

“哒,哒哒”泰格哼着小曲,和脚上穿皮鞋踩地板的声音形成了乐曲。

他走到楼梯口,正巧撞到了想要离开的陈浩北和刘惠茹。

泰格抬头看了一眼刘惠茹,微笑道:“我说过,你不带我来,我也可以自己来。旁边这位就是陈先生了吧?”

陈浩北上下打量了一下泰格,一眼就看出了泰格不是一般人。

“对,我是。”

话声未落,一道拳风从陈浩北的脸侧划过。

拳头打在楼梯扶手上,扶手顿时四分五裂,碎了一地。

泰格惊讶道:“咦,一般人可躲不开我的拳头,怪不得敢对大小姐不敬,不过,碰到我,就算是一级特种兵也得跪下。”

陈浩北嘴角微掀,道:“好长时间不活动筋骨了。”

陈浩北扭了扭手腕,发出嘎嘣脆的声音。

泰格一脚侧踢,从陈浩北面门划过,再一次破坏了楼梯,碎屑灰尘四起。

这一脚要是踢到普通人,不死也得残。

陈浩北面容严肃,这是他有史以来,碰到的最强的一位保镖,或者说雇佣兵。

泰格的拳脚夹杂着军体格斗术。

军体格斗术融合世界各种绞杀技巧,陈浩北之前就想学了,只不过一直没有机会。

“腰功不错,但下次就不会让你侥幸躲过去了。”

泰格的拳头每一拳都夹杂着破风声,每一拳都朝着陈浩北的面门上打。

陈浩北尝试抵挡了一次,只是一次,到现在手臂还在发麻。

硬接不是办法,陈浩北只能节节败退,一路退到了墙角,退无可退。

“小子,得罪了大小姐死路一条啊。”

陈浩北用劲力气拍开了泰格的这一拳,他的拳头像钢铁一样打进墙壁里面。

这一拳,直接打穿了寝室。

陈浩北趁机一拳打在泰格的脸上,打碎了泰格的一个镜片。

虽然陈浩北刚才节节败退,但泰格的拳头几乎没有沾到便宜。

泰格摸了一下眼角的伤痕,神色从一开始的悠然自得变得深沉。

“很好,我已经很久没有体验到这种战意了。”

“再吃我一拳!”

忽然,一条穿着黑色修身裤的修长美腿出现在陈浩北的面前。

咣当!!!

动作快得模糊不清,陈浩北回过神来只有婵姐站在他的身前。

至于泰格,已经被一脚踢到了楼下,摔得半死不活了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陈浩北惊讶道。

“我再不来你就要被他打死了,他在境外有个代号,叫作摩羯,很强的一个雇佣兵首领。”

“怪不得我打不过他。”

“你打不过他也正常。”

“你也不简单啊。”陈浩北盯着婵姐摩挲着下巴,之前还没有看出来,原来婵姐也是一个练家子。

婵姐脸色微红,狡辩道:“他是故意让我的,不然我这一脚可踢不过他。”

“你看我像是三岁小孩吗?”

“好了,他是我爷爷的保镖,是我爷爷要求他来的,我现在把他带走了。”婵姐没有和陈浩北就这件事情说下去。

陈浩北急忙拦在了她的前面,嬉皮笑脸道:“那个,烧烤店的事……”

“我来这里不代表我原谅你,烧烤店和你没有关系,那是我花钱买的店。”说完,婵姐想从陈浩北的身边绕道而行。

只不过陈浩北也往旁边跨了一步,嬉笑道:“婵姐是天下最漂亮的女孩子了,拜托你啦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