面对陈浩北死皮赖脸阻拦,轻婵心里的幽怨逐渐消散。

“噗,”轻婵笑了一下,“好啦,天色也不早了,我们一起去烧烤店吧。”

陈浩北喜不自禁,转身对刘惠茹打了声招呼,“烧烤店有着落了,我去烧烤店上班了。”

说完,陈浩北朝着烧烤店一路小跑。

轻婵看到他跑远了,索性留了下来,她还有话要和刘惠茹说。

“你考虑的怎么样了?”

刚才,刘惠茹看到陈浩北和轻婵站在一起,就好像天造地设的一对,而她,只是小村子里的一个路人甲罢了。

她的牙龈因为咬得太紧,渗出了血,淡淡血咸味在味蕾上散开。

她不想离开陈浩北,终于鼓足了勇气想要张嘴说话,只是一张嘴,一口鲜血便涌了出来。

“我不会同意的,你死了这条心吧。”

轻婵蹙眉,一个村子里的女人,居然可以抵得住城市的繁华,这是难得可贵的。

但,她看上的男人她也不会放弃,毕竟陈浩北没有和刘惠茹领证。

“你有决心,我同样也有决心,不管是资本,还是身材,我都比你强,我劝你好自为之。”

说完这句话,轻婵转身就走,她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了。

轻婵刚走,刘惠茹浑身的力量就像被抽空了一般,瘫坐在破碎的地板上。

这时,老板娘来了。

老板娘看到宾馆里面一片狼藉,火气顿时就上来了。

“宾馆什么情况?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。”

小萍把刚才发生的事浅说了一下。

“又是那个刘惠茹,这次说什么也不能留在我的宾馆了!”老板娘这次是真的生气了,毕竟是晚上,动静太大也吵到客人休息了。

当然,最关键是还是一个客人的寝室居然被人打穿了,这对客人很不友好。

刘翠芳睡眠本来就浅,刚才她听见打斗声就醒了,只不过一直没有敢出去。

现在听到老板娘的怒火声,只能出去给她的女儿求情了。

“老板娘,老板娘,你别生气,修房子的费用我出。”

老板娘双手抱肩道:“你出,你出得起吗?你知道那一排扶手多少钱吗?那一排扶手就要你一个月的工资!”

刘翠芳扭头看了一眼不起眼的扶手,原来需要她一个月的工资,“我出,我出。”

“自从你们母女来了我宾馆,我的宾馆是一天没有消停过,再有下次,你们就不要住在我的宾馆了。”

刘翠芳连连歪腰道谢,“谢谢老板娘大发慈悲,谢谢老板娘。”

老板娘看都不想看她,走到小萍前面,说道:“提醒一下客人别踩空了。”

小萍拘谨道:“我知道了老板娘。”

走出宾馆,老板娘左右看了一下,看到了烧烤店霓虹灯,“什么时候新出了一家烧烤店了,我去看看。”

老板娘到店了才发现老板是她的熟人。

“一天不见,你都当老板了?”老板娘站在柜台前面惊道。

“老板娘啊,你要吃什么?羊肉串还是牛肉串?”

老板娘看了看冷藏柜,问道:“有猪蹄吗?”

陈浩北站在原地愣了,他只想着卖烤串,没想过添补其他烤的东西啊。

轻婵忽然道:“猪蹄在后厨冷藏库可能有。”

轻婵的说话声音吸引了老板娘的视线,老板娘问道:“你和这家店有关系?”

轻婵道:“算是投资人吧。”

在轻婵和老板娘说话的时间,陈浩北已经从后厨冷藏库把猪蹄拿出来了。

“你们女人真奇怪,才一个照面就坐到一块了。”陈浩北一边烤猪蹄一边道。

老板娘白了他一眼,道:“你懂什么,这叫惺惺相惜。”

“是是是。”陈浩北连连点头,毕竟人在屋檐下,不得不低头啊。

本来以为今天晚上会一帆风顺。

可是,帮老板娘烤好了猪蹄,两个熟悉的身影又来了。

陈浩北现在最怕见到娇娇了。

“老板,好久不见,今天晚上我们不醉不归!”娇娇走到柜台前面,笑道。

“你的手伤好了?可以自己撸串了?”

娇娇重重地点了一下头,“嗯,就是还只能拿轻一点的东西。”

“那算可以了,总比不能拿东西强,今天吃点什么?”

“今天吃点……”说话的时候,理惠看到了老板娘吃的猪蹄,说道,“两份猪蹄。”

娇娇略微皱眉,道:“两份猪蹄少了吧?够吃吗?”

理惠当然知道娇娇话里的意思,接着道:“那就再来点烤串,还有一箱子啤酒。”

陈浩北嘴角微抽,两个女人喝一箱子啤酒,比他都厉害,“喝得完吗?”

“喝得完。”

当然喝得完,理惠坐在轻婵的旁边,娇娇坐在老板娘的旁边。

“轻婵是吧?昨天没有认出来,今天晚上我给你赔礼道歉了。”

理惠把一大盘烤串放到了桌子中间,还有把几瓶啤酒放到了轻婵的桌子前。

“赔礼赔啤酒,这也能算道歉吗?”轻婵心中暗道,“既然你想喝,那我就陪你喝好了,谁不会喝啤酒了?”

只是,刚开啤酒瓶盖的时候,轻婵突然反应过来,她虽然是海瑞影院的千金,但是普通人根本不会认识她。

而在一天时间里面,身边的女人已经把她调查了一遍?

该死,她昨天回去应该调查陈浩北的,尤其是这两个女人。

一想到昨天晚上回去哭鼻子,轻婵脸色不禁涨红,只觉得丢人。

“相见即是有缘,今晚不醉不归。”轻婵举起啤酒瓶道。

进店的客人看到坐在角落里的四个女人,都是满眼惊讶。

小小的烧烤店居然有四大绝世美女,老板来头不小。

尤其是昨天也看过她们的客人,已经认定她们和老板关系匪浅了。

“老板,她们是谁啊?”有客人问道。

陈浩北看了她们一眼,叹气道:“嗨,一个是投资人,一个是老板娘,我住在她的屋檐下,还有两个不清楚。”

“老板你厉害,可不可以教教我们怎么拿下富婆?”

“天机不可泄露。”陈浩北故作高深道。

转眼间,陈浩北已经体验完了七天烧烤店老板。

“叮,恭喜宿主完成任务,奖励王室公主,请前往格兰岛领取奖励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