本来,陈浩北以为领取了奖励,吃喝就不愁了。

结果王室公主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。

王室公主因为逃婚,名下的所有储蓄卡全部被冻结了。

好在王室公主广结良缘,还有朋友居住格兰岛。

陈浩北站在别墅前面,抬头看了一下。

什么叫奢华内涵,什么叫意境,这才叫意境啊。

别墅远离了城市的喧嚣,周围绿荫环绕。

在院子里面还有一个大池塘,就算站在门口,陈浩北也看到了池塘里面的锦鲤。

这哪是别墅啊,分明就是一个城堡。

这时,一位身穿洛丽塔裙子的萝莉从城堡里面走了出来。

“玛利亚!!!”露易丝站在门口朝着她挥了挥手。

……

露易丝拿起桌子上的食物狼吞虎咽了起来,一点也没有王室公主的气质。

“你慢一点吃,没有人和你抢,不过你也真是的,法郎家族很强大,别的女人挤破了脑袋都想嫁给他。

也就只有你了,居然敢逃婚,我估计很快就有人来我这找你了。”

“我才不嫁给阴险小人,你要嫁你去嫁。”露易丝一边吃一边含糊不清道。

“我倒是想嫁呢,可是法郎家族看不上我们家的爵位,我配不上他呢。”

玛利亚轻笑了一声,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想嫁给法郎。

直到这时,玛利亚才向露易丝问道:“露易丝,这位男人是谁?”

“玛利亚,我给你介绍一下,这位是我的骑士,陈浩北。”

“你的骑士?”

“算命先生说的,我逃婚肯定会遇到保护我的骑士,不用担心被抓回去。”

算命先生说的话能信吗?

玛利亚没有说破,只是对陈浩北有了点戒心。

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情?

估计是和算命一伙的,早在露易丝的逃跑路线中做好了准备。

就算露易丝逃婚了,她也是王室公主。

趁机取得露易丝的信任,一辈子也就衣食无忧了。

“陈浩北,你也一天没有吃东西了,你也吃一点。”

话是这么说,但面对玛利亚的眼神,陈浩北哪里敢吃啊。

露易丝以为陈浩北不好意思,把一份牛排推到了他的面前。

这送到嘴边的食物,再不吃就不识抬举了。

正吃着,门铃声响了。

玛利亚去看了一下,是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。

“露易丝,他们已经找到我这里来了,你们带一点吃的从后门跑吧。”

露易丝不想跑了,她除了玛利亚这一个好朋友,已经没有别的朋友了。

“我的骑士,你会保护我的,对吗?”露易丝充满希冀的眼神看向陈浩北。

“我保护你?我保护你个鬼啊?我手无寸铁,我怎么保护你?”

陈浩北心里呐喊,他手无寸铁怎么会是拿枪的对手。

玛利亚让佣人去门口说了一下。

“实在抱歉,我们家小姐身体不舒服,你们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。”

追兵道:“王室公主逃婚这个事件影响很大,如果你有线索一定要联系我们。”

玛利亚家族虽说不如露易丝家族,但好歹拥有王室爵位,玛利亚的住处不是追兵想搜查就可以搜查的。

追兵查到了迈凯伦跑车就在这一带消失不见,藏在玛利亚的家里可能性非常大。

不过,玛利亚想要藏匿露易丝,他们也无可奈何。

“王室公主逃婚了?抱歉,我没有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。”

追兵走了,只不过没有完全走,而是留在附近。

同时,打了一通电话给露易丝的父亲。

“玛利亚吗?我打个电话。”

转眼间,玛利亚的手机响了。

玛利亚拿着手机送到了露易丝的面前,道:“露易丝,你父亲打电话来了。”

露易丝抗拒道:“我不接。”

“你可以不接,我不能不接啊,不然岂不是显得我心虚了?”

玛利亚问道:“喂,伯父,有什么事吗?”

“玛利亚啊,露易丝在你那里吗?伯父要接她回来参加订婚宴了。”

“伯父,露易丝不在我这里。”

“侄女说笑了,伯父还有事,先挂了。”露易丝的父亲根本不给玛利亚辩解的机会,说完就挂了电话。

与此同时,门铃声再一次响起。

这一次,追兵是拿着尚方宝剑来敲门的。

就算玛利亚不允许他们搜查住处也不行了。

“完了完了,露易丝,追的人要强行把你抓走了,你快跑吧。”

露易丝慢条斯理捧着一杯咖啡,道:“我相信我的骑士,他不会让我有事的。”

陈浩北可比她理性多了,直接扛着她从后门跑路了。

玛利亚简直眨了眨眼睛,随后笑出了声,“噗嗤,你的骑士还真懂大局观呢。”

玛利亚计算过,她的住处只有十来个佣人,相比外面的追兵,人数一比三,打起来也不是对手,更不用说打起来的后果了。

“别按了,我这就来。”玛利亚对着远程门铃说了一声。

玛利亚放慢了步伐去开门,看得追兵直跺脚。

等到玛利亚开了门,追兵看到了一辆熟悉的迈凯伦。

“快追,他们在那里!”

追兵头也不回从玛利亚的别墅院子里面跑到了马路上。

“为什么要跑啊,我没有地方可去了!!!”露易丝坐在副驾驶发牢骚。

“那你现在下车吧。”陈浩北可不想死在格兰岛,直接刹停了跑车。

露易丝看了一眼后视镜,追她的追兵近在咫尺,下车等于嫁给法郎那个阴险小人。

“不不不,我不下车,我亲爱的骑士大人快开车吧。”

“没有下次。”

迈凯伦重新启动,露易丝松了一口气。

陈浩北一脚油门踩到底,转眼间就和追兵拉开了下去。

只不过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格兰岛是人家的地盘,找到露易丝只是时间问题。

要想摆脱这种情况,只有一种办法,那就是离开格兰岛。

“不行了不行了,得动用钞能力了。”陈浩北现在只想有一架私人飞机带他回家。

说完,陈浩北打了纳兰浅花的电话。

“你的亲夫要在格兰岛被ak突突了,快点来一架私人飞机!!!”

纳兰浅花一开始还在纳闷谁的电话,还敢对她指手画脚,不过她很快听出了陈浩北的声音。

“老公,你在哪里?”

“格兰岛!!!”

“格兰岛我们有纳兰银行分部,老公你直接去机场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