池妍看到这一条弹幕,顿时说不出话来了。

她本来还想给他留一个好印象,搞砸了。

“当然,也可能是她的原因,有些人性格就比较黏人,这是一种缺乏安全感的表现,总裁身边美女环绕,她有不安全感也正常。”

【北皇:罚款免了,但是也没有奖励,功过相抵。】

池妍松了一口气,算是补救成功了。

【北皇:上点才艺,你怎么能一直坐着?】

看到陈浩北的弹幕,池妍开始跳舞了。

只不过跳舞的途中,那个大妈又来了。

【好戏开始了。】

【跳不跳舞的无所谓,我主要想看她被打的场景。】

大妈拿着一个扫把气势汹汹走了进来,对着池妍就是一顿拍。

“我让你在家里跳舞,搞得邻居也睡不着觉,我在楼下听得通天响,你想上天啊?”

池妍在屋子里面狼狈的跑来跑去。

“妈,是总裁让我跳舞的,总裁你知道吧?就是斗虎直播最厉害的那个人,你见过他的。”

大妈一听这话,忽然想到了那天和苏雪一起去她家的男人。

“我滴个乖乖啊,原来是他啊,他让你跳舞我就不打你了,你早点说啊,你接着跳吧啊。”

说完,大妈对着直播间打了个招呼,“总裁,我不知道你要看这死妮子跳舞,我给你道歉啊。”

随即大妈一脚踢在池妍的身上,道:“还不快点给人家道歉,需要我教你吗?”

池妍幽怨地盯着大妈从直播间走开。

“总裁,对不起,我妈这人就这样。”

其实陈浩北已经看出来了,这是池妍直播的小技巧。

只是二次元主播,突然之间窜出来一个衣着不相符的大妈,有点辣眼睛了吧?

陈浩北:这边建议重新找一个演员,最好和你一样身穿二次元衣服。

池妍抿了抿嘴,陈浩北的这条建议一针见血。

她之前也想过衣服不协调这件事,只是她没有朋友配合她。

看了一段池妍的舞蹈,陈浩北退了出去。

只是才退出直播间,池妍就发来了私信。

池妍:没有人配合我,我没有朋友。

陈浩北:你没住在公寓吗?你来公寓住,让苏雪给你安排。

池妍:我妈可能不同意我去。

陈浩北:这个你自己拿主意。

这时,娇娇突然闯进了房间。

“老公……”娇娇喝了酒,浑身的酒气,晕乎乎地扑到了陈浩北怀里。

作为一个正人君子,陈浩北绝对不会趁机耍小动作。

主要还是娇娇身上都是酒气,有点难闻。

正打算把娇娇放到他床上的时候,又有一个女人进来了。

进来的是纳兰浅花,和娇娇一样,也喝醉了。

“娇娇,你跑什么呀?不是说好了谁喝赢了才允许来他的房间?”

说着话,纳兰浅花倒在了陈浩北的身上。

闻到她身上的酒气,陈浩北也只想赶紧把她也放到床上。

才帮纳兰浅花托高跟鞋来着,理惠也进来了。

“你怎么拿着纳兰浅花的高跟鞋?”理惠脸蛋红扑扑道。

“你就不用我抱了吧?自己躺到床上去吧。”

理惠嘟着嘴上了床,她确实喝醉了,跟在纳兰浅花的后面追过来的。

陈浩北看了看躺在床上的三个女人,深呼吸一口气。

理智,要理智。

陈浩北不想在这个房间久留,只是刚走出房间,他被大厅的景象吓到了。

沙发上坐着好几个女人,苗芸也在。

除了苗芸,露易丝,苏雪,刘娟都在。

苏雪看到他出来,嗤笑道:“哟,大郎出来了?要一起来喝酒吗?”

“我喝你个大嘴巴子!”陈浩北暗道一声。

“我没有空啊,我得去宴会上看一下。”

不等她们说话,陈浩北已经跑远了。

宴会上,唐轩几个人在说第一次和陈浩北在斗虎直播不打不相识的事情。

沈飞道:“你们认识北哥没有我认识的早,他当时突然就冒出来了,豪爽百万斗虎币,吓死我了。”

当时,沈飞的零花钱也才几万软妹币,还是一个月的生活费。

“还在喝呢?”陈浩北走过来,拿了一瓶鸡尾酒和他们碰了一下。

“北哥,你怎么来了,刚才嫂子她们拼酒说谁赢了谁去你房间,结果都去找你了,你不在房间里面吗?”唐轩纳闷道。

王新笑道:“他小子一个人顾不来这么多女人,怕了呗。”

沈飞哈哈大笑,“原来北哥也有怕的东西啊。”

陈浩北拍了一下唐轩的头,道:“什么嫂子,乱说话,证都没有领。”

“小北啊,其实领不领证都没关系,只要相互喜欢就行了,当然领证也简单,去境外就可以了。”来人是纳兰啸天,他也参加了以陈浩北名义召开的这场宴会。

“伯父才是隐世高人啊,居然说出了这种有哲理的话。”

陈浩北才喝了两口鸡尾酒,系统突然说话了。

“叮,卖掉名下的所有产业,奖励军体格斗术。”

卖掉名下的所有产业,有没有搞错?

不过军体格斗术是他一直想要的,他现在的战斗力还不如他。

就是卖给谁?卖给唐轩他们?

等拿到了奖励再从唐轩他们手上把产业买回来?

好主意,就这么做。

“唐轩,我打算功成身退了,我想把斗虎直播卖给你,友情价,两千亿,怎么样?”陈浩北勾搭着唐轩走到了角落谈道。

唐轩大吃一惊,“斗虎直播是你的心血,你要卖给我?”

“我现在就是不想挂着这个头衔了,太碍事了,等下次我再从你手上买回来也可以。”

“我全身家当也没有两千亿,流动金一百亿我倒是有,两千亿真的没有。”

“行,就算你一百亿,下次我也用一百亿从你手上买,可以吧?”

唐轩心动了,一百亿买一个市值万亿的直播软件,非常值,用不了一年就能源源不断收软妹币了。

那个时候,就算陈浩北想重新买回去,只要他不松口,他就是江北最有钱的人了。

唐轩问道:“你就不怕我不还给你吗?”

“不还就不还吧,我现在只想赶紧身上的头衔卖了。”

“好,北哥,我们什么时候办手续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