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了斗虎公寓,大卫被吓到了。

“好大的一座公寓,这座公寓仅仅用来直播,东方的男人太奢侈了。”

不仅仅是大卫,别的佣兵也吓到了。

这要是不认识路,在斗虎公寓百分百迷路。

“我们和陈浩北无冤无仇,起冲突我们不占优势。”

“大卫,你有什么想法?”

大卫冷笑道:“先在江北找个地方住下来。”

“可是老大让我们用最快的速度把公主带回去!”

“山猫,我换个方式问你,你有把握在这么大的斗虎公寓里面把人找到吗?”

山猫抬头看了一眼高耸入云的公寓,他没有把握。

楼上,陈浩北看到了他们,他不理解大卫他们为什么又走了。

晚上直播的时候,斗虎直播惊现了好几个黑金大客户。

他们用扑克牌命名,小丑,国王,红桃黑心。

【小丑:美丽的女士,我欣赏你的舞姿,我决定请你吃哈根达斯。】

颜汐穿的汉服,跳的也是古风舞蹈,眉间还有一颗朱砂痣,就像画中走出来的女子。

“哈根达斯,这么冷的天你想冻死我呀?”颜汐的眼睛像月牙儿一样在笑,引人注目。

【小丑:不不不,我还要给你买一个大冰箱,里面放口味不一样的哈根达斯,到了夏天,每吃天不同味道的哈根达斯。】

颜汐点了点头,她很爱听小丑说的话。

【红桃k:小丑,你又在这泡妞,你不要忘了我们只是来放松的。】

【小丑:泡妞就是放松啊,你不要影响我发挥。】

【红桃k:我不走你顺着网线过来打我啊?】

颜汐一直在看弹幕,她很好奇小丑会不会去顺着网线打那个人。

过了十分钟,红桃k和小丑都没有发过一句弹幕。

又过了两分钟,红桃k退出了直播间。

【小丑:真是贱骨头,非要我顺着网线去gangk他。】

颜汐关心道:“你真的去打他了啊?你没事吧?”

【小丑:我当然没事,收拾他都收拾不了我就不要混了。】

【我今天看见好几个用扑克牌命名的黑金大客户了,你们是一伙儿的吧?】

颜汐也很好奇是不是水友说的那样,重复了一遍水友的话。

【小丑:算是吧,不过不该打听的你不要打听,小心掉脑袋。】

【真的假的?】

【我不信。】

【小丑:你永远也不知道屏幕后面的人是干什么的,我劝你们识相一点。】

【笑死我了,你还真把你自己当小丑了?有本事你来打我啊?你不打死我我都看不起你!】

颜汐立马封禁了说这条弹幕的小白。

在她眼里,就算十个小白也不如一个小丑珍贵。

毕竟小丑是黑金大客户,还打赏了她一百万软妹币。

一天时间被打赏一百万软妹币,放在斗虎公寓都是名人,她也要出名了。

颜汐担心小丑真的生气了,立马添加了小丑好友。

小丑在她的直播间没有发弹幕,却同意了她的好友申请,显然生气了。

颜汐:你生气了吗?

小丑:没有。

颜汐不信:男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动物,你不要生气,我给你房管,下次再有垃圾你可以直接动手踢了他们。

小丑:没意思,我睡觉去了。

颜汐还想和小丑聊天来着,结果小丑的头像直接变成灰色了,他下线了。

小丑不在直播间,颜汐闷闷不乐,因为没有人送她礼物了,也没有人给她说土味情话了。

【我也不理解她为什么封禁那个人10年,取关了。】

【我也取关了,这种主播还是签约主播,难以想象。】

【主播都是向钱看齐,人家有钱,她能不舔着吗?】

颜汐没有想到只是封禁一个小白,她的粉丝量居然数以百计的掉。

不过,她把掉粉丝想成了这是拿到一百万软妹币的代价。

她很快就释然了,掉粉就掉粉吧,她不在意。

过了一会儿,刚才退出直播间的红桃k进来了。

【红桃k:小丑心情不好,是不是你们刚才说什么了?敢不敢站出来让我认识一下?】

颜汐看到红桃k,立马问道:“红桃k,小丑他没事吧?”

【红桃k:你还好意思问?他现在喝闷酒呢,拦都拦不住。】

颜汐鬼使神差想去劝阻小丑不要喝闷酒,但她毕竟是女孩子,线下见面意味着什么,她很清楚。

【红桃k:解铃还须系铃人,你来劝一下吧,我们在江北天上人间。】

颜汐本来还在犹豫要不要去,红桃k的弹幕触动了她。

是啊,要不是在她的直播间,小丑就不会喝闷酒了。

她没有打招呼下了播,直播间顿时一片愤怒。

其中,有颜汐的忠实粉丝,也有新晋粉丝。

【真是见钱眼开的贱货,取关了。】

【谁不取关啊,谁愿意看贱货直播啊,走,去别的直播间。】

唐轩成为斗虎直播百分百持股人后,他就可以查看斗虎直播的数据了。

一晚上斗虎直播增加了几个黑金大客户,纯收益几个亿。

他想不到他也有花不完软妹币的一天。

不过,他很快想到了陈浩北。

陈浩北卖掉了名下的所有产业,身上的软妹币肯定比他还多。

但陈浩北以后没有了收入,他肯定会追上陈浩北。

况且,他现在的不动产已经比陈浩北多了。

一个魔鬼想法突然在唐轩的脑海中诈现。

他的嘴角不禁扬起,在微暗的灯光下显得格外阴森。

这天晚上,陈浩北也注意到了一伙儿黑金大客户。

他听了一些传闻,说那些黑金大客户个个出手阔绰,有人一晚上被打赏了几百万。

还有人说这几个黑金大客户可能是唐轩安排的,毕竟唐轩接手了斗虎直播,这是一种笼络人心的办法。

陈浩北晚上睡得不踏实,尤其是想到大卫那一伙人。

明明到了斗虎公寓却没有进来。

第二天,临近中午。

颜汐带了一个人走进斗虎公寓。

不过,斗虎公寓的安保拦住了颜汐。

“对不起,没有斗虎公寓居住证的人不允许进入。”

颜汐皱眉,斗虎公寓什么时候有这条规矩了?

“我不记得斗虎公寓有这条公寓,我是斗虎直播的主播,你们可以查,他是我的男朋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