颜汐走进电梯,没有人阻拦,因为她是斗虎公寓的人。

她大步流星走到了陈浩北的办公室,只不过办公室里面根本没有人。

不在办公室,那就只能在顶楼了。

此时,陈浩北正在浴室洗澡。

他犯了一个错误,大门没有关进。

这就导致颜汐走进了他的房间。

颜汐站在客厅,听到了浴室的流水声。

她犹豫了片刻,还是决定趁机用美色勾引陈浩北。

男人都是下半身动物,只要录制好证据,陈浩北想吃干抹净都不行。

只不过,当她想要打开浴室的门扉才发现打不开。

自从陈浩北洗澡的时候被人闯进来过,他每次洗澡都上锁。

颜汐急得直跺脚,这是一个大好机会,却发挥不了。

不过没关系,既然不能进浴室,那就在客厅等着好了。

最好换一身漂亮的衣服,露肩露背的那种。

陈浩北的公寓很大,有好几个房间。

颜汐走进了一个有女人香味的房间。

她打开了衣柜,里面有一排光鲜亮丽的裙子。

她认出了其中一件裙子,世界品牌公主,价值一个亿。

穿这个房间主人的衣服勾引陈浩北,她不敢。

衣服昂贵,房间里面摆设也整齐,绝对不能惹这个女主人。

一旦被发现,她的主播生涯就毁了。

退出这个房间,她又走到了另外一间房子。

这个香味她好像刚刚闻过,是谁来着。

对了,是苏雪身上的香味。

没想到苏雪也在陈浩北的公寓里面有自己的一间房子。

仔细想想也说得过去,毕竟陈浩北是总裁,却让苏雪做了表面总裁,肯定有一腿。

苏雪现在也是总裁,她开除人比别的女人还要快。

这个房间主人惹不起,换一个换一个。

只是,她刚转头就碰到了靠着门框的陈浩北。

他正在用毛巾擦头发。

“你怎么进来的,你在找什么?”

刚才,陈浩北听到了洗浴室门把手的动静,立马冲掉了身上的沐浴露出来了。

颜汐吓了一跳,“总裁,你洗好澡了?”

“我再不洗好澡你就要偷东西了,出去。”

她不想出去,她还有事要办。

颜汐跪下来说道:“总裁,大卫他们不能这样回去,他们会被他们的族长打死,求求你收留他们。”

“他们的死和我没有关系,我不会收留他们,他们是亡命之徒。”

“可是我们的安保也有杀过人的,他们不也留在了斗虎公寓吗?”

“那不一样。”

颜汐脱掉了外套,露出了里面的内衣,“总裁,求求你。”

“你是一个有独立能力的女人,你要为一群亡命之徒作践你的身体吗?”

颜汐略微颤抖,她已经很久没有被人关心过了,是大卫带给了她关心。

她想要报答大卫,就算他是亡命之徒。

“我已经想好了,我没有亲人在世上了,我的身体我自己做主。”

“在斗虎公寓的每一个人都可以是你的亲人,你是斗虎公寓的一份子,她们也是。”

颜汐摇头,“不,她们不是,她们一直都在嘲笑我,挤兑我。”

“唉,恋爱脑真可怕。”

这时,露易丝走了过来,惊叹道:“我的骑士大人,你把大卫的头打爆了吗?太厉害了!”

陈浩北打了个哈欠,“有个人被你们家的大卫迷得无法自拔,你教育她一下,我困了。”

“大卫开了一家酒吧,专门帮助男人发泄的地方,教育完毕。”

颜汐惊呆了,人模狗样的大卫居然开了这种店,怪不得像是有用不完的软妹币。

“骑士大人,请允许我侍奉你。”

露易丝跟着陈浩北,当走到陈浩北房间门口的时候,迎接她的是一碗闭门羹。

露易丝不止一次对他示爱,全部被无视了,这让她很挫败。

她好歹也是伯爵家的公主,不说身份背景,光是她的身材就已经秒杀了无数女人。

偏偏陈浩北像是眼瞎一样,丝毫不为所动。

“该死!”

露易丝跺了跺脚,眼角忽然注意到了颜汐,“你怎么进来的?”

“他没有关门……”

“没有关门?斗虎公寓小野猫如云,他想放小野猫进来?”

露易丝看了看陈浩北的房门,“会不会已经有小野猫到床上了?”

想到此,露易丝敲了敲门,“我的骑士,我的脚扭了,可不可以送我去治疗?”

站在一边的颜汐目睹了全过程。

露易丝根本没有脚扭,直接强行做演员。

现场教学,颜汐已经走不动道了,她也要学一学骗男人的技巧。

而在斗虎公寓外面,大卫被伙伴围着。

“大卫,我们走吧,那个女的不会出来了。”

大卫坚信道:“不,她会出来的。”

只是等了快一个小时了,大卫的伤口都结痂了。

直到这个时候,大卫才相信颜汐不会出来了。

“该死的东方女人,敢放我鸽子,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。”

复仇的种子已经在大卫的心中埋下。

毕竟他是在伙伴的陪伴下等的,面子都丢尽了。

“大卫,我们现在还等吗?”

“等个屁!”大卫的伤口已经结血痂了,他推开了想要搀扶他的伙伴,自己一个人走。

斗虎公寓安保人员一直注意他们的动向。

“总算走了,我们也快安装新的防护玻璃吧。”

“总裁真的猛,这种防护玻璃也能打碎,这得多大的力气。”

防护玻璃斗虎公寓有库存,他们在仓库尝试了一番,根本打不坏。

就算拿锤子,也只能留个痕迹,对玻璃造不成威胁。

“总裁敢把佣兵弄来做安保人员,肯定有他的底气,”安保人员摆弄了一下防护玻璃,“这就是底气。”

大卫回去后重新调查了斗虎公寓,却发现斗虎公寓的实际控股人已经变更了,而且变更时间就在昨天。

“原来他已经不是斗虎公寓的人了。”

只是,他想不明白,既然不是斗虎公寓的人,陈浩北为什么还留在斗虎公寓?

留在斗虎公寓也就算了,今天陈浩北完全是以总裁的身份出现。

很快,大卫调查到了斗虎公寓发生的事。

就算实际控股人变更,但总裁并没有变,还是那个女人。

“该死,那个女人。”

要不是她,他还是有自信蒙混过关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