斗虎公寓安保人员注意到了蹲守在附近的大卫等人。

第一时间上报了陈浩北。

“他们居然还敢来,不达目的不善罢甘休么?”陈浩北喃喃低语。

喝完一杯茶,陈浩北去了大卫蹲守的地点。

大卫在一片小树林里面拿着望远镜,他已经蹲守了十几个小时。

他不敢面对陈浩北,但心底的怨恨却让他敢对陈浩北身边的人动手。

只要得手,他可以第一时间跑路。

不远处停了一辆面包车,那是他的跑路工具。

只是,蹲了一天一夜,还是没有等到苏雪从斗虎公寓里面。

不过,他们等到了陈浩北。

陈浩北站在斗虎公寓大门口,左右看了看,随后朝着大卫的方向走过去。

大卫吓了一跳,他为了不被发现还穿了一件吉利服,难道陈浩北发现他了?

大卫没有立即撤退,而是想看陈浩北到底是不是发现他了。

直到陈浩北走到了距离他五十米左右的地方他才反应过来,他要跑路。

陈浩北看到了他,不急不慌走过去。

大卫跑到原本设定好的撤退路线,只是面包车已经不在了。

“该死,那群笨蛋!”大卫气死了。

这时,陈浩北走了过来,抬手打了个招呼,“哟。”

大卫面容难看,神色凝重,“你怎么发现我的?”

“拜托,你觉得我会允许有安全隐患的小树林留在斗虎公寓附近吗?”陈浩北无奈道。

大卫被打击到了,原来他埋伏了十几个小时,早就被人家注意到了,只不过人家没有搭理他。

他十几个小时没有睡觉,之前不是陈浩北的对手,现在身体疲惫,更不是陈浩北的对手。

“你想怎么样?”

“这个问题我已经回答过了。”

陈浩北的脸色沉了下去,他说的话别人当成了耳边风。

之前,大卫没有来得及反应,被陈浩北一击得手。

这次他摆好了架势,就算打不过陈浩北,他相信自己也能和陈浩北过两招。

陈浩北嘴角掀起,正好用大卫来体验一下军体格斗术。

大卫看到陈浩北的架势,瞳孔猛然一缩,“你也是退役军人?”

“有个词叫做自学成才,你信吗?”

陈浩北动手了,很简单的一拳打向大卫。

大卫出手格挡,只不过他惊骇的发现,陈浩北的力量大的出奇。

他被陈浩北一拳打退了十米,手臂发麻失去了直觉。

只是一个回合,大卫已经不敢久留了。

再打下去,他只有死路一条。

看得出来,陈浩北不是泛泛之辈,或许手上也有几条人命。

“陈先生,我无语冒犯你。”

陈浩北懒得听他说话了,之前大卫已经说过了类似的话。

眼看陈浩北没有停手的迹象,大卫转身就跑。

陈浩北没有急着追,而是慢慢地走了起来。

其实,他已经摸清了大卫藏身的地方,已经把大卫的小队一锅端了。

在大卫的住处,现在都是斗虎公寓的安保人员。

大卫很快甩开了陈浩北,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,松了一口气。

“还好我跑得快,该死。”

不远处,陈浩北坐在跑车里面,眼神一直盯着他。

大卫脱掉了身上穿的吉利服,留下了一身迷彩服。

回到住处,大卫的直觉告诉他,环境有变化。

大卫立即躲到了废弃工厂外面的草丛里面。

这时,大卫的肩膀被人拍了一下。

“谁啊?”大卫怒了。

他转头一看,那是一张人畜无害的笑脸。

“哟,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?”陈浩北微笑道。

“你怎么找到我的?”大卫人都傻了。

陈浩北指了一下不远处的跑车,“我开车来的。”

大卫放弃了,他已经没有力气接着跑了。

“不愧是有名的东方男人,我恳求你,给我来个痛快。”

“我可不想背负杀人的头衔,你们坐飞机回格兰岛吧。”

“不行,伯爵不会允许我们任务失败的,除非我死了,他已经给我打过电话,他要派人顶替我的位置。”

“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

这时,一架直升机飞到了废弃工厂,里面出了几个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。

飞机是纳兰银花提供的,先坐这架直升机到机场,再坐商务机离开大陆。

安保人员把大卫捆绑了起来,还有废弃工厂里面的人一起带上了直升机。

“陈先生,所有人逮捕完毕,请指示。”

陈浩北挥了一下手,直升机开走了,而他开着跑车回去了。

他没有开快点,开的慢,像蜗牛一样在路上爬行。

大卫回到格兰岛,被露易丝的父亲一枪毙了。

“废物!”

露易丝的父亲刚刚还在和法郎保证,他的人一定会把露易丝带回来。

话声未落,大卫就一个人回来了,他的面子都丢光了。

法郎微微一笑,温文儒雅道:“岳父,这件事还是交给我来吧,毕竟露易丝是我的未婚妻。”

露易丝从头到尾就不希望法郎插手。

因为法郎一插手,他家的名誉就完了。

以后在格兰岛也会失去人心。

但法郎已经给足了他们一家时间,他没有理由再让法郎等下去了。

“好吧,这件事就交给你了,我老了,就不插手年轻人的事了。”

法郎摇晃了一下红酒杯,一饮而尽。

这天晚上,法郎的人直接闯进了斗虎公寓。

安保人员全力阻止,一点用也没有。

法郎的人太强悍了,出手既是杀招,下三路的招式一个接一个,让人防不胜防。

尽管安保人员已经启动了警报器。

但斗虎公寓任然有主播被法郎的人抓走了。

唐轩听说了这件事,立马来到了斗虎公寓。

他不打招呼闯进了陈浩北的公寓,问道:“北哥,什么情况?”

其实唐轩早就看出来了,那伙儿是冲着露易丝来的。

只不过露易丝跟着陈浩北,他不好说话。

陈浩北瞪了一眼唐轩,问道:“你不知道进房间先敲门吗?”

唐轩含糊其辞,“北哥,这都什么时候了,你还在意我是不是先敲门。”

“等他们给我们打电话,他把人抓走肯定有他想要的东西。”

“北哥,他们肯定是来抓露易丝的。”

陈浩北眼神冰冷,“你想说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