董秋婉被黄书涵的话逗得哈哈大笑。

围观的那几个女生都住在中心街,平时打过照面,但没什么过深的交集。黄书涵拉着两个好友到不远处的树荫底下,远远地看着顾承那帮人。

“帅哥怎么还不来?”黄书涵伸长脖子朝校门口的方向张望,实力演绎“翘首以盼”四个字。

董秋婉不明所以:“什么帅哥?”

陆竽给她简单说了下在超市里的奇遇,并告诉她:“黄书涵就是为了看帅哥才拉着我们俩过来的。”

董秋婉听完她的描述,半信半疑道:“比顾承还帅啊?”

顾承的妈妈是他们这一片出了名的大美人,跟七零年代的那批港星相比也不遑多让。可惜红颜薄命,他妈早早地过世了。顾承继承了他妈的相貌,从小好看到大。

陆竽还没答,黄书涵就抢话道:“你看了就知道,绝对帅!”

球场上那群男生恰好中场休息。

围观的女生里,有个染了黄头发、穿着深蓝色水手服的女生站起来,手里拿一瓶矿泉水跑过去:“顾承,给。”

顾承掀起眼皮看了她一眼,喘着粗气说:“不渴,谢谢。”

女生抿抿唇,仰头直勾勾地盯着他,手保持着举高的姿势,仿佛只要他不肯接她就一直举着。

“真不渴。”顾承不吃这一套,拒绝得非常果断。

话音落,他偏头往另一边看,刚才上篮时好像看到了陆竽,定睛一瞧,果真是她,和她那两个要好的朋友。

顾承抬步走去,掀起T恤下摆往脸上扇风,块块分明的腹肌随着衣摆上下翻飞的动作若隐若现,散发着青春期的荷尔蒙。

黄书涵眼见他走过来,撞撞陆竽的手肘,嘀咕:“真不怪那帮女的捧场……”

顾承走到跟前了,黄书涵及时隐藏了后面的话,朝他一笑:“一个暑假不见,变黑了不少啊。”

“你们怎么来了?”顾承不答反问,视线随意地落在陆竽脸上。

她洗过的头发被风吹干,一头自来卷,披在肩头,衬得那张脸特别小。平时也不怎么爱出门,捂出来的皮肤白得耀眼。右眼尾处一粒小小的浅褐色的痣。

以前陆竽去他家吃饭,他奶奶见了小姑娘就说,泪痣泪痣,眼泪多的意思,以后恐怕是个爱哭鬼。

他还没见过陆竽哭鼻子的样子。

胡乱地想想,顾承听见黄书涵回答:“来看你打球,不行啊?”

“行。”顾承点点头,勾起唇角笑笑,一副散漫不羁的样子。

说话间,他甩了甩头,被汗水打湿的额前碎发随之晃动,汗珠四洒,陆竽被波及到,避之不及地往后闪躲。

顾承假装没看到,一扭身坐在陆竽边上,手臂搭在膝盖上,问她:“知道你被分到哪个班吗?”

高一升高二,重新分班。

陆竽问:“你知道?”

顾承高深莫测地笑一笑:“嗯。”

“我怎么觉得你这笑里藏着东西呢?”黄书涵蹙眉思索,过了半晌,大胆猜测道,“你和陆竽被分到一个班了?”

顾承冲她比了个大拇指,赞叹:“聪明。”

陆竽愣了愣,心里的预感不太美妙,她和顾承一个班?顾承中考成绩都没过昽山高中的分数线,他爸花了一万八买分将他送进去,陆竽却是实实在在凭分数考进去的。两人高一不在一个班。

“别卖关子了,哪个班啊?”陆竽实在忍不住了,开口问。

顾承看了她一眼,心情很好地揭晓答案:“托住在县里的同学提前看了,八班。”

陆竽眼眸一瞬灰暗,情绪全写在脸上了,一眼就能让人看出来。顾承一抿唇,手掌拍上她脑门,语气不满道:“听说跟我一个班就这副表情,我得罪你了?”

“跟你没关系。”黄书涵笑着接过话茬,“我们陆竽想进小班,你又不是第一天知道,八班不是她的理想班级好不好。”

昽山高中一个年级三十个班,一到十七班为理科班,剩下的是文科班。理科班里,一班是顶尖,被称作“奥赛班”,二到六班为小班,其余为普通班。

八班正是普通班。

顾承还没来得及接话,球场上几人喊他:“承哥,还来不来了?”

短暂休息过后,周鑫、邓洋杰、李德凯他们又重新回到篮球场,不怕晒、不怕热,个个精神抖擞。

他们这帮男生,连同陆竽几个女生,都是从小学一年级就认识的。他们这小地方,小学和初中就那么一所学校,没有选择的余地。一个年级也就两三个班,分班时来来回回组合,互相熟得很。

一路陪伴着长大,如今都在昽山高中就读。

“来了——”

顾承站起身,跺了跺脚,让卷起来的短裤垂下去。

黄书涵想起来一件事,朝顾承远去的背影喊道:“顾承,我在哪个班啊,你帮我看了没有?”

顾承停了步子,回过头抱歉一笑:“不好意思,忘了问。”

“你真是……”黄书涵瞪眼,词穷了。

顾承重回球场的时候,校门口三个人慢悠悠走来。黄书涵第一时间注意到了,兴奋地摇晃董秋婉,音量都不带掩饰的,大声说:“帅哥来了!”

董秋婉抬眸望去,隔着一段距离,她三百多度的近视,出门没带眼镜,根本看不清男生的脸。

只看身影的话,那男生倒是修长挺拔,显露出几分玉树临风的感觉。

黄书涵:“他们来得也太慢了。”

陆竽同样近视,度数没董秋婉那么高,微微眯着眼,盯着那个男生的身影:“可能是不熟悉附近的路,过了大桥,向北向西都有一条长长的路。”

“是哦。”黄书涵随口应道。

随着那三个人越走越近,董秋婉总算看清了个子最高的那个男生的长相,顿时露出这个年纪的女孩见到帅气男生该有的反应,眼睛弯弯,嘴角上扬。

欣赏了一会儿男生的俊美面容,董秋婉啧啧感叹:“是比顾承要帅一点。”

黄书涵眨了眨眼,笑道:“姐从不说假话好吗。”

董秋婉悄悄凑近陆竽,用气声说:“别看黄书涵学习不行,审美倒是一绝。”

“滚一边去,我听见了!”黄书涵大叫一声,伸手去挠她痒痒。

几步开外的地方,沈欢驻足,说:“这地方真难找。还以为不会有人呢,没想到这么热闹。”

江淮宁单手抄进裤兜里,嗯一声。

顾承他们占了一组篮球架,另有几组篮球架空着。沈欢自来熟,与江淮宁对视一眼后,朝那群男生喊一声:“哎,介不介意多加两个人?”

顾承停下来,打量两个陌生面孔,没犹豫地一偏头:“来啊。”

他们这群人平时打篮球没个正经,人数不够照样打。眼下加上江淮宁和沈欢,正好能凑成5V5对决,何乐而不为。

那帮围观的女生早就注意到江淮宁了,一想到接下来的篮球比赛,一个两个不顾形象地扯着嗓子尖叫。

黄书涵眉飞色舞,对着陆竽挤眼:“怎么样,姐妹,这一趟没白来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