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眨眼的工夫,篮球比赛开始了。

两队少年一上来就激烈地角逐,互不相让。顾承带领着周鑫、邓洋杰、李德凯、许聪几个,另一队是江淮宁、沈欢,连同另外三个人。

顾承率先抢到球,没走两步就被江淮宁拦截,夺了过去。

原先给顾承捧场的那些女生看见这一幕,控制不住激动的心情,站起来大喊“帅哥加油”。她们不知道江淮宁的名字,只能称呼他“帅哥”。

黄书涵笑得前俯后仰。

顾承也有今天啊,风头全让人抢了去。

视线一瞥,黄书涵瞧见赛场外那道亭亭玉立的纤瘦身影。女孩穿着及膝的白裙子,乌黑柔顺的长发披肩,皮肤很白,露出来的小腿又细又直,白色袜子配黑色小皮鞋。阳光透过树叶的间隙,抖落点点光晕在她身上,让她看起来好像掉落林间的仙子。

好亮丽的一道风景线。

“哎。”黄书涵拉了拉陆竽的手臂,嗓音低低地说,“那边那个女生,穿白裙子的,看着有点眼熟,你觉不觉得?”

陆竽的视线从篮球场上转移,看向黄书涵口中的女生,静静地打量了一会儿,摇头说:“没见过。”

“算了,问你等于白问,你的眼睛成天盯在书本上。”

董秋婉眯着眼看了好久:“我也没见过。”

黄书涵彻底放弃打听,突然想到什么,话锋一转说:“你们说,那个女生……不会是江淮宁的女朋友吧?跟他一块来的。江淮宁在超市拿的那个甜筒就是给她的。我去,名草有主的男生我可没兴趣看。”

陆竽扑哧一笑:“你哪儿来那么多想法?”

黄书涵不管,霸道地宣布:“帅哥就该是公共产物,留给大家欣赏的!”

“别说了,专心看比赛。”陆竽拍了下她膝盖,示意她别再乱说了,那个女生距离她们不远,让人听见多不好。

黄书涵嘀咕:“你看得懂吗?”

陆竽一噎,实话实说:“看不懂。”

“哈哈,我也看不懂球。”

但不妨碍她们看得热血沸腾!

那边有没上场的男生在给两队计分,目前江淮宁所在的球队领先了四分。刚记录完,江淮宁跳跃起来,扬手投篮,篮球在空中划了一道长长的抛物线,精准地掉落进篮筐里。

标准的三分球。

江淮宁队领先七分。

顾承喘口气,郁闷地瞄了一眼江淮宁,不由地腹诽道,这家伙打哪儿来的,以前都没见过,打篮球这么猛。

沈欢热情高涨地挥手:“老江,这里!”

他的站位适合扣篮,江淮宁逮住机会,做了个假动作,绕过面前一个阻拦的男生,将手里篮球传给沈欢。

沈欢顺利接到球,想象中的画面是他跳起来,一手挂住篮筐,另一只手轻松将篮球投进去,再松手落地,完美耍帅。

然而现实是,他刚跳起来一截,手里篮球就被顾承拍掉,夺走了。

沈欢在原地懵了一秒:“……靠!”

一场比赛下来,江淮宁队最终以高出两分的优势赢得胜利。本来会赢得更漂亮,只怪他们队有个猪队友。

江淮宁擦了擦额头的汗,意味深长地看了眼沈欢,叹口气,娱乐性质的篮球赛,不该要求太多。

沈欢人菜还不肯承认,两手叉腰,上气不接下气地问:“你这个眼神是什么意思?我们队赢了诶!”

江淮宁淡淡一笑,回应:“没什么意思。”

同一队的另外三个男生过来跟江淮宁碰拳,夸赞他篮球打得好。

顾承“喂”了一声,江淮宁朝他看过去。顾承抬手将汗湿的头发捋到头顶,露出光洁的额头: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“江淮宁,长江的江,淮河的淮,安宁的宁。”

顾承握拳,跟他碰了一下:“顾承,义无反顾的顾,一脉相承的承。”

听他这样介绍自己,江淮宁笑了一下,紧接着,其他人也开始自我介绍。

一场篮球赛,一帮少年就这么认识了。

看比赛的女生瞅准他们说话的空当,小跑上前来送水。黄头发的女生坚定不移地给顾承递水,其他的则围到江淮宁身边去。

江淮宁后退一步,险些招架不住,一转头,正瞧见沈欢露出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,颇为无语。

“姐,我的水呢!”沈欢不管兄弟,朝旁边喊了一声。

沈黎这才抬步走来,视线往江淮宁那边瞥了一眼,很快收了回来,将沈欢先前没喝完的冰红茶递过去给他。

等沈欢接过,沈黎转个身,不动声色地打量凑到江淮宁跟前的那个女生,抿了抿唇,递上矿泉水,声音不轻不重,刚好够周围的人听见:“江淮宁。”

江淮宁借此机会得以脱身,舒了一口气:“谢谢。”

从她手里接过水,他拧开瓶盖,仰起脖子一口气喝了大半瓶。

随着吞咽的动作,男生的喉结上下滚动,在阳光下透着一丝别样的性感,看得边上几个女生红了脸。

——

顾承和黄头发的女生僵持半天,到底没要她的水。

“顾承!”

眼见顾承头也不回地走到树荫下,黄头发的女生一跺脚,涨红着脸,难堪极了,偏偏没什么办法。

“你要不从了赵盼妍吧?跟在你屁股后面大半年了。”黄书涵一手撑着腮,看完一出好戏,幽幽地感慨。

顾承横了她一眼:“就你话多,能不能跟陆竽学学。”

黄书涵气急败坏,作势踢他一脚。

顾承闪身躲开,问陆竽:“有水吗?带过来的水喝完了,渴死了。”

“没有……”

话音还没落地,陆竽手中一空,她没喝完的半瓶冰红茶被顾承抽走了,他笑着说:“这不有吗?”

旋开瓶盖,他嘴巴没碰瓶口,举起瓶子悬空往嘴里倒,咕咚咕咚给喝完了。

陆竽眼睁睁看着饮料见了底,只剩个空瓶,反应过来后,跳起来打他:“那是黄书涵给我买的!”

顾承一边躲避她的攻击,一边扭头说:“瞧你小气的样,回头我给你买一箱行了吧?啊!别打别打……”

“我不要。”

陆竽气不过,追着他打,一时间篮球场上的人都被这两人的动静惊到了,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们。

江淮宁一手握着矿泉水,漫不经心地扫了一眼,瞧见那女生拍了一下顾承的脑袋,两人才勉强休战。

一旁站着的沈黎自言自语一般小声说了句:“怪不得那男生不肯要别人递的水呢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