景和苑,江家。

孙婧芳久不下厨,烧菜的手艺下降了不少,忙活一个多小时,勉强烧出三菜一汤,摆上餐桌,垂眸一看,卖相有点惨淡。

她手往腰间围裙上抹了抹,视线又在几盘菜上扫视一圈,去书房叫丈夫吃饭:“学文,出来吃饭。”

江学文语气沉沉地应一声:“来了。”

孙婧芳转身去次卧叫儿子:“淮宁,吃饭了。”

江淮宁打完球回来后冲了个澡,换上一身干净清爽的衣服,白色宽松T恤,黑色短裤,头发没吹干,湿哒哒地耷拉在头顶,碎发遮住了前额。

孙婧芳看他一眼,愣了两秒,说:“忘了买吹风机了,回头我去买。”

这一处离昽山高中近的房子,一个月前才购入。人家装修好的二手房,急着出手,江家买了下来,方便江淮宁读书。很多家具没来得及购置,屋子里显得空荡荡的,没什么烟火气。

江淮宁捋了捋湿润的头发,洗了手,坐到餐桌边:“夏天其实用不上。”

“总能用上嘛。”孙婧芳说着,打量起屋子,空气里淡淡的清新剂味道萦绕在鼻尖,“还得添置一些家具,这边缺个餐边柜。你房里那个书桌太小了,过几天我去家具城看看,选一个大的,书架也得买一个。还有床垫,我摸着太硬了,睡着估计不舒服。”

江淮宁沉默地接受,没提任何意见。

江学文坐下来,吃了一筷子菜,脸色蓦地僵了一下,味道不怎么样,他不动声色地嚼了嚼,并未嫌弃妻子的厨艺,只说儿子转校的事情:“是你妈选的这个学校,我原先打算让你读市里的一所高中,你妈觉得这里好。”

市里有一套房,是他当年去北城奋斗,赚的第一桶金买的。那时候房价没现在这么夸张,他买了一百四十平。在市里读书还更方便一些,至少不用重新装修房子。

孙婧芳看着他,仔细跟他分析:“那也不是我一个人说昽山高中好,学校里师资力量确实不错,05年就被授予省示范性高中,去年考上清大和北城大学的有好几个。要是不好,黎欢也不会让家里两个孩子在这儿读。”

黎欢是沈黎和沈欢的妈妈,也是孙婧芳的初中同学。

两家常有往来。

孙婧芳也是经过深思熟虑,外加黎欢的介绍,最终决定让江淮宁转到昽山高中。日后,沈黎和沈欢还能照应一二。

江学文听她讲完,沉吟片刻,抛出了一个重要消息:“昽山高中再好,没有保送资格也是白搭。”

孙婧芳结结实实噎了一下,张了张嘴,半晌没说出话来。

一直没参与爸妈讨论的江淮宁这时候出声道:“没有就没有,我能凭自己的实力考上想上的学校。”

儿子都同意了,江学文自然不再多说。

孙婧芳说:“学校我去考察过了,各方面都挺好,就宿舍条件不行,主要是学生人数太多了,一间宿舍得住十个人。”

她无法想象,十个高高大大的男生挤在小小一间宿舍里,恐怕连落脚的地方也没有。而且,那宿舍她隔着门板上的玻璃小窗看了一眼,阴暗潮湿。

这也是她即便目前手头不宽裕,也要咬牙买下这套房子的原因。

苦什么不能苦了孩子。

江学文吃了几口就饱了,没再继续讨论这个话题,起身去阳台,从裤兜里摸出一盒烟,点燃一根,望着远处亮起的点点霓虹灯光,默默地抽烟。

孙婧芳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几秒,眼神黯了黯,对江淮宁说:“你慢慢吃,我去看看你爸。他心情一直没转换过来,还郁闷着呢。”

江淮宁也看了一眼阳台的方向,点头嗯一声。

孙婧芳忧心忡忡地叹口气,放下碗筷,抬步往阳台走。

一扇推拉门,隔绝了阳台上两人的说话声,江淮宁收回目光,匆匆扒了几口饭,站起来收拾餐桌上的残羹冷炙。

江学文早年创业,在北城跟人合伙开了一家塑料公司,主营业务是制造各种塑料复合包装材料、塑料建筑材料、装饰材料等,经营得非常红火。

今年年初,公司里另外两个合伙人因和他经营理念不合,暗地里设陷阱阴了他一把,害得他差点被抓进牢里。

江学文焦头烂额,四处奔走,等那场风波逐渐平息,公司早就被人给架空了,只剩一个毫无用处的空壳子。人家转个身另开了一家一模一样的公司,将烂摊子丢给他。

一来二去,因各个环节的资金链跟不上,六月份宣布破产倒闭。

江学文气急攻心,吐了一口血后晕倒了,重病一场,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,出院后又在家休息了半个月,眼见着整个人清减不少。

孙婧芳拿主意,结了工人的工资后,一家三口回到老家。

眼下,江学文身体将养得差不多了,心里却始终郁结不已,不甘心和愤恨日夜焦灼着他,让他寝食难安。

——

8月31日,各大学校开学的日期。

清晨,没等闹铃响,陆竽就醒了,迷迷糊糊看一眼手机,迅速从床上爬起来。她顶着一双肿泡眼洗漱,吃过早饭,从房间里拿上行李袋和书包,站在大门口等待。

夏竹在县郊区的一家服装厂上班,过一会儿也得走了:“东西都带齐了吧?”

“带齐了。”陆竽随口应道。

她背起书包,一手扣着书包带,朝路口张望。

手机铃声倏然响起,陆竽微微侧身,从书包侧边的口袋里掏出手机,瞧见来电显示“顾承”,接通了:“喂?顾承。”

那边传来班车按喇叭的尖锐声响,顾承没睡醒似的,清了清嗓子:“到门口等着,车马上过来了,给你留了座位。”

乡下通往县城的班车,从中心街发车,一上午就三趟左右,错过了得中途转车,所以每一趟都有好些人。逢上过年过节,车里简直爆满,不提前占座得坐在过道的小马扎上,或者站着。

“已经等着了。”陆竽说。

“行,挂了。”

简短的对话过后,陆竽挂了电话。夏竹看着她问:“车来了?”

收起手机,陆竽抿唇笑笑,说:“嗯,马上到。”

说个话的工夫,一辆白色班车晃晃悠悠地行驶过来,载了满满一车人,一大半乘客是学生。

陆竽踮起脚尖,挥了挥手示意。

车在陆竽家门口停稳,夏竹帮着拎起行李袋,放到后备箱里,目送陆竽上了车,最后嘱咐道:“注意安全,有事打电话。”

“知道啦。”

车门“哧”一声关闭,车里憋闷的气味让陆竽蹙了蹙眉,一抬眼看过去,也就顾承边上的座位空着,放着他的黑色书包,是为她占的座位。

顾承看见她,挑了下眉,拿了自己的书包抱在怀里,弓着身主动往右挪了一个座位,坐在靠过道的位子,将里面靠窗的座位换给陆竽。

陆竽晕车,还挺严重的。

“谢啦。”陆竽侧着身挤进去,坐下来后长舒一口气,首先将车窗拉开一条巴掌宽的缝隙,脸朝着窗外猛吸一口新鲜空气。

顾承看得好笑,抬手拨了下头顶上方的空调出风口,手放下来时,在她脑袋上轻拍了一下:“别把头伸出去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