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书涵耽误了好久。

等她出现,半个小时过去了。

“对不起对不起。”黄书涵风风火火从楼梯上蹦下来,挽了陆竽的胳膊,上气不接下气地说,“我们老班迟迟不来,教室门都没开,没办法,只能等着。”

“没关系啦,反正接下来也没别的事。”陆竽笑一笑,拽着她出了教学楼,话锋一转问她,“你们班班主任男的女的?”

“女的,怪年轻的,感觉起来就像实习老师。你们班呢?”

“我们老班也很年轻,三十多岁吧。”

“嘿嘿,我喜欢年轻班主任,好相处。”

陆竽再次返回宿舍,里面有几个女生在整理床铺,伴随着说话的声音。

“我叫程静媛,以前12班的。你呢?”

“我叫叶珍珍。”

“我叫张颖。”在阳台上晾完毛巾的张颖进来,甩了甩手上的水珠,从善如流地自我介绍。

三个女生一致看向陆竽。

陆竽察觉到几道目光,扭头看了她们一眼,放下手上的毛毯,直起身说:“我叫陆竽,陆地的陆,竽是乐器的那个竽。”

程静媛脑子一时没转过来,懵懵地问:“乐器的yu是哪个yu?”

陆竽边说边拿手指在空中比划:“竹字头,下面一个于是的于。”

“哦——”程静媛恍然大悟,笑了笑,“知道了。”

陆竽跟着一笑,弯腰继续整理床上的东西。她名字里这个“竽”字不常用,经常被人写错,写成香芋的芋,她都习惯了。

床上先铺一层褥子,再铺上毛毯,最后再垫上床单。陆竽脱了鞋,爬到床上,将床单里面两个角压严实,然后从行李袋里扯出一床夏凉被和一个枕头,扔上去。

“你们谁有多余的挂钩?”张颖站在对面床的上铺,正在挂蚊帐,黏上去的挂钩反复掉下来,背后的胶纸就没那么粘了,她正苦恼。

“我有。”陆竽坐到床上,扯过书包放腿上,仰头问她,“要几个?”

“一个就够了。”

陆竽摸出来一个挂钩,起身走过去递给她。

“谢谢啊,我买了再还给你。”张颖抿着唇腼腆地笑了一下,开学第一天就找人借东西还有点不好意思。

“一个挂钩而已,不用还,我还有很多。”她睡下铺,挂蚊帐比较方便,只需将四个角的系绳绑在床柱上,压根用不上挂钩。

“要的要的。”张颖撕了挂钩上的贴纸,抬手黏到墙上,将蚊帐的一角系上去,舒口气,擦了擦额角的汗,“好热啊,好想晚两个月再开学。”

“噗——”

她这一声抱怨,逗笑了宿舍里几个女生。

——

602宿舍,刚进行一场惊心动魄的争吵,黄书涵心有余悸,拍了拍胸脯,悄无声息地出去,下楼找陆竽。

她站在504宿舍门口,先敲了敲门。

陆竽前去开门,见到是她,愣一下,问:“你都收拾完了?”

“啊。”黄书涵拉着她,在走廊栏杆上趴着,迫不及待跟她讲述,“我们宿舍两个女生因为抢床位吵起来了,差点动手。我的妈呀,那场面堪比宫斗剧,看得我小心脏扑通扑通跳,可以预想,以后的宿舍生活精彩了。”

陆竽无奈地看了她一眼,纠正她的措辞:“不是精彩,是鸡飞狗跳吧。”

“没错!想想就心累。”黄书涵叹口气,回头往身后的504宿舍瞥了一眼,压低声音问,“我刚看到你宿舍来人了,怎么样啊?”

“目前只见到三个,都挺好相处的。”

陆竽高一住的宿舍就不怎么太平,跟黄书涵描述得差不多,几个女生闹矛盾,隔三差五吵架,哪怕相安无事的时候,也会嘴欠地讽刺对方几句。她虽然不参与任何纷争,偶尔也难免被波及到。

黄书涵点点头:“那就好。”她从裤兜里摸出手机,看一眼时间,“快到中午了,咱们出去吃饭吧,完了再逛会儿街。”

“你等等我,我拿点东西。”

陆竽丢下一句,转身进了宿舍,拿了手机和书包,跟黄书涵下了楼。

——

中午十二点刚过,两人在一家小吃店里解决了午餐。

昽山高中附近最大的商场是亚美超市,两人就去了那里。

黄书涵在入口处推了一辆购物车,一进到超市里,她就不可避免地联想到昨天下午逛超市时,随意地一抬眸,被映入眼帘的一张清俊脸庞给惊艳到。

“哎,陆竽。”黄书涵碰了碰陆竽的手肘,偏着头说,“昨天遇到的那个男生,就是江淮宁,我回去以后打听了一圈,愣是没打听出来是谁家的亲戚。”

陆竽神色茫然一秒,好笑道:“怎么突然提起他了。”

“随便想想。”黄书涵随手拿了一袋洗衣粉,放进身前的购物车里,怅然若失道,“肯定不是我们学校的学生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你想啊,如果是我们学校的,以那样一张帅气出众的脸和贵气十足的气质,早就出名了,怎么可能藏得住。”黄书涵抿唇,递给她一个“你是不是傻”的眼神。

陆竽莫名其妙被戳中笑点,哈哈笑起来:“好像有点道理。”

脑海里飞快闪过江淮宁的脸,下一瞬,她就坚定不移地认为,那会儿在教学楼里,是她看错了。

“岂止是有点道理,我说的是真理好吗?”黄书涵抬首挺胸,一副自信满满的姿态,活像一只孔雀。

陆竽拍拍她肩膀:“得了,赶紧买东西。”

黄书涵回过神,随手拿了货架上一瓶面霜,凑到鼻尖闻了一下,味道还不错,拿着问陆竽:“你要买一瓶吗?”

陆竽撇开视线,瞄了一眼货架上的价签,对她来说有点贵:“我平时用大宝,还有半瓶没用完呢。”

“偶尔换一下嘛,这个味道好好闻,不信你闻闻。”黄书涵递到陆竽面前,强烈向她推荐。

十六七岁的少女,买护肤品还不太注重功效,只在乎味道是不是好闻。

陆竽拿到手里闻了闻,点点头:“好香,有一种栀子花的味道。”

“是吧!超好闻!”

最终,陆竽没能抵抗得了黄书涵的大力推荐,买了一瓶。

商场里有空调,冷风徐徐地吹,让人感受不到外面的炎热,两人逛得都不想出去了,颇有点乐不思蜀的感觉。
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下午五点多,陆竽提醒,时间不早了,七点零五分打晚自习的预备铃,得提前回学校。

黄书涵结了账,拎着两个塑料袋出了商场。

“给我一个吧。”陆竽帮她提了一个。

商场距离学校三个路口、外加一条街,说近不近,说远也不是特别远,两人选择步行回去。

一路上边走边聊天。

过了三个红绿灯,眼看着再过一条街学校东门就要到了,黄书涵倏地一愣,脚步顿住了,手在口袋里摸了摸,脸色发白地说:“我钱丢了。”

陆竽跟着停了步子,太阳照射下,眼都有点睁不开,转头看着她:“确定吗?你再找找,说不定放其他口袋里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