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光扫视一圈,最终落在神色挑衅的顾承脸上,方巧宜愣了一下,忿忿地咬了咬唇,敢怒不敢言。

那男生一看就很不好惹。

方巧宜不认识顾承,见他和陆竽坐一起,便猜到他是为谁出头。得罪男生的事,她不敢做,只能忍气吞声。

说白了,她就是欺软怕硬。

“瞪什么瞪,再搞小动作,下次砸你脑门上的就不是笔。”顾承歪着身子,靠在后桌沿,双手抱臂,漫不经心地开口。

偏偏,他这副散漫不羁的样子很能唬人。

方巧宜心里猛地咯噔一下,仍旧没敢跟他呛声。

陆竽压根没料到顾承会来这么一出,反应过来后,手在桌底拉扯他的衣摆,示意他适可而止。还在班里呢,让其他同学看到像什么样子,以为他在欺负女生。

顾承看了她一眼,递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,他有分寸。

陆竽轻轻皱一下眉,只想赶紧息事宁人:“顾承,算了。”女生之间的一点小矛盾,让男生掺和进来,性质就完全不一样了。

一个班里的,以后低头不见抬头见,总这么闹来闹去,想想就心累。

“出气哪有出一半的。”顾承低声安抚一句。

“也不是多大的事。”

“你能忍,我可忍不了。”

陆竽叹口气,无可奈何。

她想说,这不是忍不忍的问题,以前和方巧宜有过交集,她深知这人性子执拗,相当难缠,万一惹恼了她,谁知道她会做出什么事情来。怕就怕她当面不在意,背后里趁你不留神放一记冷刀子,打得你猝不及防。

顾承也不怕方巧宜听见,故意扬声道:“绊倒了人,连句道歉都没有,装哑巴就过分了啊,就说你呢。”

方巧宜抿紧了唇,继续装傻。

“喂——”顾承冲她嚷了一声,“没听见啊,笔捡起来,然后道歉。”

方巧宜背脊微微颤动了一下,只觉得万分屈辱。凭什么啊,他拿东西砸她,还让她帮着捡起来,没见过这么欺负人的!

硬气了没几秒,她终究是顶不住那股无形之中的压迫力,慢吞吞地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笔,攥在手里,起身放到陆竽桌上,声音跟蚊子似的:“对不起。”

陆竽仰头看她,没再计较:“我接受你的道歉,希望下不为例。”

方巧宜面无表情地回了座位,胸腔里升腾起一股滔天的怒意。

不就找了个男生当靠山,神气什么?

还下不为例,一股浓浓的说教口吻,她以为她是谁?简直不知所谓!

教室里吵吵闹闹,没有多少学生注意到这场小闹剧,夹在中间的江淮宁和沈欢却围观了全程。

沈欢目瞪口呆,好一会儿回过神,趴在顾承桌上,神秘兮兮地打听:“那女生怎么招惹你了?我听见你说什么绊倒了人,什么意思?”

顾承抖着肩懒散一笑,踢皮球一样把问题踢回去:“你觉得是什么意思?”

“我……”

刚说一个字,铃声响了起来,眼看杜一刚一脚踏进教室,沈欢只好按捺满腹的好奇心,坐了回去,一手撑着腮,目光不由落在方巧宜身上。

一秒、两秒,三秒过去,沈欢恍然大悟,扭头朝江淮宁嘀咕:“顾承的同桌摔倒,是不是那女生故意绊的?”

说话间,他用手指了指方巧宜。

江淮宁淡淡地瞥了他一眼,似笑非笑地说:“恭喜你,脑子终于没那么迟钝了。”

“去你的。”沈欢瞪眼,踹了一脚他的凳子腿,以此泄愤。

他当然不知道,江淮宁之所以清楚整件事,是因为先前偷听了陆竽和顾承的对话,不然他也不会想到,陆竽摔倒是人为的。

江淮宁面对他抓狂的表情,云淡风轻一笑,好心提醒他:“该你上台自我介绍了。”

“这么快!”

沈欢稍微收敛了思绪,抖抖肩,抬手整理了下衣领,等上一位同学走下讲台,他立马站起来,脚步生风地从过道走上讲台。

他先是对着大家咧嘴笑了笑,不知为何,这一幅画面喜感十足,惹得台下一众学生大笑不止。

“安静。”没等班主任出面,沈欢自己竖起一只手掌维持纪律。

江淮宁坐在下面,颇为无语地看着自己这位从小到大跟皮猴儿一样的朋友,搁在桌上一只手随意地转着笔。

沈欢做作地清了清嗓子,隆重自我介绍:“大家好,我叫沈欢,沈是三点水那个沈,欢是欢乐的欢……”

“哈哈,名字听起来像女生。”

“这男生也太好玩了。”

“笑死我了。”

“和江淮宁是好朋友吧,他们一起来报到的,还坐在一起。”

底下再一次响起讨论的声音,大多是善意的表达,整体气氛轻松愉快。

“等一下,我的自我介绍还没完呢。”沈欢出声,使得班里的气氛瞬间安静下来,他煞有介事道,“我知道我的名字听着有点像女生,但我是纯纯的爷们儿,这一点不用怀疑,以后你们就晓得了。”

这下连班主任杜一刚都忍不住笑了,觉得他就是个活宝。

沈欢又说:“这件事得怪我妈。对了,你们可能不知道,文科重点班的班花沈黎是我亲姐,我俩是龙凤胎,她比我早出生十来分钟。我俩的妈叫黎欢,所以她叫沈黎,我叫沈欢,我要是争点气,早出生那么十来分钟,叫沈黎的就是我了。得,怪我自己不争气,怨不了我妈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——”

全班同学前仰后合,快笑岔气了。

这是自我介绍吗?这是单口相声吧!

然而,沈欢的发言还没结束,他都有点无奈了,抬手挠了挠后脑勺,不理解这有什么好笑的。

“我的兴趣爱好是打篮球、玩滑板、拼乐高。我的好哥们儿江淮宁,哦,还有顾承,他们也都喜欢打篮球,以后课余时间大家一起玩儿啊,最好咱们班能组个王牌球队!”

下一秒,底下就有性格活泼的男生高声附和:“行,算我一个,组球队绝对没问题!”

江淮宁摇摇头,无声地笑了笑。

他们可能不知道沈欢的球技,整个一战场搅屎棍,进球的次数还没有捣乱的次数多。

杜一刚适时轻咳一声,语重心长道:“课余时间适量运动一下没问题,但不得不说,作为学生,首要任务还是学习。学习始终放在第一位,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,眼下咱们是高二,那离高三也就不远了,我们要时刻谨记……”

唐僧念经一样唠叨一通,杜一刚舒心不少,一抬手,示意沈欢继续。

站在讲台上的沈欢愣愣地说:“老师,我说完了。”

全班又是一阵哄笑。

沈欢在同学们的注视下,蹦下讲台,大摇大摆地回到原位,朝江淮宁挑了下眉,意思是说,我表现得还不错吧?

江淮宁没搭理他。

很快,轮到倒数第二排的顾承,他懒洋洋地起身,跟没骨头似的,踱步到讲台上,刚刚站定,底下就传来一道道惊呼。

“妈呀,又来一个大帅哥!”

“这是什么好运气?”

“八班八班,非同一般嘛!运气简直爆棚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