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教学楼回宿舍的一路上,黄书涵都在兴奋地向陆竽打听有关于江淮宁的事。

“北城来的转校生?”

“他是这么介绍自己的。”陆竽给她复述了江淮宁自我介绍时的原话。

黄书涵笑得眼睛眯了起来,挽着陆竽的胳膊摇晃:“你说他怎么从北城转到我们这个小县城来了?搞不懂诶。”

“你问我,我怎么知道?”陆竽神色无奈地看了她一眼。

黄书涵也不那么在意这种无关紧要的小问题,搂着陆竽胳膊的手紧了紧,凑到她耳边笑嘻嘻地问:“那他有没有女朋友啊?”

陆竽闻言,愈发无奈了,简直不知道说她什么好:“你能问点正常的问题吗?”

黄书涵耸了耸肩,表情不能更无辜了:“这怎么不是正常问题了?”

陆竽伸手掐她的脸蛋,颇为无语地说:“我不知道啊,人家总不可能跟我交流这种问题吧。”

“说的也是。”黄书涵撇过脸躲避她的袭击,话锋一转问道,“那他学习成绩怎么样?”

“听沈欢……也就是他朋友说,他成绩很好。”

“嗯嗯,看着就一副学霸的样子。”

“这还能看出来?”陆竽说着,指了指自己的脸,一本正经地请教她,“你看看我长得是学霸的样子还是学渣的样子?”

“你呀,当然是学霸咯,还用问!”黄书涵都不用仔细端详她,脱口而出。

说实在的,长这么大她就没见过比陆竽更用功的学生,笔记记得密密麻麻,作业第一时间完成,预习功课超级认真,熄了灯还会学习到后半夜。

陆竽幽幽地叹口气,自我认知很清晰:“我才不是学霸,学霸可不会在普通班里。”

黄书涵松开手,改为搂着她的脖子,语调轻柔地安慰:“别这么说,江淮宁不也在普通班?”

陆竽纠正她:“江淮宁不一样。他是转校生,学校不知道他的成绩如何,只能按照规矩先给他安插在普通班里。”

“你知道得还挺多。”黄书涵笑笑。

两人从食堂前的方格青砖走过,往宿舍楼走去。

后面两个女生看了一眼她们的背影,改道去了食堂。

这一会儿食堂各个窗口都关闭了,只有几盏灯亮着,不甚明亮。一侧的空地有个麻辣串串的摊位,一个个方形格子里煮得咕嘟咕嘟冒泡,散发着诱人的麻辣香气,在深夜里非常刺激味蕾。

方巧宜肚子饿了,拉着孔慧慧过来吃几串垫肚子。

“老板,给我一个纸碗。”

方巧宜手上端着个小纸碗,往里挑了兰花干、土豆片、海带结、蟹排等等,递给老板结账。老板收了钱,给碗里舀了一勺汤。

方巧宜接过来,率先拿了一串鸡肉丸开吃,侧头看一眼孔慧慧:“你不吃吗?”

孔慧慧摇头:“晚饭吃得很饱,我不饿。”

吃这些东西,随便挑几串就十块钱往上了。十块钱够一天的伙食费,怎么想都不划算。不是特别嘴馋的话,她一般不乐意花这个钱,宁愿攒钱买喜欢的杂志。

方巧宜没勉强她,端着纸碗边走边吃,想到刚才看见陆竽和她那个朋友有说有笑的样子,心情顿时差劲到极点。

那个顾承,在班里当众羞辱她,说到底是为了给陆竽出气。每回想一遍,她都控制不住气血翻涌,难以咽下这口气。

“烦死了,又跟那个陆竽一个班。”方巧宜突然没了吃东西的兴致,一开口语气带着一股浓重的厌恶感。

孔慧慧和她是初中同学,高一没在一个班,一起吃饭时偶尔听她提起陆竽的名字,似乎很讨厌她。这次被分到一个班,孔慧慧还挺开心的,迎合她骂了一句:“那个女生一看就很装。”

“是啊,我以前跟她同桌简直被她的做派震惊到了。”有人陪自己吐槽,方巧宜越发收不住了,翻个白眼道,“没见过那么清高的人,平日里想抄她个作业都推三阻四的,不知道傲气个什么劲儿!”

说话间,两人上了五楼。

方巧宜推开宿舍门,一下愣住了。

陆竽端着一个蓝色的塑料盆,盆里放着毛巾、牙刷牙杯,准备往卫生间去,见到她,陆竽也明显狠狠愣了一下,不敢置信。

方巧宜一副见鬼的表情,很快回过神来,路过陆竽身边,阴阳怪气地嘀咕:“期末考试不给我看又怎么样,还不是跟我一样被分到八班,也没见你进小班。”

陆竽没理她,沉默地进了卫生间,暗道一声冤家路窄。

要命!她竟然跟方巧宜在一个宿舍,以后要怎么相处?

长叹一口气,一瞬间,陆竽情绪糟糕极了,头都开始疼了。

宿舍里带的卫生间很小,四五个学生在里面就能被挤得错不开身,洗脸池就装了三个水龙头,对面是两个坑位,四周连隔档都没有。

所以,经常出现的情景是,前面的同学在洗衣服洗漱,转个身,正对上后面蹲坑的同学的脸。

谁也不嫌弃谁。

一个宿舍毕竟住了十个人,很多时候水龙头不够用,不想排队的话,只能去走廊尽头的水房,那里安装了三排水龙头。

不过,同一层有不少宿舍,去晚了也得排队等别人用完。每到夏天,最是拥挤。

陆竽占用了洗手间里一个水龙头,倒了半盆热水,又往里兑了点凉水,快速地冲了个澡,完了再刷牙洗脸。

出去时,方巧宜刚好吃完了一碗麻辣串串,随手将垃圾丢在门后的垃圾桶里,转身去床边拿纸巾。

眼看着她走到陆竽的床位边上,踮脚在上铺的枕边拿了一包纸,抽出两张纸擦嘴,陆竽整个人如遭雷击。

方巧宜睡在她上铺?

“看什么看?”方巧宜与她对视一眼,没好气地说。

陆竽抿唇收了视线,弯腰将水盆塞到床底下,坐在床边擦了擦脚,爬到床上去,从书包里拿出课本,在床上支起一个小小的折叠桌,预习新课。

方巧宜:“……”

她上午来得比较晚,到宿舍时,一大半床位已经被占了。权衡之下,她选了靠阳台的上铺,夏天能凉快一点。孔慧慧选在相邻的上铺。

谁能想到,她下面铺着天蓝色碎花被单的床铺是陆竽的。早知道有她在,她就不会住这个宿舍。

现在说什么都晚了。

“啪——”

十点十五分,整栋宿舍楼熄灯了。

周围响起几道女生的尖叫声。洗漱到一半,眼前突然黑了,让人猝不及防。

陆竽不慌不忙地开了一盏台灯,在看数学书。

隔着朦胧的蚊帐,灯光穿透出去,照亮了小半个宿舍。大家舒了一口气,得益于陆竽及时送来光明,没来得及洗漱的不用摸黑行动了。

“陆竽,谢谢你啊。”叶珍珍端着脸盆,路过陆竽床位时,笑着道了声谢。

陆竽抬眸,笑了笑说:“没事儿。”

张颖一听到陆竽的声音,便想起来一件事,爬到上铺拿了一个挂钩递给她:“给,上午借你的。”

陆竽看着她:“都说不用还了,也不是什么稀罕的东西。”

“有借有还,再借不难嘛。”张颖不由分说,手伸进蚊帐里,将一枚挂钩放在她小桌上,笑着说,“我去洗漱啦。”

半个小时后,大家都收拾得差不多了,躺在了各自的床铺上。阳台窗户敞开着,凉悠悠的风吹进来,散去了一半的暑热。

陆竽将台灯的亮度调至最低,昏暗的光线里,不知是谁声音小小地问:“你们谁有江淮宁的QQ号啊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