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淮宁:“做题耽误了时间。”

沈欢:“老江英雄救美去了。”

两人的声音几乎同一时间响起,答案却截然不同。

江淮宁面色冷淡地瞥了沈欢一眼,眼神无波无澜,却精准地传达出一个意思:胡说八道什么?连英雄救美这种词都蹦出来了。

从小一起长大,虽说中间分开了好几年,不曾一起上学,但沈欢对他的性子还是有所了解的。江淮宁就是色厉内荏的典型代表,毫无威慑力,用不着怕他。沈欢扮了个鬼脸,笑嘻嘻地跟沈黎讲了教室里发生的意外。

他讲故事的语调轻快生动,说到激动处还动手比划:“你是没亲眼看见,老江就跟那古装剧里会轻功的大侠一样,歘地一下,从这边过道飞到那边过道,抱住了鲈鱼,可不就是英雄救美。”

沈黎勉强配合着笑了一下,疑惑道:“鲈鱼?”

“就是陆竽,跟我们一起下来的那个女生。”沈欢给她指了指几步开外的女生,“新交的朋友,人特好,就坐在我和老江后面。”

沈黎朝那个纤细的身影望了一眼,女生个子一米六出头,挽着另一个女生的手臂,偏着头,嘴唇一张一合在讲话,白嫩的脸蛋笑意浅浅,看着是一副乖巧内敛的模样。可她说着说着,突然蹦了一下,撞向朋友的肩膀。

她那个朋友顿时哈哈大笑,伸手去掐她的脸。

两个人就这样在校园的水泥路上肆无忌惮地嬉笑打闹,丝毫不顾及形象。

沈黎收敛了微微起伏的情绪,再次看向江淮宁,意外地发现,他正盯着前面的女孩,目光笔直笔直,似乎有点失神。

见状,她压下去的情绪又泛起了涟漪。

几人抬步上了食堂外的台阶。

他们来得晚,正好撞上高一放学的时间,食堂里人山人海,放眼望去,各个窗口都排了长队。

昽山高中三个年级加上复读班共有九千多名学生,为了避免食堂拥堵,学校特意安排不同年级错峰用餐。高三最先,其次是高二,高一最后。

“陆竽!”

沈黎左顾右盼,对比哪个窗口人最少,耳边突然响起沈欢放大的声音,吓了她一跳,愣愣神,错愕地扭头看向他。

“帮忙打个饭,行不?”沈欢在陆竽转头看过来的时候,笑着摆了摆手。

“可以啊。”陆竽一丝犹豫也没有,爽快地答应了。

黄书涵和陆竽先他们一步到食堂,恰好有一个窗口人特别少,黄书涵反应快,拉着陆竽的手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站在两个女生身后,一眨眼,后面就跟着排了好些学弟学妹。

“老江和我姐的也帮忙带一下,谢谢了。”沈欢愉快地挑了下眉,一个跨步到她身旁,递上自己的饭卡,“我在这边接应你。”

排在陆竽后面的学弟学妹们怨声载道。

“过分了啊,一个人帮三个人打饭。”

“能不能好好排队?”

“等那么久,要饿死了。”

沈欢抬起一只手在额前贴了贴,敬了个不怎么标准的礼,歉意一笑:“不好意思哈,我们是分工合作,一人负责打饭,一人负责买饮料,还有一个负责占座。”

学弟学妹们齐齐无语。

江淮宁被他的无赖样震惊到,好半晌,叹一口气,对站在原地同样一脸震惊的沈黎说:“你去占座位吧,给陆竽和她朋友占两个座。”

沈黎哦了一声,转个身在食堂里寻找空位,视线里,江淮宁一手抄进裤兜里,去了另一个方向,出了食堂。

黄书涵打完饭,端着餐盘站到一边等人,下一个轮到陆竽,她先问沈欢:“都要什么菜?”

沈欢凑上前,一样一样地报菜名,很快点好了三份套餐,自己端了两个餐盘,陆竽帮他端了一个,而后点好了自己那一份。

出队伍的时候,突然被人撞了一下肩膀,陆竽手里的餐盘碰到胸前的衣服,番茄汤汁溅出来,沾在雪白的布料上分外明显。

陆竽呆呆地站住,心情糟糕极了。她这什么运气,放学到现在连着被人撞了两次,气昂昂地转头看去,恰好对上方巧宜幸灾乐祸的目光。

她啊了一声,轻飘飘地说:“对不起,没看到你。”

分明在道歉,她却弯着唇角笑颜如花,让人感受不到一丝一毫的真诚。

陆竽眉心紧拧,只觉得她脸上的表情欠揍得很,偏偏她一手端着一个餐盘,没办法冲上去跟她理论,只狠狠地瞪了她一眼,抬步跟上前面的两人。

黄书涵起先以为是那女生不小心,一看陆竽脸色不对劲,放慢脚步问道:“怎么了?”

“等会儿再说。”

陆竽丢下一句话,目光四下搜寻。

“这里。”几米开外,沈黎站在一张餐桌旁,朝他们招了一下手示意。

高挑苗条的身材,清丽脱俗的脸蛋,再加上柔和清纯的气质,几乎让人一眼注意到她的存在,三个人走了过去。

食堂里一张餐桌搭配八个圆凳,一边四个,桌椅是连在一起的一整套。沈欢随便坐了其中一个位子,将左手的餐盘放在沈黎面前,目光一扫,随口问道:“江淮宁呢?怎么就你一个人?”

“他……”

沈黎话刚出口,就瞧见去而复返的江淮宁。他昨天领了校服,夏季的那一套清洗过后就穿上了,白色翻领短袖黑色长裤,身量修长,快步走来时带起一阵青柠味的风。那张脸俊朗干净,整体给人的感觉就像青春电影里的男主角,光是站在那里,什么都不做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。

落在他身上的那一道道惊艳的目光就是最好的证明。

江淮宁手里拎着一个白色塑料袋,装了五瓶不同的饮料,放在餐桌中间,语调平和道:“喝什么自己拿。”

沈欢愣了一下,扒拉出袋子里的冰镇可乐:“你去买饮料了啊?”

江淮宁嗯了一声。

沈欢给沈黎拿了一瓶橙汁,问黄书涵喝什么。

黄书涵啃着鸡腿,眨巴了几下眼睛,颇有点受宠若惊。江大帅哥请她喝饮料?做梦都不敢想的事情,竟然实现了。

“我、我随便。”黄书涵收起差点惊掉的下巴,随手拿了瓶冰红茶。

江淮宁坐下来,见陆竽将一个餐盘推到他这边,弯唇笑笑说,“谢谢。”

陆竽头也没抬,说了声“不客气”,从口袋里拿出纸巾,擦拭胸前弄脏的地方。擦来擦去没什么作用,她蹙了蹙眉,郁闷地叹口气,只好作罢。

江淮宁目睹她一张脸堆满愁绪,从袋子里拿了瓶水溶c,拧开瓶盖放在她手边:“给你添麻烦了。”

“不是。”陆竽愣了一下,抬眸看他,抿了抿唇,带了点脾气说,“刚刚被方巧宜撞了一下,汤弄洒了。”

“方巧宜?谁?”

“坐你前面那个。”陆竽不再纠结衣服上的污渍,丢下纸巾,拿起筷子吃饭。

江淮宁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微微低垂的脸,一瞬间想到开学那天,坐在他前面的那个女生绊了她一跤,害她摔下去,肚子撞到了桌角。

他听陆竽跟顾承说过,似乎是因为女生间的一点小矛盾。

顾承当时还警告了方巧宜一通,现在看来,不仅没震慑到人家,反倒激起了对方的报复之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