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午第三节是体育课,第二节课间,体育委员付尚泽就站在教室门口组织大家前往操场集合。

男生对体育课的热衷程度自不必提,第二节下课铃声一响,后面几排的男生就一窝蜂从后门涌出去了。

陆竽亲眼瞧见,顾承往外跑的时候一脚带翻了凳子,倒在地上发出哐当一声,他抱着篮球头也不回。

她都看傻眼了,好半天才弯腰扶起凳子。

女生们相对来说没那么喜爱体育课,只觉得三十多度的气温到室外去又热又累,不如待在教室里舒服,于是拖拖拉拉地不肯出去。付尚泽靠在门框上,神情颇有些无奈,喊了几个坐在位子上一动不动的女生:“方巧宜、孔慧慧、王璐,下去上体育课,老师要点名的。”

“知道了——”

几个女生拖着不情不愿的调子应了一声,先后起身离了座位。

陆竽、张颖、叶珍珍三个结伴,先一步去了大操场。

橙红色的塑胶跑道在太阳的炙烤下,散发着一股子不怎么好闻的橡胶味。绿茵茵的人工草坪被晒得油光发亮,不知哪个班的几个男生在那儿踢足球。

体育老师穿着深蓝和白色相间的条纹Polo衫,灰色运动长裤,戴着一顶棒球帽,身材高大魁梧,两手叉腰站在塑胶跑道上,目光锁定落在后面的几个女生,捏起胸前挂着的口哨吹了两下,催促道:“快点快点,磨磨蹭蹭的。”

几个女生小跑起来,归入班级的队伍中。

上课铃声在这时候响起,体育老师抽出腋下夹的蓝色文件夹,翻开封皮:“先点个名,念到名字的同学答到。耿旭。”

“到!”

“邓扬帆。”

“到!”

“李振亮。”

“到!”

“陆竽。”

“到。”

全班学生的名字点完,没有缺勤的,康永鹏合上花名册,吹了声口哨,声音严肃道:“原地解散,自由活动。只一点,不许出校门,不许回教室,下课我要再点一遍名,人不在按缺课记名。”

大家欢呼一声,纷纷应答:“知道知道。”

“体育委员过来。”康永鹏招了下手。

付尚泽出列,走到老师跟前,见他递了一把钥匙过来,连忙接到手里,听见他吩咐:“器材室的钥匙。需要什么器材自己去拿,做好登记,下课后如数归还。”

大多数男生都自带篮球和乒乓球,老师话音一落,一群人作鸟兽散。

付尚泽拿着钥匙问其他人:“想玩什么?我去登记。”

张颖率先说:“要一副羽毛球拍。”

“毽子。”

“乒乓球拍再多拿点,我们也想玩。”

“跳绳的有吗?想减肥。”

付尚泽很快拿来各位同学需要的器材,分发给他们。张颖和陆竽两人找了块空地,开始打羽毛球,一人三个球,完了就换下一个人。

旁边的篮球场上围了里三层外三层,女生们的尖叫声不绝于耳,陆竽一个球打出去,张颖恰好扭头看篮球场,没接住球:“那边什么情况?”

站在边上候补的叶珍珍踮脚朝那边瞅了一眼,她个子高,视野比较开阔:“好像是江淮宁和顾承他们组队打篮球赛,好多人围观。”

这一节不止他们一个班上体育课,粗略计算应该有四个班,其中两个班是高一的。

张颖蠢蠢欲动:“怎么办,我也好想看班草打篮球。”

开学这几天,江淮宁早已被默认为高二八班的班草,都不用发起投票。江淮宁其人,颜值高和气质好是毋庸置疑的,唯一不确定的是他的学习成绩。不过,“班草”这个名号,颜值是首要,其他的不重要。

陆竽甩起羽毛球拍扛在肩上,一脸无奈地站在另一边看着张颖:“有没有搞错,是你邀请我陪你打羽毛球的诶。”

叶珍珍扑哧一笑,告诉张颖一个事实:“你现在过去也没用,占不到好的观看位置,没看那边被挤得水泄不通?”

张颖垮着小脸,惆怅地叹一口气,弯腰捡起地上的羽毛球。

陆竽淡淡地提醒:“你还有两个球。”

张颖无语地呆站片刻,盯着陆竽宛若裁判一般严肃板正的脸,好奇极了:“你就对班草和顾承的篮球赛不感兴趣吗?篮球赛啊!想象一下,帅气的男生们在球场上奔跑跳跃时的矫健身姿,再露个腹肌什么的,简直不要太迷人!”

叶珍珍笑得快直不起腰了,她都没发现,张颖这么大胆。

陆竽挠挠额角,不知道该怎么说,她已经在开学前见识过江淮宁和顾承打球的场景了,确实赏心悦目,堪比青春偶像剧里的画面。正是因为已经看过了,没什么好稀奇的,她才没有前去凑热闹。

“我经常看顾承打篮球,还好啦。”

沉默半晌,陆竽给出这么一个回答,叶珍珍和张颖对视一眼,直接沸腾了,羽毛球都顾不上打了,跑过去围着陆竽。

“老实交代,你和顾承什么关系?”

“早看出你们之间不寻常了。”

“你们还做同桌!”

“他对你超好!”

两人你一言我一语,将陆竽给淹没了。陆竽右手食指顶住左手掌心,比了个打住的手势,语气寻常道:“我们是一个地方的,从小就认识。”

“青梅竹马?”张颖两眼放光地问。

“也不是这么说的。”陆竽知道她们想多了,费劲地解释,“我们那片地方小,就一所小学一所初中,除了我和顾承,还有好几个小伙伴因为住得近,年龄也一般大,从小到大一直都是一起上学。”

三个女生凑一块闲聊了几句,也不再执着于去看篮球比赛,愉快地打起了羽毛球。

篮球场那一方天地里,比赛如火如荼地进行,仍旧是江淮宁和顾承各带一个球队,比分咬得非常紧,双方每进一个球,周围都响起一片欢呼。

高一两个班的小女生比较疯狂,尖叫声尤为响亮。

“啊啊啊啊,穿白色T恤黑色长裤那个男生谁啊?好帅好帅。”

“皮肤白得发光,好羡慕。”

“那天在食堂里见过一面,回去问了好几个同学,一直没打听出来是哪个班的,有没有好心人说一下!”

“高二八班,北城过来的转学生,叫江淮宁。”

一片热烈的讨论声中,夹杂着陆竽一声突兀的抱怨:“完了完了,这下怎么办?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