张颖和叶珍珍同时仰起头,望着翠绿枝叶间一抹亮眼的白色,露出同款的苦恼表情。

刚刚,陆竽接球时用力过猛,一拍子抽过去,羽毛球被扇飞了,再经由一阵风吹,挂在了边上一棵高大的杨树上。

“这么高,我再长高一米也够不着。”张颖不甘心地踮起脚尖试着伸手,距离卡住羽毛球的那根树杈还有好长一截。

陆竽抬高手臂,用手里的羽毛球拍去戳,同样于事无补。

她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打的球,竟然飞这么高。

“怎么办?”陆竽仰头仰得脖子都酸了。

“我再试试。”

叶珍珍绷着一张小脸,往后退两步,攒足力气猛地冲上去,踹了大树一脚,想通过摇晃树干让羽毛球自由落地。可惜这一排杨树是建校初期栽种的,几十年过去,如今树干粗如水桶,一脚踹过去,不仅纹丝未动,还差点把自己给撞翻了。

张颖看着叶珍珍踉跄好几步,险些跌倒,控制不住笑出声来。

“你还笑!”叶珍珍佯怒,转头想要寻找救星,“喊个男生过来帮忙吧,看看能不能找东西给砸下来。下课后羽毛球和球拍要还回去的。”

说起男生就有一个男生刚好经过。沈欢拎了一袋子从小卖部买的矿泉水,路过时瞧见三个女生围着一棵树左顾右盼,乐呵呵地问询:“你们这是在干什么?捉迷藏呢。”

“你来得正好,我们的羽毛球卡到树上了,能不能帮忙弄下来?”叶珍珍指了指树梢。

沈欢停下步子抬头一看,顿时惊到了:“这么高?”

“要没这么高,我们早弄下来了。”叶珍珍摊了下手,语气无奈得很。

沈欢将一袋子矿泉水放地上,两手叉腰仰面观察,寻思着怎么才能弄下来:“我这身高也够不着啊。”他扭头朝一旁的篮球场高喊一声,“老江,过来帮个忙!”

恰逢中场休息,球场上一群男生或站或坐,顶着太阳说闲话。沈欢嚎一嗓子,一群人齐刷刷看了过来。

江淮宁从人群中走来,臂弯里夹着篮球,刚进行一场剧烈运动,他额前的黑发全湿了,面颊染上一层薄薄的红晕,唇色比平时艳丽许多,颗颗汗珠顺着脸部线条往下流淌,白皙的脖颈上也是汗,没入衣领里,无形之中就给人一种性感撩人的感觉。

“叫我过来干什么?”他走到近前,看看沈欢,又看看边上的陆竽,说话声里带出粗重的喘息。

沈欢抬手一指:“羽毛球卡树上了。”

江淮宁舔了舔干燥的唇,仰起脖颈往上看,颈项的线条随着仰头的动作拉伸,凸出尖尖的喉结,底下有颗浅褐色的小痣,本来不打眼,这一下全然暴露在视线里。跟过来围观的几个女生都有点不敢直视了,这人不经意间的举动都养眼得要死,多看几眼心脏怦怦直跳,根本不受自己控制。

“我试试。”

话音落地,江淮宁后退一步,扬手抛出篮球,瞄准了树杈上羽毛球的位置。然而人算不如天算,位置倒是瞄准了,篮球却正好卡在上面下不来。

沈欢:“……”

周围的空气有点安静,只余风吹树叶的沙沙声。江淮宁抬手挠了挠头发,叹了一句:“这下好了。”

陆竽没想到会是这样,抿着唇有些哭笑不得。

“嘿,我就不信邪了。”沈欢耐心告罄,暴脾气上来了,一弯腰脱了脚上的球鞋,铆足了劲儿砸上去。

那只灰色的球鞋像飞镖一样射出去,不偏不倚,恰好以一个刁钻的角度卡在树杈上。

接二连三“损兵折将”,沈欢彻底泄气。人群中不知是谁“扑哧”了一声,带动着所有人都笑喷了。

笑声持续了好久,终于引起了顾承的注意,他原本坐在篮球场旁的一块草地上,两手撑在身体两侧,身子微微后仰。瞥来一眼后,他起身拍了拍裤子上的草屑,抬步朝热闹中心走去:“怎么了?”

沈欢刚收敛起笑容,一听他问,又禁不住笑得嘴角抽搐,一时间说不出话来,只能抬手指给他看。

顾承一手捋起额前的湿发,眯着眼往他指的方向看,一个三角树杈上,挂着球鞋、篮球、羽毛球……

他嘴角抖动一下,溢出一声短促的笑:“这是干嘛呢,摆摊啊?在树上摆摊?”

男生吊儿郎当的语气,带着一股莫名的幽默感,周围的人又是好一阵哄笑,许久停不下来。

“承哥,靠你了。”沈欢咳嗽一声,拍了拍他的肩膀,语气诚恳又郑重地将重任交给他,“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。”

“滚你的。”顾承一耸肩膀,将他搭在自己肩上的手抖落下去。

“你行不行?”江淮宁也有些忍俊不禁,走到他跟前,打量一下他的身高,再看看那根树杈的高度,“要不你踩我肩上叠罗汉?或者我踩你。”

他们两个的身高加起来应该差不多能拿下来。

“不需要。”顾承瞅了他一眼,挥挥手,让他退到一边去,他自有办法。

江淮宁迟疑地让开,只见顾承俯冲了一小段距离,一个跳跃攀到树上,动作灵活得跟猴子似的,三两下爬得高高的,伸手够着了树杈,依次扔下球鞋、篮球。

“你们干什么呢!”

康永鹏转悠一圈,远远望见一个学生攀爬到树上,扯着嗓子吆喝了一声,紧接着吹了一声口哨以示警告。

顾承两手一松,直接跳落到地上。康永鹏疾步走来,拨开人群到了顾承跟前,怒目圆瞪:“干什么呢干什么呢,爬那么高掉下来怎么办?一点危险意识都没有!”

周围的人七嘴八舌地帮着顾承解释。

“老师,羽毛球打到树上了。”

“是啊是啊,想了各种办法拿不下来。”

“这不是没事吗?”

“出事就晚了!”康永鹏没好气地朝最后说话的那个男生吼了一声,转头瞪向顾承,警告了他几句,念在他不是故意爬树,没给任何惩罚。

等体育老师走了,顾承才举起手里的羽毛球,声音散漫地问:“谁的?”

陆竽晃了晃羽毛球拍:“我的。”

见认领的人是她,顾承勾起一边唇角笑了声,两指夹着羽毛球,在她脑袋上戳了戳:“小心一点,再打到树上自己爬上去拿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陆竽捂着脑袋,掀起眼皮瞅他。

顾承这才肯把羽毛球还给她。

陆竽拿着羽毛球,却没有再打的心思,去体育委员那里归还器材。张颖和叶珍珍陪她一起,三人走路的过程中还能听见女生们低低的议论声。

“那个男生也是高二八班的吗?好帅啊。我服了,八班的帅哥怎么这么多!我们班就一个没有!”

“那个男生爬树上的时候,腹肌露出来了,身材好好。”

“噫,你的关注点要不要这么奇怪。”

“随便瞅一眼就刚好看见了嘛。”

张颖撞了撞陆竽,朝她轻挑了一下眉,表情满是揶揄:“她们在说顾承,你什么感觉?”

“什么什么感觉?”陆竽大囧,箍住她的脖子一阵摇晃,一字一顿道,“不要再乱说了!我们就只是好朋友!”

叶珍珍看着快被摇散架的张颖,张着嘴哈哈大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