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课铃声打响,男生们意犹未尽,拖拖拉拉地从球场撤离。

康永鹏点完名就放这群孩子回教室了。

刚进教室,第四节课的铃声响了起来。这一节在课程表上写的是“课外活动”,实际上是自习课。

陆竽整理出当天的作业,再拿上记名册,坐到讲台上去维持纪律。

换了其他人管纪律,这一节课顾承就逃掉了,要么继续在球场消耗时间,要么叫上邓洋杰、周鑫他们去服务中心吃小炒、打牌。因为是陆竽担任纪律委员,他得给她面子,老老实实地坐在位子上,靠着后桌沿,扯动着胸前的衣服扇风。

身上的黑色T恤在打球的过程中湿了一片,这会儿还觉得热得不行,只得拿起桌上的本子拼命地扇。

没一会儿,杜一刚过来巡视,嘱咐一件事:“明后两天开学考,这个我在开学那天就说过了,吃了晚饭过来记得把课桌挪开,桌面和抽屉里的东西清理出来,一片纸都不能留。考试安排表稍后班长过来拿一下,贴到教室前面的墙上。”

班主任过来就为了说这件事,说完就走了。

班里的气氛因为要考试而变得异常躁动,陆竽正在写物理作业,有些焦头烂额,太多人讲话,压根记不过来,于是拿起讲桌上的黑板檫拍了拍:“安静!有什么事下课再讨论。”

顾承仰着脖子看她一眼,漫不经心地笑了笑,她严肃起来很像那么一回事儿,至少表情能唬人。

班里渐渐安静下来,偶尔一两个学生还在说话。其中一个便是不怎么服气的方巧宜,她跟孔慧慧吐槽:“你看她那个样子,拿个鸡毛当令箭,恶心人。”

这回她变聪明了,没有大声说话,因此江淮宁并未听见。

孔慧慧目光瞥向讲台上的陆竽,刚好与她投过来的视线撞到一处,顿时闭紧了嘴巴,没接方巧宜的话茬。

“哎,你怎么不说话,我跟你说……”

话未说完,孔慧慧猛地推了一下她的手肘,抬抬下巴提醒她。

方巧宜抬眸往讲台上看,陆竽已经收回目光,扯过手边的记名册,提笔在上面记录:方巧宜,下午第四节自习课上讲话。

方巧宜瞪着一双眼,瞧见她在记名册上写写画画,便猜到她在记自己的名字,表情骤变,眼里似乎要喷火。

偏偏教室里安静得落针可闻,容不得她发作,只能将一口气生生地吞回肚里。

——

晚自习前,曾响贴完了考试安排表,开始组织大家布置考场。

一时间,教室里充满了桌椅挪动、搬运东西的嘈杂声响,沸反盈天。原本是单人单桌,因为教室里空间有限,平时都是两张课桌或三张课桌拼在一起,考试的时候自然不能这么分布,课桌与课桌之间的距离得拉开。这样一来,有些课桌没处放,只能摞起来堆在教室后墙角。

“放那儿别动,我帮你搬。”

陆竽准备拖拽课桌时,顾承抬手一挥,阻止了她的动作。他将手里的漫画书往抽屉里一塞,搬起她的课桌,放到另一侧。

陆竽将桌上和抽屉里的课本装进瓦楞箱里,抱到讲台上去,只留了几本要用的放在课桌上。

其他的同学也一样,要么把书堆放在讲台上,要么搬到外面的走廊。总之,考试的时候教室里不允许出现纸片。

一切整理妥当,陆竽出了一头汗,坐下来歇气。

她和江淮宁仍旧是前后桌,相隔不远的距离,眼见他从讲台上下来,她抬眸对上他的目光,问:“你在哪个考场?”

江淮宁刚看了考场安排表,听见她问便回答:“13考场,好像就是13班,我还不知道在哪儿。”

黄书涵就在13班,陆竽当然清楚方位,当即指给他看:“对面四楼,最右边那间教室就是。”

江淮宁点点头,又问:“你在哪个考场你看了吗?”

“等会儿去看。”陆竽朝讲台望了一眼,贴着考试安排表的地方挤满了人,现在过去估计什么也看不到,索性等他们看完了,她再过去,不着急。

谁知,江淮宁下一句话便替她省了麻烦:“我帮你看了,在3考场,25号座位。”

陆竽懵了一秒,大大的眼睛扑扇两下,显得特别灵动,回过神来连忙向他道谢:“谢谢。那我就不用去看了。”

恰在这时,顾承从讲台上一步跨下来,迈着慵懒的步伐到她跟前,手指骨节弯曲,敲了敲她的桌角:“3考场25号。”

“我已经知道了。”陆竽仰头看着他,随口一问,“你在哪个考场?”

“17考场。”顾承一扭身坐到自己位子上,抓起桌上一支笔随意地在指尖翻转,毫不在意自己在哪儿考试。

17考场在对面三楼,正对着8班的教室,从走廊尽头的天桥过去非常方便。陆竽想了想,单手托着腮发呆。

开学考相比较月考和期中考来说,没那么重要,所以班里的氛围并没有很紧迫,大家该写作业的写作业,该玩的玩,没几个认真复习的。其实也没什么好复习的,考的又不是这学期学的内容。

陆竽不一样,一想到明天要考试,她就控制不住紧张,想咽口水。尽管她暑期里并未荒废高一的知识点,反而时常拿出来巩固。没办法,她从小到大就属于心态特别不好的那一类学生,不管大考小考都非常在意。

她正在沉思,沈欢一条长腿跨过过道,半个身子趴在江淮宁课桌上,挑起眼梢问他:“你在哪个考场?”

江淮宁掀起眼皮,淡淡地回:“13考场。”

“唉,离我远着呢。”

“你呢?”

“7考场,就在隔壁班。”沈欢指着教室后门,笑着说了一句,“从这扇门出去,走一步,直达七班前门。”

江淮宁轻抿着唇角,忍俊不禁:“行了,回你座位吧,上自习了。”

沈欢讪讪地摸了摸鼻子,嘀咕道:“本来还担心你找不到考场呢,你倒好,直接赶我走,你知道13考场在哪儿吗?在对面……”

“对面四楼,最右边那间教室。”江淮宁面无表情地替他说了未说完的话,而后朝他解释,“陆竽已经给我说过了。”

“得,不需要兄弟是吧,我走了。”沈欢做作地挥了挥手,一扭头不理他了。

陆竽看得好笑不已,静了静心,翻开一本数学习题册,写起了作业。

刚写完一道题,过道里传来熟悉的女声,是孔慧慧在说话,她轻声细语地问:“方巧宜,你在哪个考场?我在本班考试诶。”

方巧宜答:“3考场。”

陆竽笔尖颤了颤,在这一页的空白处画了一道不规则的线条,跟毛毛虫一样。回想起期末考试时考场上那一幕,她有些绝望地闭了闭眼,暗道,真是阴魂不散。只能祈求方巧宜的座位离她远远的,免得受她干扰,影响发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