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封情书最花哨,让我看看写了什么内容!”

男生从江淮宁手中抽出一封印着紫藤花图案的信封,指尖挑开封口的爱心贴纸,哈哈笑着拆开了。

江淮宁微微皱眉,没等男生看清上面的字就一把抢了回来:“别看了。”

“别这么小气,长这么大还没收过情书呢,特好奇情书上写的什么。”男生一手勾住江淮宁的肩,去抢他手里的情书。

“没什么好看的。”

江淮宁倒没生气,只觉得当着这么多同学的面公开女生写的情书不太好,显得很不尊重人,虽然他并不知道对方是谁。

“欢妹,帮帮忙,给我抢过来。”男生的好奇心大,越是被阻挠越是想看,仰着脖子朝刚进来的沈欢嚷了一声。

沈欢出去上了个厕所,回来就跟不上节奏了,挠挠头问:“什么情况?”

“我们班草出名了,好多女生送礼物写情书。你不好奇情书写的什么?”男生说。

沈欢眼睛点亮,来了兴致,正准备做点什么,被江淮宁睨了一眼,立马偃旗息鼓,反过来帮江淮宁说话:“算了吧,别看了,人小女生的心意,要是知道被当成笑话看得多伤心。散了散了。”

沈欢平时不着调,总是看热闹不嫌事大,大是大非却分得很清楚,要不然也不会成为江淮宁的朋友。

围观的几个男生讪讪地回了各自的座位,谈论的话题却未终止,嘻嘻哈哈的,说起高一那几个排得上名号的漂亮学妹。

江淮宁看着满桌的零食和情书,心中泛起了纠结。

这种事他不是第一次经历。只不过以前在北城读的是重点高中,女生们远没有这么疯狂,一方面学校抓早恋抓得很严,稍有苗头就会被抓去办公室谈话。再者,学习任务重,竞争压力大,大多数学生都铆足了劲儿力争上游,生怕被人挤下去,哪还敢分心。

沈欢托着腮帮子,啧啧了好几声:“上次体育课后,不少女生找班里同学打听你,我撞见过好几次。前几天开学考试占据了时间,这不考完了,那些小女生的心思就活络了。老江,好福气啊。”

江淮宁没接话,也不打算拆情书,一股脑收拾起来塞进抽屉里,目光扫过一堆零食,着实犯难。

还回去吧,他根本不知道这些东西分别是谁送的,怎么还?扔了吧,毕竟是吃的东西,浪费粮食可耻。

“交给你处理。”江淮宁手臂一挥,零食全部被移到沈欢桌上。

沈欢不客气地双手揽住,眉梢挑起:“还有这种好事?”

“给你吃你就吃,哪儿那么多废话。”江淮宁抽了本资料书出来,脚踩着课桌底下的横杠,指尖的笔转得飞快。

沈欢可不是个吃独食的人,分了一部分给陆竽,大方道:“给给给,老江请客,别客气。感谢老江靠脸造福大家。”

江淮宁:“……”

陆竽:“……”

陆竽被塞了一堆零食,有些哭笑不得。

沈欢撕开一包薯片,跟老鼠似的嘎吱嘎吱吃起来,往江淮宁那边递了递:“老江,你真不吃啊?黄瓜味很好吃的!”沈欢强烈向他推荐,“你不要这么守身如玉嘛,吃妹子送的零食又不会少块肉。”

守身如玉这个成语是这么用的?

江淮宁停笔,斜了他一眼,淡淡地说:“吃的都堵不上你的嘴。你是猪吗?边吃边哼哼。”

脑海里一瞬间浮现出猪吃食时发出的声响,沈欢嘴里的薯片都不香了。

沈欢扭身去找自己的同盟军陆竽,凑到她面前嘀咕:“你说那些小女生是不是被他的脸骗了,以为他是小说里那种高冷冰山校草?屁,他一张嘴巴不说话还是个人,一说话就是机关枪,突突突扫射一片,无一幸免。”

陆竽掀了掀眼皮,很想提醒他,他用这个音量说话江淮宁是能听见的。

果不其然,下一秒沈欢就挨了顿揍,薯片撒了半桌子。

——

陆竽默默地想了很久,认为沈欢说得不对,江淮宁只是偶尔开开玩笑,显出一点点刻薄,平日里没那么毒舌,让人下不来台。

别的不说,他讲题时特别耐心温和,浑身闪闪发光。

星期日全天自习,以往都有老师坐镇,大概开学考的试卷还没批完,上午前两节课没老师带班。

第二节课间时间比较长,等江淮宁上完厕所回来,陆竽拿着资料书找他请教物理题:“江淮宁,帮我看一下这道题行吗?”

有一就有二,先前问他问题,他没推辞,还很热心细致地解答,以至于陆竽再问他问题,没有那么多顾虑和心理负担。

“我看看。”

江淮宁单腿跪在凳子上,弯腰弓背,手肘撑着她桌面高高摞起的书堆。

“这道。”笔尖在那道题上点了下,陆竽自己也明白问题出在哪里,有些窘迫地说,“受力分析好像画得不对。”

江淮宁没看题,首先注意到旁边的图形,坡道上一辆小车放着几个小方块,上面有陆竽用铅笔画的受力分析。

“少画了一个。”他很快下了结论,从陆竽手里抽走笔,给她添了一道,“先自己算,再有不懂的我给你讲。”

陆竽“哦”了声,埋头列物理公式。

江淮宁暂时没坐下,保持着姿势不动,目光直直地落在她笔下,看着她写。一股淡淡的馨香窜入鼻尖,江淮宁莫名其妙的,下意识滚动了下喉结。

顶着灼灼目光,陆竽压力有点大,生怕展现出自己愚笨的一面。

星期日的大课间不用做操,班里嘈杂得跟一锅煮沸的粥似的,吵得顾承没法儿睡觉,他出去找周鑫、邓洋杰、李德凯去小卖部晃悠了一圈,买了一堆零食回来,恰好看到这一幕:两人一个弓着身,一个坐着,头挨头讨论题目。

没完没了了?

脸色晴转多云,顾承落座时故意将凳子挪得刺啦一声响。

陆竽没受他影响,一气呵成解完了题,递给江淮宁看,两只手置于胸前,一副猫猫揣手的样子,心里有点忐忑。

江淮宁大致扫了一眼:“对了。”

陆竽如释重负地舒口气,眉眼舒展开来。不夸张地说,被江淮宁盯着做题,她后背都出汗了。

“吃不吃?”顾承将买来的零食放桌上,问陆竽。

陆竽头也没抬地说了句“不吃”,继续往下写。

物理是她的天敌,永远无法和解的那一种,得死磕到底。

“江淮宁,外面有人找。”

教室后门处,曾响靠着门框朝里面喊了一声,而后露出一个揶揄的笑容。

江淮宁闻声抬起眼眸,神情散漫地往外看,走廊上,三个陌生的女生挤挤挨挨地站着,朝教室里张望。中间那个女生对上他的视线,一瞬变得羞赧,微微低头含胸,脸都红了。

一左一右两个女生轻轻推搡她,像是给她打气。

顾承扭头看了一眼,瞬间明白是什么状况,眉梢一抬,吹了声响亮的口哨:“哦豁,某人的桃花开了,一朵,两朵,三朵!”

沈欢竖起脑袋,一听到桃花开,立马开嗓唱了起来:“我在这儿等着你回来,等着你回来,看那桃花儿开——”

江淮宁淡淡瞥向同桌,一脸嫌弃:“二百五。”

沈欢没看到他嫌弃的神情,只看到他起身出了教室,愣了愣,不明所以地问陆竽:“老江在说我?”

陆竽抬起头:“不然呢?”

沈欢:“靠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