乌泱泱一群人涌到操场。

典礼还未正式开始,音响里播放着一首粤语老歌,用来检查设备是否存在故障。

下午的阳光白灿灿,晒得一张张青春洋溢的脸油光发亮。

叽叽喳喳的声音不绝于耳,整个就是一麻雀出笼现场。班长举着班牌,指挥本班学生按照女生在前男生在后的要求列队。靠近主席台的地方遮出一片阴凉,怕晒的女生争先恐后挤着往前。

陆竽穿上校服外套,坐在女生队伍最后一排,后面紧挨着男生队伍。

后颈蓦地一凉,她缩了下脖子,还没来得及回头,一条紧实有力的胳膊擦着她的耳朵尖伸到前面来,一瓶冰镇的果粒橙落到她怀里。

她就知道是顾承,扭头一看,果然是他。旁边是跟他一起来的周鑫、邓洋杰、李德凯,三人跟她打声招呼就跑回各自的班级队伍。

陆竽抱着饮料,冰冰凉凉的触感贴着掌心,稍稍解了暑气:“我说怎么不见你人呢。”

“刚好周鑫他们过来找我,一起去小卖部了。”顾承坐在她身后,凳子是托班里一个男生搬来的。

陆竽“哦”一声,扭回去端正坐好。

顾承两手搭着膝盖,身体前倾,靠近陆竽问道:“你就不怕晒黑?别的女生都挤着坐在前面,你个子又不是班里最高的,干嘛坐后面?”

陆竽偏了下头,说:“后面总要有人坐,我带了外套就还好。”

外套只能遮住两条胳膊,脖子和脸都露在外面,照样被晒。顾承喊了隔壁七班一个男生一声:“扇子借我。”

那男生跟他关系好,二话没说,合上折扇扔给他。

顾承接住,握住扇柄,手一甩,啪的一声展开折扇,在陆竽脸侧扇风。陆竽侧目,余光瞥他一眼:“我不热。”

男生队伍的后排传来几道嗤笑声,顾承一边扇风,一边扭着脖子张望。

赵琦跟他对上视线,挑挑眉:“我说顾承,你是不是对咱语文课代表有意思呀?这么殷勤不多见啊,啧啧,可别被人挖墙脚了……”

“嘴巴放干净点!”

顾承一记冷眼盯得赵琦一愣,后面的话他就没敢说。

赵琦这人混归混,多少有点忌惮顾承,不为别的,他听说顾承他爸在外省当大老板,身价不菲,还有个亲戚是本省鼎鼎有名的企业家。一家子都是生意人,有钱有权有人脉。这样的家庭背景,他惹不起。

赵琦的狗腿子万兴磊自以为跟顾承打过球就和他关系不错,笑呵呵地站出来打圆场:“承哥别气,老赵的话不是没道理,你没看到刚才于巍在陆竽面前装可怜博同情那熊样儿……”

“没完了是吧?!”

顾承眉毛一横,明显动了怒,漆黑眼眸里的那股狠劲儿纤毫毕现,让人毫不怀疑,你再多说一句,他会抄起凳子砸你身上。

万兴磊悻悻地摸了摸鼻子,不吱声了。

顾承不爱跟班里那群没皮没脸的男生一块玩,偶尔打球人数不够才会让他们当中的人顶上,一般他都会去外班找周鑫他们。

“你别听他们胡说,一群老油条,就会嘴上喷粪。”顾承这话是对陆竽说的,怕她听了那些话不高兴。

陆竽淡然地摇摇头,表示自己没生气:“你还不知道我吗?心理没那么脆弱,几句玩笑话而已,我都懒得听。”

那些人就爱哗众取宠,班里哪对男女走得稍微近一点,他们就在后面敲桌子吹口哨起哄。说好听点是青春期躁动,说难听点就是没脑子。

顾承将折扇搁在她脑门顶上,给她遮阳,脸上神色晦暗不明。

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,既怕她误会,可是当她表现得一点也不在意,他又觉得心里闷闷的。

陆竽抬手按住头顶的扇子,合起来,丢回给他:“我不热,你自己扇吧。”顿了下,纠正道,“你也别扇了,一会儿校领导在上面讲话,在底下扇扇子不礼貌,老师会说的。”

顾承接了扇子弯唇一笑:“就你最讲究,三好学生。”

不得不说陆竽很有先见之明,因为下一秒,杜一刚就在班级队伍后面吆喝:“那几个女生,打遮阳伞像什么样子?赶紧给我收起来!真是一点苦都吃不了!”

说的是陆竽前面两排的女生,来晚了没抢到靠前的位置,只能坐在太阳底下打伞,听到老师的话,连忙收了伞,正襟危坐。

江淮宁个子高,坐在男生队伍的最后一排,不像顾承脸皮厚,明明个子也很高,却坐在前面。他脊背笔直挺立,一直目视前方,当然没错过刚才那个小插曲。顾承和陆竽,关系好得自成一座壁垒,将其他人排除在外……

边上,沈欢吐槽:“赵琦真的有病,什么话都说,没点分寸。”

江淮宁难得附和他的话:“嗯。”

听他搭腔,沈欢来劲了:“是吧?鲈鱼是热心肠的小可爱,帮于巍是看在同班同学的份儿上,可你听赵琦说的什么话,挖墙脚?真够难听的。”

江淮宁:“嗯。”

沈欢压低声音接着道:“有一说一,承哥护鲈鱼那劲儿确实挺暧昧哈。青梅竹马什么的,我还是很看好的。”

江淮宁:“……”

沈欢:“你怎么不‘嗯’了?”

江淮宁:“典礼开始了,闭上你的嘴。”

沈欢:???

——

开学典礼流程多得一只手数不过来,校长讲话、校领导讲话、高三年级主任讲话、文理科优秀学生代表讲话、新生代表讲话……

台下灌了一耳朵鸡汤的学生们昏昏欲睡,再加上烈日当空,没困得从凳子上跌下去就不错了。

等所有仪式结束,大家感慨,待在教室里上课也挺好的。

唯一的安慰是今天星期五,下午只有两节课,现在已经结束了,住校生终于可以出校门放风了。

陆竽先把凳子送回教室,然后跟黄书涵一起出去,喝奶茶、吃各种小吃。

她们不敢去太远的地方,还得回去上晚自习。

黄书涵一手奶茶,一手棒棒鸡,吃一口喝一口,不亦乐乎:“上次听你说你们班这周五换座位,换了吗?”

“还没呢。”陆竽端着一筒炸串,同样边走边吃,“估计今天晚自习会换。”

“要跟校草分开了,难过不难过?”

她们走进学校对面一家卖卤菜的小店,想买点鸭脖鸭翅、藕片、海带结之类的带到学校吃。

陆竽惆怅地叹气:“说实话,挺难过的。”

黄书涵怔愣了一秒,继而被一口奶茶呛到,咳得脸红脖子粗。

没想到啊没想到,陆竽竟然这么大胆地承认自己不舍得跟大帅哥分开,她莫不是春心萌动了?

跟随她们身后进店的沈欢和江淮宁刹住脚步,前者震惊得失去表情控制,难道青梅竹马cp这么快就be了?后者心里像被兔子腿冷不丁弹了下,心跳突然加快。

但此刻的他还不懂这是怎样一种情愫,只觉得陌生又躁动。

黄书涵笑眯眯,像引诱小红帽的狼外婆:“真的呀?”

“嗯。”陆竽郑重其事地点头,“如果江淮宁换走了,我再想找他问问题就没那么方便了。唉,这么耐心细致还很帅的‘辅导老师’要离开我啦,想想就难过——”

沈欢憋得脸部肌肉都在抽搐,实在憋不住了,扑哧笑出声:“哈哈哈,老江听到没,鲈鱼说你长得帅。”

“听到了。”

陆竽缓缓扭头,对上江淮宁浅含笑意的眸子。

他单手插兜,背着门外的光,卤菜店里灯光打得暗,他脸上的表情其实看不太清,但那双灼人的笑眼难以忽视。

尴、尬、死、了!

陆竽只想夺门而逃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四更来啦!

多多投票召唤五更好不好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