九月底,正值初秋时节,下了一场淅沥小雨,缠绵了两天。气温降下好几度,到了夜里更是凉意习习,睡觉都得盖得严严实实。

这一年中秋节和国庆节连在一起,放假八天,用大家的话来说就是爽呆了!

班里时不时能听到同学们在讨论假期去哪儿玩,有随父母去北城旅游的,祖国母亲的生日,去首都比较有意义。还有出国的,已经提前办好了签证……可谓人心浮躁,学习氛围直线下降。

陆竽没受影响,一有时间就跟以往一样埋头做题。

她没有假期旅游计划,只有学习计划,一些不会的知识点正好趁着放假多下功夫吃透。但她也不会一直苦学,顶多到时候夏竹放假了,陪她出去逛街,买点秋冬季节的衣服。

“红笔借我。”江淮宁敲了下她的桌子。

陆竽很顺手地从笔袋里抽出红笔放他手里:“你拿着用吧,我还有好几支。”

江淮宁对照答案更正了一下错题,抬腕表看时间,还剩半小时午自习结束,立刻收起资料书,倒头就睡。

多一分钟都不肯坚持。

陆竽做题的思绪被他干扰,不由自主地朝他看去。江淮宁两手交叠垫在桌上,脑袋枕着手臂,校服外套罩在脑袋上避光。

隔着过道坐了半个月,陆竽余光里全是他的身影,她早发现了江淮宁的习惯,他每天中午会睡半小时,几乎雷打不动,作业再多他也会在此之前全部完成。

谁让他做题速度快,正确率还很高呢。

陆竽羡慕,但学不来,她脑袋笨,只会死读书。

或许陆竽不知道,她这么专注而又放肆地盯着人家看,哪怕脑袋被衣服罩着,阻隔了视线,也能通过其他感官感知一二。

江淮宁没睡着,校服底下的眼睛是睁开的,他感觉有道视线凝在身上。这种感觉非常强烈,他忍不住想要一探究竟。

于是,江淮宁掀开了校服一角。

陆竽没料到他会突然有此动作,视线没来得及收回,被他逮了个正着。她莫名慌乱,心跳失衡,好像漏掉了一拍。

江淮宁趴着没动,侧着脸朝向她,脑袋还顶着校服,只露出一双眼睛,定定地看着她,眼中有淡淡的戏谑,还有一点困惑。

她为什么要趁他睡觉的时候盯着他看?

陆竽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有做贼心虚的感觉,情急之下胡乱找了个借口,为自己偷窥的行为开脱:“我是看你袖子弄脏了。”

江淮宁竖起脑袋,捞起垂在桌边的袖子看了眼。昽山高中的校服是黑白配色,前胸后背是黑色,胸口贴着校徽,两条袖子是纯白,沾上点污迹很明显。

他袖口有一道墨水印,估计是做题时没留意蹭上去的。

江淮宁“啊”了声。

陆竽尴尬了,开始挠耳朵,在想她是不是有点欲盖弥彰?

江淮宁看出她的窘迫,很轻地笑了声,再度趴下去,校服挡住半张脸,他声音压得很低,带着点哑:“你不睡午觉的啊?没见你睡过。”

陆竽点了点头。

她在学校从来不睡午觉,时间全用来做题了,就这还总觉得时间不够用。

江淮宁心想,她的刻苦程度很多人都比不过,至少他就比不过。据他观察,陆竽课间休息时间除了必须处理的事情,基本都在做题,作业写完了就做课外习题巩固,完了再预习新课、背单词、背古诗词。听说她晚上在宿舍学到很晚,中午还不午休,太拼了。

学习要讲究方法,不能闷头瞎干。他想跟她说这个来着,又不知如何开口,好像有点好为人师的嫌疑。

毕竟,天道酬勤也是有道理的。他的学习方法不一定适用于她。他曾教过沈欢,沈欢完全听不懂,沈黎却能理解并自我消化一二。

唉,还是想告诉她,要劳逸结合,别绷太紧。这才高二呢,照她这么紧锣密鼓地学习,到高三怎么办?岂不是连觉都不睡了。

思绪转了一圈回到原点,江淮宁突然怔愣了一下,他为什么这么操心她?沈欢说他最近不对劲,他起初没觉得,现在想想,确实不太对劲。

半个小时一晃而过,他今天这个午觉没睡成,全用来想东想西了。

——

放假前一天,班里彻底躁动起来,就跟打地鼠游戏一样,怎么也压不下去。

住校生中午就把行李箱搬到教室来,打算放学了直奔校门,不用再回一趟宿舍耽误时间。陆竽也一样,推着行李箱进班,放在自己和张颖的凳子中间。张颖的行李箱挨着放,空间十分拥挤。

江淮宁发现了,让陆竽把行李箱放在他的座位旁。

她没拒绝。

下午只用上两节课,上课时间提前,放学时间比平时早很多,目的是保证住得远的学生也能早点回家。

最后一节课好巧不巧是脾气暴躁的生物老师来上。

邹广平讲着课,动不动就停下来大吼一声:“还没放学呢!一个个的都给我坐好咯,别让我再听见书包拉链的声音。”

哄堂大笑。

不怪他发火,底下一群归心似箭的学生,已经偷偷摸摸开始收拾书包,把要带回去的假期作业装好,拉上拉链。刚拉上,想起还有东西没带,再拉开,装进去。

反复几次,拉拉链的声音此起彼伏。

距离放学还有十五分钟,邹广平被磨得没脾气了,接下来他要讲的一个知识点很重要,但下面这群崽子根本没心思听。回头出相关的考题,他们只会脑袋空空,没半点印象。

邹广平放弃了,丢下粉笔和教案:“行了,剩下十五分钟自己做题吧,我不讲了,讲了也没人听。”

学生们欢呼一声“万岁”。

“消停点,招来年级办的主任,有你们好看的!”

邹广平指着他们呵斥一声,等气氛稍微安静下来,他端起讲桌上的太空杯,打开盖子磕了磕杯口,吸溜了一口茶水。

陆竽东西收拾得差不多了,在死磕一道生物题。

啪嗒一声,一个纸团从侧边扔到她面前。

陆竽愣了一下,下意识朝左边看,江淮宁轻轻抬了下下巴,示意她打开。

毕竟是在课堂上,陆竽先左顾右盼侦察一番,确定老师没注意他们这边,手指捏住纸团攥在手心里,再偷偷展开。

目睹她小心翼翼的动作,江淮宁食指骨节抚了下鼻尖,轻笑一声。

她难道不知道,越是探头探脑,越容易引起注意吗?

陆竽眯着眼,努力辨认纸条上的字,老实说,江淮宁的字真的非常潦草,很难一眼看出他写的是什么。

看了一会儿,她终于认出每一个字,连起来默念一遍:你放假什么安排?有qq号吗?给我。

陆竽提笔在下面回复:假期没有安排。有qq号,但我不用。

这么回答好像显得语气很生硬,陆竽想了想,在后面画了个笑脸。

她叠起来,扔到江淮宁桌上。

陆竽的字迹端正灵秀,很好辨认,江淮宁扫一眼就看清了,继续写:手机号呢?

陆竽:要手机号干嘛?

江淮宁:万一假期里有问题向你请教,联系不上你怎么办?

陆竽:……

到底是谁向谁请教问题啊,他是不是在捉弄她?

陆竽心里这么想,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给他写了手机号码,然后避开老师的视线,把纸条扔过去。

张颖眼珠子随着扔来扔去的纸条转动,心说,你俩也太明目张胆了!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大家看到啦,是江淮宁主动要的手机号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