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下到县城的最后一班车是四点,三人坐了这一趟车回去。

一路上,江淮宁没有说话,坐在靠窗的位子上。

这一侧是三个座位连着,中间坐着沈欢,沈黎坐在最边上,视线时不时越过沈欢瞟一眼江淮宁。

他脑袋上的鸭舌帽压得低,帽檐的阴影遮下来,只露一截线条清晰的下巴颏,后颈靠着椅背,半睡半醒的状态。

沈黎脑海里闪过他和陆竽在桂花树下的画面,默默地叹息一声。

江淮宁太聪明,哪怕她旁敲侧击地询问,也有可能被他看出端倪,索性把所有的疑惑憋在心里,什么也没问。

到了县城,各自回家。

江淮宁午饭吃得晚,晚饭没胃口,坐在餐桌旁陪父母,偶尔夹一筷子菜,聊些学习上的事情。

江学文寻了个空当开口:“老在家里蹲着不是长久之计,我想找点事情做。”

气氛安静一瞬,孙婧芳放下筷子,抬头看着丈夫:“你想做什么?”

江学文轻咳,先跟她算一笔明白账:“淮宁才读高二,以后读大学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,家里的积蓄也不足以下半辈子衣食无忧,坐吃山空是绝对不行的。”

江淮宁插话:“我上大学可以半工半读,你别太有压力。”

“啧,你这孩子,先听我把话说完,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江学文语重心长道,“我和你妈都知道你上进,从小到大大小事情没让我们俩操过心。我的意思是,我还不到五十,手脚也不是不能动,总闲着不是个事儿。”

江淮宁和孙婧芳对视一眼,孙婧芳开口问:“你有计划?”

“我听人说昽山县底下的卢店乡,有个风景秀丽的碧水潭,未经开发。我想在山脚建成度假山庄,发展当地的旅游经济。当然,那地方我还没去考察过,不知道具体状况如何,能不能实施。”江学文说这些的时候,眼睛里有希冀的光芒,驱散了往日的阴霾,“目前就只有一个粗略的想法,后续要开展工作可能还得拿到政府审批,流程没那么简单。”

事情太巧了。

江淮宁今天才去过碧水潭。

孙婧芳对于丈夫再创业的想法没有异议,她唯一担心的是金钱问题:“咱们手里的钱够吗?开度假山庄前期得投入大量资金,后期能不能回本还得两说。再过一年,淮宁就读高三了,我不想闹得家里太动荡。”

江学文略有犹豫,显然也有过这方面的顾虑,沉吟片刻,老老实实说了自己的打算:“光靠我一个人肯定不行,到时候得拉投资,找人入股。”

孙婧芳一时没说话了。

当初在北城开塑料公司也是跟人合伙,就因为识人不清,到头来遭人算计,差点被关进去吃牢饭,想起来孙婧芳还心有余悸。

饭桌上的气氛变得沉默,半晌,江淮宁出声,凝滞的气氛撕开一个豁口:“碧水潭的风景不错,可以试试。”

江学文和孙婧芳同时看向他,江学文兴致高涨道:“你觉得可行?哎,不对,你怎么知道碧水潭?”

“刚巧今天和沈欢去那里游玩。”

江淮宁大致讲了讲碧水潭周边的环境,他没攀登二峰,不了解上面的景致如何,暂且略过。

陆竽说他们当地人每年都要去几趟碧水潭,几乎成为逢年过节的固定项目,修建度假山庄不仅能给本地人提供服务,还能吸引外地游客,确实有可发挥的空间。

江学文受到鼓舞:“那我就试一试。”

他们父子俩一拍即合,孙婧芳也只能由着他们。

——

荒废了一天时间,陆竽晚上点着灯赶作业。

书桌上的蓝色玻璃瓶里插着几枝桂花,淡淡的香气萦绕,弥漫整个房间。陆竽写完一道题,停了笔,托着腮静静看了一会儿,嘴角一点一点弯起。

直到夏竹前来敲门,她才收敛思绪。

“明天有时间吗?带你去县里买衣服。”夏竹手捏了捏陆竽单薄的肩膀,“咱们这儿秋天短,说入冬就入冬了,得给你买几套御寒的新衣。”

“带陆延去吗?”

“他呀,每次逛街走几步就喊累,大概不乐意去,等会儿我问问。”夏竹扫了眼桌角搁置的一摞书,“这不是高一的资料吗?怎么找出来了?”

陆竽看着那一沓笔记:“帮同学整理的。”

夏竹哦了声,没耽误她太多时间,揉了揉她的脑袋说:“那你安排一下,咱们明天早上坐车去,别熬夜,睡不好晕车很难受。”

“知道啦。”陆竽仰头笑着说。

夏竹问过了,陆延果然不乐意陪她们逛街,他忙着看故事书和拼乐高,不愿出门,只说想吃炸鸡,要她回来的时候给他带一只。

与母女俩一起逛街的还有一位熟人,桂月琴,与夏竹同龄,不过按照辈分,陆竽得叫她大嫂。

三人坐了快一个小时的车,到了县城。

在路边的小店里,一人吃了一碗热干面,然后开始沿街逛服装店,给陆竽选衣服。逛到其中一家店,陆竽的目光一下子被挂在第二层衣架上的一条白色连衣裙吸引了。

略带蓬松的短泡泡袖,裙长大概到小腿,裙摆的放量大,堆叠出褶皱,很显淑女风。陆竽有好几条裙子,大多是比较简单利落的设计,没这种风格。

她手指摸上裙摆,眼中闪过艳羡。

跟放假那天沈黎身上的那条裙子有点像。

夏竹正在给她挑秋冬款的衣服,手里拎着一件淡蓝色毛衣,想让她试穿,却见她盯着白色连衣裙发呆。

“喜欢这条裙子?”夏竹打量一眼,觉得平平无奇,“夏天过去了,买了也穿不上,等到明年又有新的款式。”

陆竽懂这个道理:“不买,我就看看。”

她拿着毛衣去试穿。

桂月琴的目光从一排排衣服上收回,看向从试衣间走出来的陆竽,由衷地发出感叹:“好看呐,很衬肤色。”顿了顿,又夸赞道,“竽竽长成大姑娘了,个子比妈妈还高,人漂亮学习又好,真令人羡慕。”

夏竹拉着陆竽在全身镜前照了照,笑说:“是比我高。”

陆竽身材纤瘦,肤色白皙,只要是相中的衣服都能穿得出彩,因而没逛几家店,衣服就买好了。

桂月琴也买了几件,接下来要去理发店做头发,母女俩陪她。

夏竹坐下休息时,看了眼陆竽,突然提议:“你想不想把头发拉直?”

陆竽小的时候不太喜欢自己的自来卷,说看起来像烫了头发。别人都说很好看,她非说难看死了,很羡慕别人拥有一头又直又垂顺的长发,总想着把头发拉直。

夏竹说小孩子不能做头发,长大后才可以。

后来她长大了,没再提过这个要求,夏竹自然而然就忘记了,这会儿是一时兴起,想起这回事。

陆竽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其实她的自来卷跟大部分人的不一样,弯曲弧度很自然,有点类似于法式卷发,慵懒蓬松,显脸小。

黄书涵以前去理发店,要理发师烫成她这样的,人家诚实地告诉她,天生的肯定比烫出来的效果好。

陆竽脑中浮现沈黎那头飘逸的乌黑长发,心念微微一动,又纠结了几分钟,最终一拍膝盖做下决定。

“拉直吧,我想换个发型。”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那个时候很流行拉直头发的!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