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竽看了看被自己嘴巴碰过的瓶口,心脏快跳出嗓子眼,一时踌躇,不知是要把水杯还给江淮宁,还是继续拿着。

黄书涵的声音解救了她。

“陆竽。”

陆竽好似被解了穴,缓缓抬头看了过去。

黄书涵从一辆出租车上下来,背着书包,提着一个小型行李箱。

陆竽问:“你不是去新华书店了?”

“书店关门了。”黄书涵喘口气,打量她的脸,一看她苍白的脸色就猜到怎么回事,“又晕车了?”

她已经司空见惯,每次坐车陆竽都会吐上一回,少有例外。

黄书涵瞥向边上的江淮宁,笑着打了个招呼,注意力重新回到陆竽身上,抚了抚她的脊背:“好点了吗?”

“嗯,好多了。”

江淮宁顺手从她手里拿过水杯,拧上盖子,放回书包侧边的口袋。

黄书涵敏锐地捕捉到这一细节,没出声揶揄,挽着陆竽的胳膊往学校里走。江淮宁推着她的行李箱跟在后面,陆竽不好意思劳烦他:“我自己来。”

她要回宿舍,江淮宁要去教学楼,不是同一条路。

江淮宁伸手挡了一下:“送你一段路。”

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陆竽即将出口的话,她怔愣了下,连忙翻出手机,屏幕上闪烁的一串号码没有备注,是陌生来电。

陆竽放慢了脚步,迟疑着接起来,听见对方不冷不热地说:“承哥的钱包弄丢了,在我们腾飞网吧,让你过来给他送一下钱。”

“你是说顾承?”

“对,你是他朋友吧?”

陆竽心生疑窦:“麻烦你让他接一下电话。”

陌生的男声有点不耐烦:“他忙着打游戏呢,戴耳机了,我喊不动。”

陆竽叹了口气,挂电话前,对方还催了一声:“快点。”

黄书涵没听清几个字,问道:“顾承怎么了?”

“在网吧打游戏,钱包弄丢了,叫我现在过去给他送钱。”陆竽看了眼时间,还有两个小时上课,来得及。

黄书涵翻个白眼,吐槽了顾承一通,然后对她说:“我帮你把行李箱拿到宿舍。”

“你能行吗?我箱子很重。”

“先寄存在宿管阿姨那里,分两趟拿上去就好了。”黄书涵递给她一个放心的眼神,“你快去吧。别忘了骂他一顿,这不靠谱的家伙。”

陆竽只笑不语,掀眼皮看了江淮宁一眼,转身去校门口拦车。

黄书涵推着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,慢吞吞往宿舍楼群的方向移动,速度慢得跟蜗牛爬行一样。

林荫路的另一旁是大操场,下午的阳光暴烈如火,操场上不知在举办什么活动,欢呼和掌声不断,人群潮水般堵了好几层。

黄书涵运气好,在宿舍楼下遇到一个同班的女生。

女生帮忙搭把手,一次性就将两个行李箱搬到了楼上。

黄书涵在宿舍整理完东西,躺了一会儿缓神,叫上同伴去教室。

再次路过大操场旁,黄书涵抻着脖子张望:“那边在干什么啊?”

“篮球联赛。”同行的女生兴致勃勃地说,“我们学校和二高的男生私下组的局。平时学校的篮球场不对外开放,他们就选在今天开赛。顾承人气好高,我那会儿去瞅了一眼,不少女生叫他的名字。啧,你还别说,顾承那长相,确实又拽又酷,穿着球衣蛮吸睛的。”

“你说谁?”

黄书涵怔了怔,大脑迟钝地转了两圈。

顾承不是在网吧吗?

意识到不对劲,她猛地停下步子,不可置信地问:“顾承在打篮球赛?你确定那里面的人有他?没看错吗?”

女生被她陡然变换的神情弄得有点懵,语气确定:“是他啊。”

“到底什么情况?”黄书涵还是不敢相信,抓紧书包带,从操场一个侧门绕进去,往最里侧的篮球场狂奔。

拨开重重人群,黄书涵在球场上看到那个追逐的高大身影,穿着一身黑色球衣,背上有个红色的数字“9

”,额前的碎发汗湿了,紧贴着发带。

他甩了甩湿发,在场上打了个手势。队友会意,扬手把球传过来,他接了球,穿过大半个篮球场,投了个完美的三分球。

满场喝彩声震耳欲聋。

黄书涵朝球场喊了一声:“顾承!”

然而,身边太多女孩子叫这个名字,她的声音混杂在人群里显得极其微小。她又喊了一声,顾承根本没听见。

黄书涵闭眼,服了他。

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,找到陆竽的号码打过去,响了很久无人接听。

黄书涵快急死了,心里一阵没来由的恐慌。

顾承明明在这里打球,那为什么有人给陆竽打电话说他在网吧打游戏,还让陆竽过去送钱,把她骗过去想干什么?

黄书涵骂了句脏话,顾不得那么多了,直接冲到球场上,不管三七二十一拉住顾承的胳膊,将他往场外拽:“你跟我过来!”

赛事正进行到白热化阶段,顾承被她这么一拽,丢了个投球的好机会,有些恼火:“你发什么疯?跑球场上来干什么?”

“我联系不上陆竽,她去找你了!”周围噪音一浪高过一浪,黄书涵扯着嗓门朝他的脸大吼一声,“她要出什么事,我跟你没完!”

球场上的队友不明情况,绷着脸发飙:“靠!搞什么?在打比赛呢,人怎么走了?!”

顾承满头大汗,大口喘着气,眉头拧得死紧,大脑还处在高度刺激和亢奋的状态,没能理解黄书涵的话:“什么叫陆竽去找我了?”

黄书涵阴着脸,从头到尾给他解释了一遍。

沸腾的血液急速降温,顾承脑袋木然。腾飞网吧的确是他经常去的地方,因为在一条废弃污水河旁,地理位置足够偏僻,不容易被学校老师发现。

顾承大步流星地走开,从看台栏杆上取下自己的外套,找出口袋里的手机,有条来电显示。

半个小时前,陆竽给他打过一通电话。

他手指按了下,回拨过去,嘟声响了好久,能打通,但没人接。

顾承叫了声球场上的周鑫和李德凯,将外套甩到肩上,飞奔出操场,身影远远看着如离弦之箭。

周鑫和李德凯大汗淋漓地从场上退下来,场外候补的邓洋杰也跟着站起身,三人面面相觑,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见顾承紧张成这样,只能猜到事情不简单。

“承哥干嘛去了?”

周鑫一把拉住黄书涵,她跟顾承说完话,他就一副火急火燎的样子,她一定知道原因。

“你别废话了,赶紧跟上顾承。”黄书涵懒得再解释一遍,推了他一下,声音急切地催促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昨天看到有条评论说,顾承太虎了,oo哈哈