陆竽在出租车上给顾承打过一通电话,直到响铃结束也无人接听,她便相信顾承忙着打游戏无暇顾及。

车开到目的地,陆竽才知道腾飞网吧距离学校那么远。

道路两边,一边是吃喝玩乐一条街,开了各种杂七杂八的小店铺,腾飞网吧在尽头拐角的位置,黑色牌子上印着纯白字体,往后走就是七拐八绕的巷子;另一边是一条干涸的污水河,散发着淡淡的淤泥味道,岸上栽种了一排垂杨柳。

陆竽从没进过网吧,一路走过去,脑海里一遍遍演练着待会儿要怎么把顾承叫出来。

万一他的位子靠里面,她是不是还得进去找他,好烦啊……

陆竽有点挫败,早知就让黄书涵陪她过来了。

她走到门口,透过关闭的玻璃门往里张望,里头光线昏昧,柜台后坐着一个染着紫红色头发的小妹,边嚼口香糖边跟一个男人调笑。

紫头发姑娘看了眼陆竽,挑起下巴示意男人看外面。

穿黑色t恤的男人拉开一扇玻璃门,转头朝身后使了个眼神。眨眼间,面前出现七八个小混混模样的男生,看向陆竽的眼神不像善茬。

陆竽心里一紧,一股不好的预感冲上大脑,她多没想,掉头就跑。

“小妹妹,跑什么啊,还没怎么着呢。”

那群小混混不怀好意地嬉笑着,不费吹灰之力就追上陆竽,将她围了起来,堵在一条前路封死的巷子里。

像戏弄小丑一样,一个个看着她露出恶劣的笑。

为首的那个叼着烟,抖着嘴角笑得最张狂,上下打量着她,啧了声:“这么细皮嫩肉,鸥姐说教训她一顿,也没说怎么教训,还真有点下不了手。”

陆竽呼吸停滞,脚步磕磕绊绊地退后,砰一下,脊背抵在粗糙的墙壁上:“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?我不认识什么鸥姐。”

“你不是陆竽?电话没错,人就没错。”小混混欺身逼近。

陆竽听出他的声音,是给自己打电话的人,慌张道:“顾承呢?”

“哈哈哈,哪有什么顾承。”小混混抓住她的肩,狠狠地往后一撞,陆竽后脑磕到坚硬的墙壁,痛得她眼前发昏,“不这么说你还不肯来呢。”

雨点般的痛感袭来,陆竽蜷缩着身子,尽量护住头部,面对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,她没有丝毫反抗的能力。

就在她感到绝望的时候,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奔来,落在身上的拳头消失。

她从臂弯的缝隙里,只看到一片黑色的校服裤脚,踢向拽着她头发的那个小混混,一言不发地挡在她身前。

几个小混混被激怒,转移了目标:“妈的,来个多管闲事的,弄死他……”

耳边是拳拳到肉的混乱声响,陆竽心脏濒临窒息,强撑着哆哆嗦嗦翻出手机,拨打报警电话。

或许是这一片区域鱼龙混杂事故频发,民警出警速度很快。

警笛声遥遥传来的时候,几个混混互相对视一眼,四散逃窜,只留下跪坐在地上软成一滩泥的陆竽,和倒在她旁边的江淮宁。

——

医院走廊充斥着消毒水味,偶尔几道脚步声匆匆掠过。陆竽狼狈地站在诊室外,手脚冰凉地等待着,惶惶不知所措。

耳畔传来一对中年夫妻的对话声,语气焦急关切。

“淮宁在哪儿呢?不是说送到中心医院来了,唉,好端端的去学校怎么受伤了?我真是……”

“你先别急,我去问问。”

“护士,请问江淮宁被送到哪个诊室?我是他家长。”

陆竽耳朵里好像灌了水,声音都被阻隔得迷糊不清,她反应了好一会儿,才意识到是江淮宁的父母赶来了。

她抬步走了过去,已经无法正常组织语言,脑子混沌,嘴巴自动开合:“叔叔阿姨,对不起,江淮宁是因为我才受的伤。对不起。”

孙婧芳看着眼前的女孩,衣服凌乱,右边脸颊蹭破了一点皮,渗出血丝,眼眶里一汪泪水,紧张又不安地抿着唇。

这孩子吓得不轻。

纵然孙婧芳心急如焚,事情没弄清楚前她也不好怪罪,缓和了语气说:“你的伤要不要紧?让医生处理一下。”

陆竽摇摇头:“我不要紧。”

江学文错开身,先去诊室了解情况,被医生告知他儿子江淮宁右臂骨折。幸好检查结果显示,骨折端无移位,不需要动手术,但要马上使用石膏固定。

江学文舒了一口气,紧绷的神情一霎放松下来。他看着一头冷汗的江淮宁,暂时没问其他的,让医生帮他清理。

即便如此,陆竽还是担心得要死,心脏抽疼,眼泪流了满脸都没知觉。

书包里的手机隔一会儿响一次,她没有余裕去接听,朦胧的眼眸一瞬不瞬盯着江淮宁,肩膀一抽一抽。

江淮宁抬眸间注意到她,拧了拧眉,明明痛得脑袋一阵阵发蒙,还有精力关心她的状况:“你身上有没有其他的伤?怎么不让医生看看?”

他说话时咬着牙,有丝丝抽气声溢出来。

他在强忍疼痛。

江淮宁经常打篮球,身体素质不错,只怪对方人数太多,双拳难敌四手,更何况他时刻护着身后的陆竽,行动上难免捉襟见肘。他是象牙塔里的乖乖学生,别说打架,跟人发生冲突都没有过,而那些人是不要命的社会渣滓,无论如何他也讨不到便宜。

陆竽喉咙更咽,说不出话来,只一个劲儿摇头。

她没想到那时候江淮宁会突然出现,挡在她前面,他不是已经回教室了吗?他一定很疼吧?出了那么多汗,嘴唇都泛白了。

孙婧芳拿着各种缴费单子去办理,回来时就瞧见两个小朋友一个站在门口,一个在里头吊着手臂,互相望着彼此。

轻叹一声,孙婧芳拍拍陆竽的肩膀:“走吧,我带你去看看医生,这里有他爸照顾,没事儿。”

小姑娘孤零零的,身边也没个人,怪让人担心的。

陆竽书包里的手机再次响起,她木讷地跟在孙婧芳后面,拿出手机看了眼,眼泪啪嗒一下砸在屏幕上。

她用手指抹掉那滴泪,接通电话,嗓音哑哑地说:“喂……”

“陆竽,你现在在哪儿?”那边传来顾承急吼吼的声音。

陆竽轻吸一口气:“我在医院。”

“哪家医院?”顾承喉结滚了一下,嗓音沉得可怕,紧涩得像被沙砾打磨过。

陆竽想了想,没让他过来:“我没事,很快就回去了,你不用过来。”

挂断电话,她犹豫着要不要给夏竹打个电话,事情有点严重,惊动了民警,那几个小混混没抓到,她还要配合做笔录。

------题外话------

顾承真就是每次都差那么一步……

江江就是头脑发达,总是会多想一步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