运动会最后半天,大家的热情并未消减。

正经的比赛项目已经全部结束,眼下举行的是趣味性比赛。输赢不重要,重要的是愉悦身心。

游戏内容包括十人九足、拔河比赛、弹力绳大作战、进击的毛毛虫,还有摸石过河。所谓摸石过河,便是一个人拿三块砖,要求脚不能沾地,顺利到达对面的岸边,速度快者获胜,可赢得趣味奖品。

奖品是校方准备的,有定制水杯、学校风景明信片、校徽胸针等等。

趣味过后,是教师组的比赛,篮球、足球、接力赛……欢乐不断,气氛空前的火热。

学生们吹口哨、敲击充气助威棒,势要给本班老师营造最强大的后盾,将其他班的气势比下去。

轮到杜一刚上场参加拔河比赛,还未正式开始,八班的魔性口号又来了。

“老杜,加油!”

“老杜老杜,宇宙最酷,山中猛虎,永不服输!”

草坪上,杜一刚所在队伍的老师们笑得见牙不见眼,纷纷用打趣的眼神看着杜一刚,点评一句:“杜老师班上的学生有才啊。”

杜一刚摆摆手,一言难尽道:“一群爱瞎闹的小孩,只要是与学习无关的事,他们都挺在行。”

“哈哈哈,这个年龄的小孩不疯狂就不正常了。”

谈笑间,拔河比赛开始了。

杜一刚教书好几年,却是第一次参加这种比赛,本来不想报名,被人硬拉着上场的。他完全没准备,别的老师运动衣运动鞋加身,他还穿着平时的衬衫西裤和皮鞋,只得把袖扣解开,挽到手肘处,方便行动。

这一局是物理组老师对数学组老师。

双方各拉住绳子一端,中间的红绸布压在白线上。裁判口哨一吹,两方人互不相让,使出全力往后拉。

八班一众人口号喊得一次比一次响亮,盖过了其他班的声音。

眼看着物理组的老师快要获胜,众人屏住呼吸,预备见证胜利的那一刻。谁知,杜一刚往后倒的时候一个趔趄,皮鞋的鞋帮和鞋底崩开了。

八班全体同学一愣,继而爆发出震天响的笑声。

数学组的老师趁机一鼓作气,赢得比赛。

“哈哈哈哈哈老杜在搞什么?鞋都要飞了。”

“我口水笑出来了,怎么会那么好笑。”

“没想到啊,严肃的老杜居然是个喜剧人。”

杜一刚素来严厉,这会儿被各个班的同学看笑话,一张脸涨红,跟猴屁股似的。关键是周围的老师也在笑,一个两个捧着腹部笑得直不起腰,干脆坐在草坪上。

几乎可以预料到,接下来一个星期,这件糗事会围绕着他。

——

秋季田径运动会圆满落幕,杜一刚趿拉着鞋底与鞋面快要分离的皮鞋,还得到八班的场地做收尾工作。

“卫生委员,负责监督好本班场地的卫生情况,垃圾袋矿泉水瓶都带走,等会儿学校有人专门过来检查卫生,进行评分。”

卫生委员绷不住笑:“噗。知道了。”

杜一刚扫视一圈,寻找曾响:“班长,班长呢?咱班搬出来的桌椅一共有几套,清点好数目,散场后记得搬回去。”

曾响从人堆里站起身,嘴角抽动:“噗。知道了。”

“还有啊,距离平时的放学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,也就不上课了,都老实点儿,别违反校规校纪。”

杜一刚最后叮嘱一句,背着手离开了。

他还没走远,身后就响起一片爆笑声。

付尚泽假惺惺地担忧道:“唉,我怀疑老班穿着破皮鞋能不能顺利走到办公室,半路上鞋底完全掉了怎么办?”

“多损啊!”

“哈哈哈哈哈。”

整个操场回荡着这群人青春洋溢的笑声,他们暂时忘记了学业的烦恼,高考也离他们还远,可以无忧无虑仰天大笑,只顾今天,不愁明天。

——

杜一刚五分钟前叮咛,不许违反校规校纪,转眼,班长曾响就要带头作乱。

“各位,我说一下,咱们这次收的班费还剩好多,要不出去聚一餐?”曾响拿着充气助威棒敲了敲桌子,示意大家安静听他说,“咱也不走远,就在学校附近的餐馆里。”

“好耶!”

曾响的提议获得全票通过。

趁着门禁没恢复正常,能够自由出入校门,而且离上晚自习的时间还早,出去吃一顿何乐而不为。

一众人分工明确,迅速打扫完场地卫生,把桌椅板凳送回教室,分批出发,在校外一家烧烤店集合。

光吃烤串少了些趣味,曾响起哄玩个游戏。

提到游戏,大家只能想到“真心话大冒险”这种耳熟能详的。

付尚泽手里举着一串烤脆骨,左右晃了晃,率先提出反对意见:“不好不好,输了不罚酒这游戏就没意思了,但在座一大批未成年,能喝酒?别忘了咱晚上还得上自习呢,被老班发现了,可就吃不了兜着走。”

英语课代表王璐想到在家看的综艺节目,里面的嘉宾玩的游戏很有趣,于是提议:“玩‘你说我猜’吧,大家在纸上随意写动物、植物、短语、电视剧名、歌名什么的,两个人一组,一人负责比划提示,一人负责猜,得分多的获胜。”

付尚泽鼓掌:“这个好!”

听起来很好玩,大家没意见,一致决定就玩这个游戏。

曾响找烧烤店老板拿来纸笔,每人写几张,混在一起,到时候随机抽取。

“哪组先来?”曾响把纸片装进啤酒箱子里,背面朝上,抽取的人看不到正面的字,公平公正。

“抽签决定呗。”程静媛说完,看了眼江淮宁,“抽到相同数字的两个同学为一组。”

第一组是王璐和付尚泽,众人挤眉弄眼:“考验默契的时候到咯。”

王璐和付尚泽对视一眼,两人在班里的座位离得远,平时也没什么交流,猛不防抽到一个组,还有点放不开手脚。一个脸颊红红的,另一个抓耳挠腮跟呆子一样。

付尚泽先开口:“你来比划还是我来?”

王璐说:“我来吧。”她看付尚泽木讷得很,表达能力可能没那么强。

付尚泽点点头。

王璐从纸箱中抽出一张纸片,上面写着“香蕉”,她眼睛一亮,这个词完全没难度:“听好了,两个字,一种水果,黄色的,扒开皮吃,皮扔在地上容易让人滑倒。”

“香蕉!”

“猜对了。”

众人目瞪口呆,没想到这么快就得一分。不过,也有人挑明:“直接说英语单词banana不就好了?”

王璐强调规则:“不能说英语,那样就没意思了。”

“ok,你们继续,限时两分钟啊,快进行下一题吧。”

王璐手忙脚乱地抽出第二张纸片,上面写着一部众所周知的电视剧名字《神雕侠侣》,这个也很好猜。

王璐信心满满地说:“四个字,金庸老先生的书改编的电视剧,主角是师徒关系,还有一只雕……”

话没说完,众人就哈哈大笑:“你说了‘雕’字,不能提到剧名里的字!这个pass掉,下一个,抓紧时间。”

王璐愣了一秒,随即反应过来,懊恼地拍了拍额头。

对面的付尚泽咧着嘴角笑:“其实你说主角是师徒关系时我就已经猜到了,后面那半句不用说。”

王璐:“那你怎么不打断我?”

两分钟时间一晃而过,这一组只猜对了三道题,得三分。

前面几个小组闹出了不少笑话,整个烧烤店就属他们这一片最热闹,连路过的人都频频投来好奇的目光。

轮到第六组,曾响笑着问:“六组是哪两位?”

陆竽抽到的是数字六,正捏着便签四处张望,程静媛忽然挤到她身旁,小声说:“陆竽,咱俩换一下吧。”

程静媛观察了好久,就在刚刚,她看到了江淮宁手里那张签是数字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