换一张签而已,陆竽觉得无所谓,正准备递给程静媛,便听见有人叫自己的名字。

“陆竽,我跟你一组。”

抬眸看过去,江淮宁指尖捏着一张蓝色便签,轻晃了一下,上面写着数字六。

陆竽悬在半空的那只手不上不下,停在那里。程静媛的手指刚触碰到便签一角,没来得及接过去,其余人的目光就扫了过来。

大家都注视着她们俩,不好再公然调换了。程静媛蜷了蜷指尖,讪讪地缩回了手。

“快点。”江淮宁一偏头,催促她坐过来。

隔着几个同学,顾承歪靠在一张折叠椅上,一条腿伸直,一条腿屈起,手里拎着罐没开的冰镇可乐,底部搁在膝盖上,食指一下一下拨动着拉环,拉着脸嗤了一声。

陆竽连忙站起来,绕过几个同学,坐到江淮宁面前。

跟校草面对面玩游戏,不知是多少女生暗中期待的事情,男生们多多少少也知道一点,开起玩笑:“语文课代表,别只顾着看帅哥哈,咱们主要还是玩游戏。”

还没开始,陆竽就被他们说得耳根泛红。

江淮宁面色平静,仿佛他们议论的人不是自己,他只看着陆竽,问:“你来描述还是我来?”

“我来吧。”陆竽定定神,挺直脊背轻呼一口气,大家的目光灼灼发亮,盯得她压力好大,说话声音都没底气,“你的手臂不方便。”

“靠嘴巴描述又不靠手。”

“不是得配合……肢体动作吗?”

“表达能力过关就没问题。”

陆竽听懂了他的言下之意:“那你来描述?”

其他人的目光在他们俩之间来回睃动,一个没忍住就笑喷了:“我说你们俩到底商量好了没有,谁做主啊?”

江淮宁拿定主意:“我来描述。”

陆竽没再与他争辩,顺从地比了个“ok”的手势,乖乖坐着等待猜题。

两分钟倒计时开始,江淮宁手探进箱子里抽取第一张纸条,冷静地描述:“三个字,吃的。嗯,我上周四给你带过的早餐。”

陆竽只想了一秒,飞快回答:“小笼包?”

众人眼神里流露出惊诧,隐隐嗅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气息,虽心下好奇,却也没出声打断他们。

“对。”江淮宁随手扔掉纸条,抽出下一张,眼中闪过一丝踌躇,嘴巴却比脑子快,脱口而出,“歌名,两个字,林俊杰的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顿了一秒,不知接下来该怎么描述,于是唱了出来。

“风在这里就是黏

“黏住过客的思念

“遇到了这里缠成线”

江淮宁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唱歌,一直知道他声音好听,没想到唱起歌来声线与平时大不相同,音色没那么清亮,是略低沉的,像极了雨后初霁的清晨,空气里有着一定的湿度,天色却是明媚的,很迷人,每个字都在扣动心弦。

众人正默默地奢求再多听几句,最好唱完整首,可陆竽下一秒就猜出来了:“江南!”

她听的歌不多,换了任何一首别的歌,她都不一定猜得出来,但谁让这首歌每天早上起床铃响之后必放一遍呢。

别说唱几句,哪怕让她听前奏,她也能立马答出来。刚刚之所以晃神,也是因为第一次听江淮宁唱歌,反应慢了几秒。

在座的住校生大呼:“太犯规了!这首歌我们住校生就没有不知道的!”

陆竽捏了捏耳垂,莞尔一笑。

江淮宁没多想,扔掉纸条,从箱子里抽出第三张,仍然是一首歌。

他眼梢一挑,眉宇间尽是洒然笑意。不知是不是他们运气太好,竟然又是一首彼此都熟悉的歌。

“这次还是歌名,五个字,徐佳莹所唱。”江淮宁抬眸,直勾勾地盯着陆竽的脸,眼里漫开深沉的笑意,语速极快地帮她回忆,“国庆收假那天,我们在公交车上听过,你问过我这首歌歌名是什么,还记得吗?”

“一样的月光?”陆竽当时一听到,就不可自拔地喜欢上了这位歌手的声音,所以记忆深刻。

江淮宁扬唇一笑,朝她比了个大拇指。

但他话里的信息量太大,其余同学还在做“阅读理解”。什么意思?这两人一起在公交车上听歌?是他们想象的那个画面吗?

渐渐的,一众人望过去的眼神里多了暧昧的意味。

江淮宁没受任何影响,继续抽纸条。陆竽却没有他那样的好心态,周围人声鼎沸,不时提到她和江淮宁的名字,她的心脏快要跳出来,在人潮涌动里,只有她一个人知晓。

也因此,她看向江淮宁的眼神,不再坦荡。

深吸口气,陆竽强自镇定,继续答题,可是她怎么也没想到,下面这道题,将她好不容易筑起的壁垒一瞬击碎。

江淮宁抽到纸条时,沉吟了许久,抬眸看了看陆竽,又低头看了看纸条上的字,“纠结”两个字印在眼睛里,似乎不知如何启齿。

不得已,用上肢体动作。

他伸手指了指自己。

陆竽猜测:“你?”

江淮宁摇头:“主语,第一人称。”

陆竽:“我?”

江淮宁点头:“一共四个字。最后一个字是第二人称。”

思考了片刻,陆竽仍是一脸茫然,完全找不到猜题的方向,嘴唇翕动,念念有词:“我什么你呀?”

江淮宁低低地咳了一嗓子,差点说出那句“i

like

you”,意识到不能用英语提示,他只能拐着弯儿地暗示她:“表白用的一句话,好好想想。”

四个字,表白用的话,答案已经滑到嘴边,呼之欲出,陆竽却迟疑了好几秒,周围猜到的同学快急死了,恨不得替她说出来。

昏黄的灯光下,陆竽在喧闹人群中凝视对面男生的眼睛,一字一顿道:“我、喜、欢、你。”

江淮宁眼眸闪烁了下,整个人定住了。

时间仿佛凝滞了,周遭的沸腾人声逐渐远去,烧烤店门前的桌位不存在,天地间只剩下他们两个人,互相望着对方。

一秒、两秒、三秒……不知过去多久,空气重新流动,寂静被打破,同学们的欢笑声荡漾开来。

“哇哇哇,陆竽这算不算是在表白?”

“校草,别愣着了,赶紧给个表示,到底答不答应啊,哈哈哈。”

“这谁写的告白纸条,便宜别人了!”

“玩个游戏而已,怎么还当真了?别闹了别闹了,再闹陆竽该不好意思了。到第七组了吧?哪两位?”

一声声玩笑话就像长了翅膀,往陆竽耳朵里飞,她再也不敢抬头看江淮宁,哪怕一眼。

好在暮色深深,光线昏昧,她的脸红应该没那么明显。

一阵笑闹声中,顾承站起来,踢开脚边的椅子,离开座位去了洗手间。